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票·资讯】今年日影引进破了纪录,背后到底有何玄机?

来源:dypfboxoffice    发布时间:2018-03-15 14:38:59

点击上方关注 ↑




作者丨何建涛,优酷原创影评节目《青年电影馆》撰稿人
 

最近的中国电影市场,真可谓异彩纷呈,不仅有《机械师2》《魔发精灵》《但丁密码》《奇异博士》等好莱坞大片的轮番上映,还有《驴得水》《捉迷藏》《一句顶一万句》《盛先生的花儿》等一批大陆小成本电影强势崛起,这样中西围猎的局面一时间还挺让人看花眼的,各个电影的相关评论也是一波接着又一波,甚至多的有点难以消化。

 
《魔发精灵》

不过,就在这样此起彼伏,让人眼花缭乱的市场情况下,某些国家的特定题材电影总会时不时的从我们眼中闪过。


叮当、柯南、火影、圣斗士星矢,小丸子,龙珠,甚至是蜡笔小新,大陆观众熟悉的一些岛国动漫,它们的剧场动画似乎在今年来了个中国银幕大狂欢。


《龙珠A:复活的弗利萨》

纵是如此,其纷涌而入的气势还没有完,《航海王之黄金城》(《海贼王》剧场版动画),新海诚的《你的名字》,《名侦探柯南:纯黑的噩梦》等片有的还没有上映,有的还在确定档期的计划中。

 
《你的名字》
《名侦探柯南:纯黑的噩梦》

到11月中旬为止,2016年共上映10部日本引进片,其中8部就是动漫电影(另两部是真人电影《垫底辣妹》《寄生兽》),还有两部动画仍在确定档期中,这么一计算,是不是有种恍惚的感觉,曾经的日本剧场动画似乎没有这么强势啊!?

 
《寄生兽》

近年来,人们对于欧美大片引进中国已经见怪不怪,但相比于此,与我们隔海相望的日本电影的引进量却总是呈现出一种忽高忽低,甚至完全消失的状态。而它们被引进之后的市场情况也总是被淹没在大陆银幕的资本大潮中,鲜有人问津。


那么,究竟为什么日本电影会在中国大陆的引进趋势及其状态不够稳定?今年的中国大银幕又为何会扎堆出现日本剧场动画?本文就借着最近《龙珠Z》《蜡笔小新》《海贼王》剧场动画接连上映的东风试着回答下这两个问题。

 
《海贼王》剧场版

政治因素
 

由于中日历史上的特殊而敏感的关系问题,一直以来,日本引进电影都被一些业内人士看成是“中日外交晴雨表”,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早在20世纪70/80年代,尤其是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于1972年访华,这在一定程度上开启了中国引进日本电影的大门,当时电视上播放的是系列动画片《铁臂阿童木》《聪明的一休》《圣斗士星矢》,电影则有田中绢代子主演的《望乡》,高仓健主演的《追捕》《幸福的黄手帕》,三船敏郎主演的《人证》等片,这些电视及电影都在当时的中国掀起了很大的观看热潮。



80年代,我国大概译制了外国电影450部左右,其中日本电影就达到70部之多,其译制数量甚至高于美国,如果不是中日邦交的正常化,这种局面是很难出现的。


而从2006年开始,除了极小部分的中日合拍片,日本引进电影一直是零星的出现,记忆中有《我的机器人女友》《挪威的森林》《爱犬的奇迹》《感染列岛》等片,每年几乎就是三四部,而到了2013年和2014年,当时的日本引进电影直接是零,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当时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而恶化。

 

市场因素
 

从以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日本引进电影曾经在类型上大多数还是以走温情路线的文艺片、爱情片和剧情片为主的,剧场版动画并不是日本引进片的主流。即便是我们曾熟悉的那些日本系列动画也主要是因为在电视上播放,我们才会铭记于心。在国人观影素质还比较淳朴,观影期望还主要停留在故事情节的7/80年代,这些小成本电影及电视动画还有生存的空间及其目标受众。而到了新世纪以后,日本引进电影则遭遇严重的“水土不服”情况。


虽然这时期引进的日本电影类型有了一些转变,出现了一些较有噱头的灾难片、动作片,但其卖相却异常惨烈。如2007年的《日本沉没》在华票房仅收17万人民币;《我和狗狗的十个约定》更名为《十个约定》,以催泪的宠物情为卖点,2009年初在中国上映,票房721万;同年,《我的机器人女友》总票房只有100多万;2010年,金城武主演的《变相黑侠》最终票房760万;同年,妻夫木聪主演的《感染列岛》仅有100多万;2011年初,江口洋介主演的《侠盗石川》票房111万;同年,《挪威的森林》在中国上映,票房仅有惨淡的294.5万……

 

总体而言,近年引进的日本真人电影之所以票房持续低迷,主要是因为其制作大多水准一般,视觉特效又无法与好莱坞电影相提并论,再加上日本电影特有的缓慢节奏,难以与当下喜欢大片、热衷喜剧、追求感官刺激的国内新群体观众相适应,最终票房惨淡纯属市场优胜劣汰。

 

至于日本其他类型的电影,如恐怖片、情色片,在我国当下的审查机制面前,也根本没有可能会出现在分账片或批片的配额中。

 
转机

不过从去年开始,日本动画电影的票房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井喷而有所提高:去年上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的票房是5.3亿人民币,超过了在日本的4.15亿票房,这成绩甚至可以和中量级的好莱坞大片比肩。在中国的这一亮眼表现,使得日本去年电影出口收入增加了50%。


今年年初上映了两部日本动画片——剧场版动画《火影忍者:博人传》和《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虽然没有再复制机器猫的奇迹,但《火影忍者:博人传》票房过亿,成为日本第二部票房过亿的电影,也足以让片方满意。对于中国这个票房潜力巨大的电影市场,日本片商自然不愿放弃。剧场动画自此成为日本引进电影的主要类型。

 
《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

当然,对于日本引进的剧场动画,发行商也不是任性而为之,从之前引进的片目来看,其侧重点还是主打“回忆”“童年”“情怀”的一些电影,也就是很多80后、90后小时候在电视上、网络上看过的系列动画片的剧场版动画,这么一看,是不是感觉日本的动漫出品方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小时候萌发你的动漫心智,日后心有念之,长大后等你有经济能力了通过剧场版动画让你缴一次童年回忆税?

 
《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

去年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正是打着“忆童年”的旗号,并成功进军六一档期,以其精确的受众定位俘获了一大批成人观众。至于今年紧随其后的各种剧场版动画就是如法炮制了。


火影、圣斗士星矢、柯南、小丸子、蜡笔小新、海贼王,试问哪个引进项目不是当前或曾经的大陆少年所熟悉的动漫形象?


《樱桃小丸子:来自意大利的少年》

而同是在日本国内热播过却从未在大陆出现过的一些动漫如《Love Live!》《妖怪手表》《全职猎人》》《浪客剑心》等,这些系列动画片也出过很多版本的剧场动画,但因为在中国国内没有相应的目标受众,所以它们有的虽然在日本国内收获了数一数二的票房,但却未曾引入中国捞金。


除了受众群体的特定选择外,日本剧场动画集体出现在中国大银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引进版权、宣发成本的问题。


去年上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日本本土是2014年8月就已上映,而中国观众得以在电影院观看已是第二年的六一儿童节,前后差了几乎一年的时间;《火影忍者:博人传》也是相隔了七八个月时间,《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则相隔六个月,几乎每一部引进的剧场版动画都不是和日本本土保持同步上映。



这是因为日本本土上映之后,其剧场动画的光碟发行、网络播映早已满天飞,这就代表着这些剧场动画不再具备“新片”的优势,国内隔半年再引进,打一个时间差,就降低了很大的引进成本,比起那些动辄几百万美元的好莱坞批片,引进一部在国内有特定受众群体的日本剧场动画,其成本几十万美元,我想是个发行商都会更愿意做这种“以小博大”的买卖。


所以,在有那么多想要为自己的童年回忆贡献一张电影票的年轻人群体时,再加上性价比极高的引进成本,日本剧场版动画扎堆出现在中国大银幕,也就是一件见怪不怪的事情了。


- THE END -


电影票房微信号:dypfboxoffice聚焦电影产业、关注电影市场                                    

这里是第三方票房统计机构,圈内著名公众号@电影票房投稿、合作或者其他事宜可直接回复本微信,或者加小编私人服务号:piaofan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