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如何不落入“非此即彼”的“分析师陷阱”

来源:Z_talk    发布时间:2018-09-05 13:50:12




首先声明,我不是对“互联网分析师”存有天生的恶意。


这个声明很重要。我一向喜欢有见地的互联网/科技分析,喜欢智力分享的乐趣。不过,“互联网分析师”这个梗算来已经有了5、6年之久,我们见惯了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分析师们。没错,打开你的朋友圈,划两屏,你至少能看到3个以上“野生分析师”——我也一向反感不负责任的乱下结论,当然如今它有了更有趣的称谓——“带节奏” 。


其实,比信口开河更具侵害性的“分析师陷阱”还有很多——比如今天要提到的这个话题,“非此即彼”。


大多数“野生分析师”都是一种营养不良的动物,它们每天都要靠一种名叫“新趋势”的奇怪物品维持生计。不幸的是,在“新趋势”面前,“野生分析师”们通常有着病理性的成瘾体质:非新趋势不能活,非往死里夸大新趋势不能活。


这就是“非此即彼”的“分析师陷阱”的由来。


更是这个时代中,互联网科技行业特殊的“风土流行病”。


这个话题的由头来自上周末,一个朋友在跟我交流十一的假期海外旅行行程。其中有一个小小的现实问题——他的信用卡遗落了,在盘算怎么在忙碌的出差行程中腾出点时间来补办信用卡。


这其中蹦出个小想法:支付宝、微信们在海外的推广也越来越厉害,以后境外消费是不是可以不用信用卡了?


一起喝茶的朋友都是相关圈内人,而且秉承中国互联网业界“敢教日月换新天”、“脑洞多大,估值多大”的一贯风格,很快就开始畅想起完全没有信用卡的境外消费环境将是怎样。


席间激进者甚至认为,互联网金融企业完全代表未来新趋势的必然、经典金融机构加信用卡必将淘汰云云…… 


你看,这就是最经典的“非此即彼”,简单粗暴二分法、贴标签嘛…… 


具体到这个话题,其实你会发现,所谓互联网金融服务、第三方支付的崛起跟经典金融机构海外服务、信用卡的命运完全是两个毫不相干的话题。


前者的崛起和壮大并非眼下刚有,而后者的服务根本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已经或者即将受到明显影响。


不信,摆事实,看数据。


以最具代表性的招行为例。最近几年里海外市场做得风生水起,捞足了一大批高净值人群。我随手在手机上查到的数据显示,2015年它们实现超过1000亿元的信用卡境外交易总额。仅以VISA线路为例,每100美元的境外交易,就有36美元来自招商银行信用卡。


这是信用卡行业的头牌,更是目前支付宝、微信支付们望尘莫及的成绩。


这里要做个小结论:在服务领域中,用新应用技术(注意!是应用技术!不是事关基础计算能力的底层技术)和新产品形态来否定某种业态完全是南辕北辙、无稽之谈。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互联网化的服务是新趋势,那么,阿里、腾讯、百度们做得,招行们也一样做得。真正的竞争力并不全然在于用了什么样的技术,谁做出了某种创新产品原型,而是在相关领域中,谁的综合服务能力最强。


举个小小的例子,微信的产品设计一直为人所称道,那么,如果是阿里先做出了微信,会在移动互联网门槛上反压腾讯一头吗?


我想,不会。之前米聊也曾跑在微信前面,但仍然被超过了。为什么?阿里的全部沉淀几乎都在电商领域中,如果指导类目运营,如果指导站内电商导流转化,它最厉害。而腾讯在社交需求、社交资源方面的沉淀仍然是交易导向的阿里所没有的。


所以,事情并不会因此而变化。同理于招行。经典金融机构在综合服务能力和解决方案的整体性方面,才是这场比较中真正关键的部分。且不说招行们的服务也在急剧移动互联网化,不同的应用场景都使得实体刷卡行为在海外消费中仍然有着极为庞大的市场。


道理特别简单,即便你习惯了提前预约专车、手机叫个快车,但你走在路边身边有出租车经过、你在不熟悉的地方恰遇空车时,你还是很乐意乘坐一辆出租车。交给服务生刷张卡,感觉显然比掏出手机、划几屏点开App再扫码来得方便。


再说一个场景:在全年7*24小时的境外专业金融消费服务,信用卡紧急调整额度之类,招行们早已纯熟,对用户而言,具体的产品表现形式在服务本身面前,还得往后放放。


脱离场景说应用就是耍流氓。


而这个流氓,是“分析师陷阱”中的沉疴通病。和守旧派不一样,“分析师陷阱”中的人们倾向于夸大新事物的颠覆能力,夸大新技术或产品形态带来的变革驱动力。说得轻松点,这是一种盲目的“新观念迷信”,是偷懒;刻薄点说,这恰恰体漏出本身洞察力孱弱的“马脚”——习惯于“扯虎皮拉大旗”的给自己的话语壮胆而已。


所以,关于互联网思维和线下渠道,有太多误读从“分析师陷阱”中飘出来。“非此即彼”往往是一种听风就是雨式的跟风清谈。从现在起,未来十多年将是互联网服务与实体经济紧密融合的时代,不管是招行还是支付宝、微信,都在互相渗透。而到最后,商业每一个角落的透明度都会齐整拉升,决定成败的还是服务与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