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新诗经》诗书画音艺术光年002期:高世现《蜉蝣》

来源:wh782108107    发布时间:2018-08-09 20:53:19

《新诗经》诗书画音艺术光年

(总策划:高世现)

我们妄想《新诗经》诗书画音跨界集体创作将打造成一部立体化、多元化的“艺术诗书音画”。在这里,诗歌不再是已经渐渐远去的事物,它以一种综合艺术的方式呈现——可吟、可歌、可诵、可书、可画,甚至可舞、可演,而这种综合形式的诗歌正是一种对诗歌传统的回归。




诗:高世现



蜉  蝣


生也须臾

死也须臾

只有爱你

曲折而漫长

朝有大江通天

暮有沧海墓碑

我们卑微

我们虽生在

下游膀胱

我们渺小

我们却死在

上游头角





书:曹   圣

万绿书画院院长


曹圣书法《蜉蝣》


书ot

画音艺术光年 

曹圣书法《月出》



雷雅男-书抄


雷雅男,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







画:王轶琼

国家一级美术师


画ot

音艺术光年

王轶琼《蜉蝣》


画外音


蜉蝣一幅,王轶琼画一圆凳浮出“我”之上半身,凳脚露出“我”之赤足,而身中空,镌刻墓志铭乃蜉蝣一诗。圆凳,也叫圆杌,是一种杌和墩相结合的凳子,如此造形蜉蝣之我,实奇之妙之。为什么?圆形,是一个看来简单,实际上是十分奇妙的形状。古代人最早是从太阳、阴历十五的月亮得到圆的概念的。在一万八千年前的山顶洞人曾经在兽牙、砾石和石珠上钻孔,那些孔有的就很圆。“我”从圆凳突围而出去爱“你”,实已超越时空。凳,被坐之物也,而“我”自坐自座,占凳为“王”,“你”来后,你便是“后”。爱上一个人,他就不再卑微,体现一凳一宇宙。

画好,王轶琼来信告知:充分表现了水墨和新诗经中“新”的气息,水墨出新非常之难,首先是观念,然后是笔墨本身的限制,然后是造型的自由。造型自由毕加索做到了,他让所有线条和颜色和心情、心境一起游走。我希望我的造型是自由的,最起码是不被我自己的内心控制。并强调:印章为自刻印章,采用宋体变异入印,钤印方式如活字印刷,这种制印方式,在国内应该是首例。这幅作品的三个红字上下连起来读就是“我明白”。也是对你诗意的解读暗号。

是的,生命几何时,慷慨各努力。生也须臾,死也须臾,只有爱你,曲折而漫长高世现




音:杨召江

广东省朗诵协会副会长


@蜉蝣


高世现


生也须臾

死也须臾

只有爱你

曲折而漫长

朝有大江通天

暮有沧海墓碑

我们卑微

我们虽生在

下游膀胱

我们渺小

我们却死在

上游头角






摄影:抚顺老郝

作家、摄影师


抚顺老郝《蜉蝣-1》

抚顺老郝《蜉蝣-2》

抚顺老郝《蜉蝣-3》


《新诗经》诗书画音跨界集体创作

多城市接力念诗活动




遇见

最好的

诗歌

看见

最美的

诗歌

听见

最爱的

诗歌


拿起一部手机你就是导演;
拿起一部手机你就是主持人。

《新诗经》诗书画音跨界集体秀,不仅是一种传统技艺与记忆,更是一种精神与生活方式,并最大程度地呈现作品的“公共性”。


大舒舒

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机场朗诵高世现《蜉蝣》




接力的花絮


大舒舒/王蕾
美丽的爱情海边艾瓦勒克小镇



接力土尔其

遇见最好的诗歌

大舒舒&王蕾

图左:土耳其地中海上悬崖彩虹瀑布

图右:哈尼骆驼驿站门前纪实


土尔耳
之旅


接力土尔其

看见最美的诗歌

上海&伊斯坦布尔

图左、右:以弗所古城遗址

和土耳其学生、老师合影


Cafe
诗歌不老记忆


接力土尔其

听见最爱的诗歌

DOG&CAT

图左: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

图右:美丽的爱情海边艾瓦勒克小镇


《新诗经》诗书画音艺术光年

(总策划:高世现)

《新诗经》诗书画音艺术工程核心成员:


        诗人:高世现

        画家:王轶琼、张灵

    书法家:黄品功、曹圣、雁西、谭念宗、覃国钧、陈润生、魏若初、王关朝、雷雅男

    朗诵家:一舟、杨召江、牧言、杨韵、朱丽、戴潍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