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票·资讯】影视跨界,一场昂贵的资本冒险

来源:dypfboxoffice    发布时间:2018-03-15 16:03:01

点击上方关注 ↑


一部电影上亿元的票房,一集电视剧数百万元甚至过千万元的版权费,让业外的公司看到影视行业存在的巨大利益空间。为获得更高收益或改变当下自身业绩不佳的情况,部分业外公司纷纷向影视转型。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观察跨界公司的三季度报发现,虽然超六成公司实现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但亏损严重、盈利不稳定等情况仍然存在,背后潜藏的高风险仍不可忽视。


净利润有喜有忧


如今提起涵盖影视业务的公司,背景多种多样,不仅有从一开始就在影视领域深耕的传统影视公司,也有原本从事煤炭、纺织等其他行业的跨界公司,且随着影视市场的不断发展,跨界影视这一新兴产业的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已逐渐成为市场上的常态。


由于现阶段正是上市公司密集发布2016年三季度业绩报告的时期,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观察部分跨界影视公司已发布的业绩报告发现,其中有超过六成的公司实现业绩增长。比如前身为中南重工的中南文化,现已通过收购影视剧制作公司大唐辉煌、艺人经纪公司千易志诚等多家公司,将主营业务从金属制品业转向大文化产业。据该公司日前发布的三季度报显示,前三季度中南文化共获得营业收入8.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0.38%,归属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净利润为1.3亿元,同比增长65.45%。与此同时,由以能源、原材料、冶金电子和房地产开发等为主营业务向影视、体育转型发展的当代明诚,在前三季度也实现业绩同比增长超六成,其中营业收入为2.59亿元,同比增长47.7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04万元,较上年同比增长61.68%。


业内人士认为,资本是逐利的,鉴于影视产业发展速度较快,部分公司纷纷把目光瞄向影视产业,尤其是为了保证自身业绩能够实现稳定发展的上市公司,不禁对影视产业的红利蠢蠢欲动。此外,还有部分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因受到经济下行、原有业务出现市场萎缩等方面的影响,欲借助向影视转型获得生机。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电影与娱乐行业在2015年三季度、2015年四季度、2016年一季度和2016年二季度的并购金额分别为29.36亿元、73.4亿元、220.7亿元和388.2亿元,继续呈现上升趋势。


然而,并非所有跨界影视公司均能实现业绩大幅提升。其中主营铜基合金、电缆业务的鑫科材料,此前收购了曾投资制作《雪豹》、《黑狐》等电视剧的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从而跨界布局影视业务,但从该公司前三季度的业绩情况来看,营业收入为34.01亿元,同比下降16.35%,亏损数额为7982万元。


部分企业业绩如过山车


跨界影视产业未实现业绩大幅增长的情况并非个例,这与影视行业投资高风险、盈利不稳定的特性密切相关。且通过将跨界公司的业绩表现与传统影视公司相比,部分跨界公司在单个季度的表现如过山车一般,起伏不断。


以鹿港文化为例,该公司原本以纺织为主营业务,随后通过收购世纪长龙和天意影视转为以纺织、影视为双主业。今年前三季度,鹿港文化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8.6%,其中三季度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11万元,同比增长38%,主要因为电影《盗墓笔记》在三季度上映并取得10亿元票房。但在今年一季度,鹿港文化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27%,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同比减少71.16%,仅为-2.34亿元。对此,鹿港文化表示,这是由于公司下属子公司世纪长龙和天意影视在上半年主要为前期准备及拍摄阶段,业绩同比有所下滑,投资支出较为集中,现金流有所下滑。


在业内看来,虽然影视行业不时会出现破10亿元的电影或成为现象级的电视剧,但这只是少数,能够实现盈利的项目数量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据《影视风控蓝皮书:中国影视舆情与风控报告(2016)》显示,2015年共计拍摄完成420余部电视剧以及近700部电影,但在众多作品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作品能进入公开发行渠道,而最终实现收视佳绩和票房业绩的作品则不足1/3。且据风山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兵透露,虽然每年都有数百部影片,但最后只有5%实现盈利,另外有5%能实现回本,其余均处于亏损状态。


此外,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鉴于传统经济正在转型,而文化产业的规模正快速壮大,即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跨领域、跨产业的并购热是大环境下的产物,但风险仍不可小觑,跨界并购案中对赌业绩无法实现的不在少数。


2014年7月,浙江广厦欲以持有的华侨饭店股权、蓝天白云会展中心股权置换东阳福添影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添影视”)100%股权,当时福添影视在2014-2016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承诺的净利润不低于5221.77万元、6272.96万元、7815.31万元。但是,福添影视2014年仅实现了3663.34万元的净利润,2015年的净利润则只实现了760.44万元,远低于承诺业绩,而在今年上半年,福添影视实现的净利润仍只为907.63万元,仅完成承诺业绩的11.61%。而北京文化前段时间宣告终止收购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原因也是在于标的公司的盈利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华丽转身需多业态布局


跨界影视产业的初衷本为提升自身盈利能力,但实际情况不如预期的并非少数。对此,刘德良建议,资本是把双刃剑,对文化企业而言,要善于利用资本去发展。对行业外的企业而言,跨界并购具有相当大的风险,需要围绕企业的发展战略及商业模式的打造去规划,而不能单纯从资本角度盲目追逐热点。


通过观察传统影视公司可以发现,虽然该类公司也会发生业绩变动,出现净利润和营业收入的下降,但下降幅度并不会很大,且基本能保持公司正常的运营发展,这一方面与传统影视公司的常年积累较多专业经验能帮助自身进行决策有关,且在公司业务架构层面,往往较少单纯依靠影视作品的收益,而是进行多元化的业态布局,使其能够稳定发展。


而隔行如隔山,跨界影视公司相较传统影视公司最为欠缺的就是经验、人才等专业性资源,且在收购影视公司的过程中,优质的影视公司属于稀缺资源,种种原因均会导致跨界影视公司所担负的风险进一步加大。


对此,有从业人士表示,相关公司跨界进入影视行业时,需要考虑自身业务的实际情况,若能与原有主营业务实现协同,可先通过相关具体项目逐步了解影视行业的运行,随后再通过并购等资本动作进行大幅度转型。此外,假若原有主营业务的业绩情况还算稳定,能够带来一定收入和盈利,可暂时不要完全剥离原有业务,而是保留,使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为公司提供较为稳定的收入,作为高风险影视业务的担保和后盾。


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跨界公司选择一次性收购全部股权或多家公司相比,已有部分选择先收购影视标的公司的部分股权,随后再通过标的公司的业绩实现情况进行下一步动作,比如鹿港文化终止收购天意影视剩下的49%股权,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其他行业公司在跨界影视领域时正逐步理性。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文 宋媛媛/漫画

- THE END -


电影票房微信号:dypfboxoffice聚焦电影产业、关注电影市场                                    

这里是第三方票房统计机构,圈内著名公众号@电影票房投稿、合作或者其他事宜可直接回复本微信,或者加小编私人服务号:piaofan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