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请为这个乐山人点赞!他用几百万字真实地记录了乐山历史!

来源:xwttb2005    发布时间:2017-06-19 07:52:12

《新闻天天报》首播时间:22:00
24小时热线电话:0833-2270000

2006年9月14日,市中区修志办的一名普通员工毛西旁先生离开了人世,享年78岁,由于我们的孤陋寡闻,让本该早就被发现的故事沉寂了整整十年。

(图为毛西旁)

11月21日-23日,乐山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话说乐山·故事汇》栏目一连三天为您讲述这位老先生的故事。由于老先生生前是修志的,一生秉持真实,所以我们在讲述他的故事时,也尽量做到原封不动。我们之所以用如此篇幅讲述一个文史工作者的故事,就是希望在文化强市的今天,各行各业能多一点像毛西旁这样的人。

得知我们要制作关于毛老先生的节目,乐山本土作家陈德忠先生专门为我们做了一个序:

在乐山历史资料的收集、整理、研究上,毛西旁先生可以说得上是一位集大成者。在这项前无昔人,后启来者的伟大文化工程中,毛西旁的名字将永远雕刻在它的纪念碑上。

他亲手编印的十多本《乐山史志资料》不说,单是厚厚两本数十万字的《乐山历代文集》和《乐山历代诗集》这样的煌煌巨著,就为乐山历史文化留下了名贵的精神财产,其劳绩伟业,将传播千秋万代,灿烂后裔。

        ——陈德忠


(图为学者陈德忠)

那么这位已故的老人究竟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呢?


(图后排中间为小时候的毛西旁)

1928年11月,毛西旁出生在当时乐山县的三圣桥街,也就是今天的泌水院步行街,只读过私塾的他,十六岁就在当时乐山的蜀南晚报当起了记者。他因发表揭露国民党的文章引来牢狱之灾,放出后又遭通缉,在亲戚潘龙驹家人的掩护下将其藏在一条船上逃往重庆,1949年12月重庆解放,19岁的毛西旁参军,成为中国第一支海军部队的文化教员。

(图为毛西旁1950年的诗稿)

(图为毛西旁1958年的诗稿)

这是毛西旁后来整理的早年发表过的一些诗稿原件,不难看出,青年时期的毛西旁是一个充满才情、一心想为新中国建设出大力流大汗的热血青年,然而,一场运动改写了他的人生。

1957年,军衔已是正排级的毛西旁因给上海文汇报提出“要内行办报”,“少讲空话”之类的意见,被发配到黑龙江虎林县850农场接受改造。

当时,新华社著名记者戴煌等一千多名右派也在此接受改造,戴煌在后来的《九死一生》书中,详细记录了当年在此所受的遭遇。


(《九死一生》封面)


(图为作家徐杉)

和毛西旁有近三十年交往的乐山学者邓碧清说:“我听师母罗阿姨说,毛老师经常在房间里关着门放声痛哭,又害怕儿女们听见就拿毛巾把嘴巴捂着哭,可见这场反右对他的伤害有多么深重”。


(图为学者邓碧清)

1964年,毛西旁被安置在沐川县黄丹镇一个供销社叫卖酱油盐巴,砂罐针线。

(图为毛西旁和妻子


(图为毛西旁一家人)

在黄丹,毛西旁和妻子罗秀蓉生育了四个儿女,毛西旁一生自责的,是四个子女都因受他的影响没有上过大学。

然而,文革一结束,毛西旁又焕发了生机。后来,毛西旁寄出的几篇小文章被一位伯乐发现,觉得把这样的人放在那样一个地方实在可惜,几番周折将他从黄丹供销社调到了乐山日报社。


(图为毛西旁办公室)

1982年,因市中区修志办急需人手,毛西旁开始了人生中时间最长的一份工作。


乐山作家徐杉:“我觉得这就是他最值得人尊重的一个地方,就是历经磨难而不沉沦”。

乐山学者邓碧清:“毛老师经常说起乐山,他情不自禁的要流泪,这使我想起诗人艾青写的,为什么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毛西旁调到市中区修志办后,怀着对家乡的无比热爱,全身心投入到乐山历代文史资料的搜集、整理、研究中。至一九九五年,《乐山历代诗集》、《乐山历代文集》、《乐山史志资料》陆续出版,被专家、学者誉为是近现代以来乐山最权威的几本地方志。


(毛西旁和遍能大师收集古籍)

(毛西旁和国学大师杜道生)

自由作家黄潮:“他让我们每一个走进乐山的人,他给了我们一把钥匙,所有研究乐山的人,不管今天是多大的教授,多高的学者,他离开了这本书,他用尽毕生的精力他都把它看不完,为什么呢,因为你找不到呀,毛老先生做到了。


(自由作家黄潮)

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陈德忠说:“我觉得他在对待地方文史资料上,真正的用一种工匠精神支撑他,把我们乐山的地方文史资料收集完备的奉献给广大读者,为我们后来的这些研究工作者提供了一个范本,这一点是功不可没的,到现在还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够替代他,做这样一项工作”

(著名国学大师杜道生给毛西旁的书信)

(中国著名画家蔡若虹给毛西旁的信)

(徐悲鸿妻子廖静文给毛西旁的回信)

(新华社著名记者戴煌给毛西旁的书信)

(武大教授李健章给毛西旁的书信)

(著名画家吴冠中给毛西旁的信)

自由作家黄潮在毛西旁去世五周年时撰文写道:“毛西旁先生主编的一系列史料,包括他留下的诗文注解,在中国的地方史中树立了真正的标杆,那是司马迁精神世界的延续,西旁先生也因此成为乐山历史的守望者,乐山人的骄傲”。

2006年9月14日,毛西旁留下几百万字的乐山史志资料离开人世,尽管毛西旁弥留之际曾嘱咐长子毛郎英将这些资料毁掉,但这一次毛郎英违背了父亲的遗愿。

(图为毛西旁儿子毛郎英)

(图为毛西旁儿子毛郎英)

在他去世两年后,毛郎英自费编校印刷了《毛西旁诗钞》,《毛西旁文钞》,之后,毛郎英又用了三年的时间,将《明清嘉定州志》两次重新标点自费印刷;在毛西旁去世五周年之际,《毛西旁友朋书札》问世;在毛西旁去世七周年之际,《毛西旁友朋书札续编》问世。毛郎英在每册书的扉页都写下了:谨以此书献给先父毛西旁。

今年是毛西旁先生去世十周年,作家徐杉发表怀念文章写道:有些人在位时声名显赫,不可一世,但离开后很快被人遗忘。而有些人生前虽仅是一介寒士,默默无闻,但随着时间推移而愈发显出其珍贵和厚重,让人景仰缅怀,毛西旁先生便是这样的人。毛西旁先生以渊博的知识,在显示自己存在价值的同时,更展示出了乐山历史文化的辉煌以及经久不衰的无穷魅力,也让我们共同记住,在乐山历史文化的长河中曾有过这样一位老人·······


11月21日-23日,乐山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每晚10点40分《话说乐山·故事汇》栏目一连三集为您讲述《修志当如毛西旁》,敬请收看!

推 荐 阅 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