河北邯郸美食网

总决赛翌日众生相 锅进夺冠卢指导找寻宝山

来源:tx_nba    发布时间:2018-12-05 21:22:32


亲手捧起奥布莱恩金杯后,阿King仍有宛若梦幻的感觉。狂欢一夜,意犹未尽,想睡觉,却仍未睡着。


该如何打发时间?阿King思来兴趣,抄起了电话。


“安达,我现在也有啦!”


“啊,贤弟,真是恭喜了。”韦德还是一如既往的温良恭让。


“安达,昨儿是小弟最开心的时候,不如明儿安达来克里夫兰,咱哥俩好好叙旧?放心,机票食宿大保健我全包了。”


“好呀,你说的,那我不带钱包和信用卡了。啊,贤弟你稍等会儿,愚兄处理点儿事情。”


电话听筒里,只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诸如什么“老贼可恨之至”,“只给1200万”,“老子和他拼了”之类的……充满悲情主义色彩,吓的阿King分分钟就把电话挂了。


挂断电话后,阿King突然感到一阵庆幸。



随后,阿King又拨通了老爷的号码,嘟嘟嘟几声后,电话接通了。


“老爷,我是阿King呀。”


“哦,小兄弟,有什么事儿吗?”


“我终于带领自己的球队夺冠啦!”阿King很想在篮球之神面前得瑟一下。


“嗯,相当不错。”老爷的语气显得很客气。


“嘿嘿。”阿King忍不住笑了起来,得到老爷的肯定,这可是莫大的荣耀。


“One、Two、Three、Four、Five、Six……”


“嗯?老爷怎么突然数数了?”


“我有六个,嘿嘿。”老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嘟嘟嘟嘟嘟,阿King把电话掐了。


在老爷面前碰了一鼻子晦气,阿King想想也是气恼,抓起电话,转拨洛杉矶的某个号码。


“喂,老大呀,我是阿King。”


“哎呀,是阿King啊。老夫已经退役了,一介布衣。这样,咱不谈篮球行不?要不你来洛杉矶,机票食宿大保健,我全包了,咱只聊风月!”


“……”



锅福一摇三晃,回到了自己的家,他甚至都不知道昨晚自己究竟喝了多少。一个赛季的委屈,一个赛季的郁闷,在那一刻,尽数发泄出来。


打开别墅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口硕大的黑锅。上面还有一面牌匾,镶金的刻着四个大字————


御用锅神。


瞅着这口锅,这四个字许久,锅福突然蹦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将大黑锅,那面牌匾,悉数摘了下来。狠狠的砸在地上,用脚使劲的猛跺。


跺了十几下,锅福又蹦了起来,推开大门跑了出去,逢人便说,我冠了,我冠了。路人大恐,赶紧联系记者。翌日,美联社刊发大幅报道,标题显眼的十个大字————狂喜后的遗憾,锅进夺冠。


远在迈阿密的道长看到这篇报道后,叹息的摇了摇头。“年轻人还是图样,当年我所受的委屈,比他多的去了,可身经百战的我依旧可以与队友,与记者谈笑风生。作为长者啊,我有必要给他传授一点人生经验。”


“做人呐,不能这么张扬。还是要闷声发大财才行。”道长若有所思的继续说道。



欧弟脚步轻盈,派对结束后坐到电脑前,打开推特,发布一条这样的消息。


“一年有365天,一天有24小时,一小时有60分钟,一分钟有60秒,我分分钟可以教训熊孩子。”@小学生


“你有种,明年放学别走。”@欧弟,小学生恶狠狠的回复。


“老公别搭理他,老公最棒么么哒。”@小学生,阿耶莎夫唱妇随。


“年轻人你想法很多,和我学摔跤吧,保证你能搞定马龙那混球。”@欧弟,罗德曼突然乱入。


“不要,我要打篮球。”@罗德曼,欧弟正在兴头上,迅速回了一条。


“哎,看来是时候招揽库里了。”@小学生,“杜兰特,你也一起来呗。”@杜大锤,恩比德也乱入了。


“玛德智障。”这回所有人都求同存异,结成统一战线,转发的整整齐齐。



一个瘦小的男人,开着一辆卡车,上面装载了一个硕大的设备。正以每小时80码的速度,开往印第安纳波利斯。


在一栋巨大的豪宅前,卡车猛地停了下来,瘦小的男人打开车门,咚咚咚,敲响了豪宅的大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露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定睛一看,原来是宝山帮主。


“是你?”宝山帮主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嗯,是我。”


“你不在克里夫兰,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干啥?”宝山帮主问道。


“我来给您送一样东西。”


“啥玩意儿?”


“这个。”男人回应道。


“我要这个有啥用?”


“老厂长已经退休,德罗赞那没出息的东西据说不去接班了。我琢磨着,冶炼届唯一的大佬就只有宝山您了,就给您送来了。”


“……”


“我曾以为,我注定难逃这样的命运。于是便提前出手买了这个,没想到现在根本用不着了。所以就给您送来了,冶炼时一定能用上的,您就收下吧。”


一口巨大的锅炉,端端正正的卧在卡车之上。泰伦-卢笑的由衷,发自肺腑。



德拉蒙德-格林十分委屈,抢七战,他已表现的足够出色,奈何小学生与汤普森坑爹。而当先前小学生与汤普森表现出色时,却轮到格林坑爹了……思来想去,格林得出了一个结论,还是朝中无人。


正所谓执行力要强,行动要快,当天晚上格林便提着一袋沉甸甸的礼品袋,敲开了总舵主家的大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萧总舵主笑意盈盈的看着格林,格林也一脸媚笑,看着总舵主。


“来了?”


“来了。”


“进来说话,门口不方便。”


总舵主把格林让进了密室,正所谓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总舵主早已猜到了格林的来意。而看着格林提着满满一袋礼品,总舵主喜上眉梢。


“这哥们,倒也识相。”总舵主暗忖道,不过正所谓表面文章还是要做一下的。


“找我有什么事吗?”总舵主故作正经。


“啊,亲爱的总舵主,我希望与您的关系更亲密一些。”


“这个,不太好吧,本舵主一向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化的。”总舵主依旧在假作正经。


“这个,一点小意思。”格林将礼品袋放桌上了。


“哪能这样啊,拿回去,拿回去。”总舵主已经快掩饰不住内心的笑意了,不过表面上还是做出抗拒的动作。


“总舵主,一点小小的心意,一定要收下。”说罢,格林将礼品袋打了开来。


“这是什么?”总舵主显得惊讶万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随着礼品袋的打开,滚了出来。


“总舵主您看,这是鸡蛋,这是鸭蛋,这是鹌鹑蛋,还有鹅蛋呢。给总舵主好好补补,以后就不要以蛋作为理由,让我禁赛,好唔好呀?”


“……”



“往事随风,当年那封书信,实乃一时糊涂,明公切勿在意。如今事实如铁,世人方知,明公当年曲线救国,投身南海岸找寻冠军基因,终为家乡带来金杯,破除魔咒,继承大统。”


落款,深爱你的丹-吉尔伯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