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快听!惊艳了中世纪的阉人歌声,是一种怎样神秘的存在

来源:newsshanghai    发布时间:2018-03-14 17:23:45


天气这么冷,好像最近又有人开始蠢蠢欲动去南方脱掉me more cool,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可是刚刚经历了双十一、黑五,你的信用卡还好吗?省省吧,别再买买买、吃吃吃了,今天就说几个好玩的故事。



希腊神话中的牧神,叫潘(Pan),掌管牧羊、自然与山林乡野。


↑潘有着人的头和身躯,却有着山羊的腿、角和耳朵


说实话这副形象长得并不怎么好看,所以到后来中世纪的时候,潘的形象成为天主教里恶魔的原型。


↑撒旦就长这个样,头上弯弯的两只角


牧神潘日后会成为恶魔,除了他长得丑之外,另一原因是因为他极其好色。潘喜欢吹笛,吹的那才叫一个靡靡之音啊,具有极强的催情功能。他就在森林里引诱精灵宁芙,然后上前求欢。


↑精灵宁芙,都是很漂亮的哦


所以在希腊神话中,潘是性爱的象征。但不可否认,他的笛子吹得极好(他还给他的长笛起了个很牛叉的名字叫Syrinx,源自他追求失败的一个女神),所以同时,他也是创造力、音乐、诗歌的象征。


太阳神阿波罗的七弦琴弹得极好,潘就去找阿波罗切磋音乐技巧,他们请了山神Tmolus当裁判。潘吹起了他的Syrinx,阿波罗则弹起了他的七弦琴。你们知道,神也是有帮派的,Tmolus就和阿波罗关系比较好,阿波罗的琴声一响起,他就马上判阿波罗胜出。


潘自然不服,和阿波罗吵了起来。太阳神拿同为神邸的牧神没辙,就拿潘的跟班、人类国王Midas出气,“质疑我音乐的人,耳朵都有毛病”。于是他把Midas的耳朵变成了驴耳朵。


↑驴耳朵国王Midas


一千多年后,一位叫做巴赫的音乐家,根据这个故事写了一部《太阳神和牧神的争吵》,这是巴赫最负盛名的康塔塔作品,也是巴洛克时代最伟大的音乐作品之一。


当音乐的题材开始摆脱中世纪的桎梏,巴洛克,就是这样奇幻。




他身前是一位偶像派的琴师,死后籍籍无名许多年,但实际上他与同时代的莎士比亚一样伟大。


你也许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他是最好的情歌作者,他叫约翰·道兰。


他捧的那把叫琉特琴,你可以把它看作是十六世纪的吉他。和现在我们熟悉的罗大佑、李宗盛一样,道兰当时就捧着他的“吉他”四处弹唱。


因为信仰问题,原本是英王御前鲁特琴师的道兰被伊丽莎白一世赶出宫廷,于是,他开始了背着他的“吉他”流浪的生活。他在巴黎的街头弹琴,在佛罗伦萨的天空下作曲。他曾两度返回英格兰,却因无人庇护只好继续流浪。他长着一头忧郁的卷发和一双忧郁的眼眸,忧郁的情歌在他指尖流淌。


不知道是流浪造就了他的才情,还是其实他为了音乐心甘情愿地流浪。约翰·道兰在音乐史上的地位无可动摇,他是音乐史上没有争议的歌曲鼻祖,即使在今天,听到他的情歌,你依旧会无比动容。


Flow, my teares(流淌吧,我的泪水!)

fall from youre springs,Exiled for ever(像泉水般,长流不止)

let mee mourn(让我沉浸在哀伤之中)

Where night's black bird hir sad infamy sings(在那夜间的黑鸟儿悲鸣的地方)

There let mee live forlorn(让我孤独绝望而活)

——约翰·道兰《泪流不止》


当音乐开始充满情感、向往自由,巴洛克,就是这样浪漫。


在中世纪的时候,人们认为教会中出现女声是一种晦气,女性不被允许进入代表神明的唱诗班,于是教堂合唱的四声部中,女高音的声部,都以童声或男声假声来唱。


唱诗班中清一色的全是男性


但男性一发育,唱女高音就肯定不像了呀,怎么办呢?于是就出现了阉人歌手。


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使男童在变声期后仍保持嗓音高亢纯净,就采用阉割的方式,使男孩体内的性激素发生变化,导致声道变窄,这样形成的成年高音较之童声的清脆更柔韧。


好残忍。


但不得不承认,十七世纪阉人歌手的盛行,造就了声乐史上的”黄金时代“。尤其是巴洛克时代的歌曲,华丽、充满充满大量的颤音、装饰音。女歌手肺活量小,许多时候是唱不出来的。只有能跨3个八度演唱的阉人歌手,方能呈现这华丽的巴洛克精髓。


↑一代传奇阉人歌手法里内利


当然,现在阉人歌手早就没有了,所以我们的假声男高音,已经成为了活化石般的存在。


就像大家熟知的维塔斯,曾经一度,许多人猜测他是阉伶。


假声男高音的优势是无可动摇的,因其音域宽广,声音兼具力量与美感,再加上极大的肺活量,使得假声男高音比普通女高音和男高音有了更大的优势,但同时也因为其苛刻的嗓音条件而变得格外珍贵。


你体会一下:



所以说,巴洛克时代歌曲,是最最华丽,最最能够震撼你的听觉的歌曲。但是因为假声男高音的稀少,能听到还原巴洛克歌曲神韵的演唱,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是的,巴洛克,就是这样珍贵。




这就是巴洛克,奇幻、浪漫、珍贵,是音乐史上最令人为之目眩神迷、心旷神怡的存在,仿佛罗马那些恢宏而精雕细琢的教堂,巴黎那些壮丽而极尽装饰的宫殿。这是欧洲独有的宫廷范儿,令人无比向往,却终究离我们那么遥远。


但你知道吗,原汁原味的巴洛克音乐要来上海了。12月16日-12月18日,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举办第三届巴洛克音乐节,无论是奇幻的康塔塔、浪漫的巴洛克情歌,还是稀世珍宝一般的假声男高音,统统零距离向你呈现!



演出信息


第三届上海巴洛克音乐节·迷人一夜


指挥:大卫·斯特恩

假声男高音:安德烈亚斯·朔尔(特邀)

女高音:阿克塞勒·方约/纳塔莉·佩雷

次女高音:玛日杜莉纳·泽拉莉

男高音:马丁·坎德拉/艾蒂安·迪伊尔·德·贝纳泽

男中音:亚历山大•阿尔特芒科

烈火歌剧院

上海巴洛克音乐节独唱团


时间:2016.12.16  20:00

场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主厅

票价:VIP380/280/180/80元


曲目

普赛尔:《仙后》

巴赫:《太阳神和牧神的争吵》,BWV 201



第三届上海巴洛克音乐节·德国假声男高音

安德烈亚斯·朔尔独唱音乐会


假声男高音:安德烈亚斯·朔尔

琉特琴:埃丁·卡拉马佐夫


时间:2016.12.18  19:45

场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艺厅

票价:VIP380/180/80元


曲目

约翰·道兰:看这里的神迹

托马斯·坎皮恩:我最亲爱的的莱斯比亚

约翰·道兰:来吧,甜蜜的爱


埃丁·卡拉马佐夫:琉特琴即兴演奏


约翰·道兰:

我看见我的爱人哭泣

请让我没入幽暗

时间静止


埃丁·卡拉马佐夫:琉特琴即兴演奏


约翰·道兰:

她会否原谅我

哦爱神你可曾找到

现在我就要离开


*推广

想要体验巴洛克的奇幻、浪漫、珍贵,欧洲太远也太冷,还是窝在上交音乐厅省钱又舒服。赶紧戳下方↓↓↓ 错过这一回,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