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洞庭悦读】五月桃熟

来源:yyzsh0730    发布时间:2018-02-23 12:06:44


岳阳最生活

岳阳新媒体知名品牌
热文.美食.交友.托管.推广.活动.运营.

岳阳最生活合作/建议:mmy9999_



五月桃熟


张晓根


 村里有几株五月桃,最有名的长在王瞎子家的菜园里,那桃树足有一两丈高,树干有芦花碗粗,绿荫的叶子十分张扬地掩盖黄红的桃,我们小把戏远远望去,直流起口水。

 王瞎子不是双目失明的人,大家这样喊他是因为上眼皮和下眼皮没有完全打开,就像关着门时的合页,眼睛看东西时才张开眼皮,白色的眼珠子翻动着,显得很吃力的样子。每年五月桃成熟时,王瞎子家菜园成为小伙伴目光集中的地方,他总是十分高傲地坐在桃树下面守护。我们这些小屁股要想吃桃,他这一关很难过,还没靠近,他就大吼一声,吓得小伙计们撒腿就跑。白天很难对付,我们就晚上和他周旋,这个瞎子眼睛,晚上不至于看得那么清楚。

一个晚上,天上有几颗星星在晃悠,月亮缺了个大齿,夜风吹起,塘边的柳树在打摆子,发出微微抖动的声音,村里罩了薄薄的电灯光,晕晕乎乎的,朦胧混沌不清,正是偷桃的好时光,我和同年小文相约在塘边的柳树下接头。晚饭后,我怀着一颗异常跳动的心,向塘边柳树闪去,远远看到小文蹲在柳树下。我们见面后,一前一后地向杨大爷家的屋墙边移去,此处离王瞎子家菜园不远,可以洞察他的一举一动。我们弯着腰,蹑手蹑脚地靠近墙壁,一阵风吹来,小文哆嗦了下,我抓了抓他的手,用力捏了捏,示意别紧张。我们靠在墙壁上,目光向王瞎子家菜园探去,他打着手电,正围着那棵宝贝桃树转圈,还不时地吹着口哨。我们就像当年解放军蹲守荒山僻野,屏着呼吸,等待战机。

  时机终于来了,王瞎子老婆喊他吃晚饭。只见那边手电光在黑暗中晃了几下,消失了,他回家吃饭了。我一推小文,开始快速地向目标移去,心里藏着的兔子上窜下跳不停,倘若前面设有埋伏,将前功尽弃。我们不敢从王瞎子家菜园正门进去,而是趴在菜园东边的一个缺口处听动静。王瞎子家里的灯光从窗户里漏了出来,似乎有锅盆瓢碗的声响,一阵饭菜香飘来,这个鬼家伙正在津津有味地享受饭菜呢。再也没有比这个机会更好的了,我们悄无声息地溜进菜园,脚踩在土豆苗上,软软的,心里稍有一紧,但马上被得手的兴奋所替代。

  近了,终于近了,碗粗的树干摸到了,小文拍了拍我屁股,示意上树。我比他会爬树,他放哨。我抱着粗壮的树干,脚跟蹬着树干突起的地方,一伸一缩地往上爬,开始心有点发怵,但爬上树后,别提多高兴,一个、两个、三个……圆溜溜的鲜桃收入囊中,裤袋顿时鼓胀起来,这棵桃树也跟着舞动。正当我怀着收获的喜悦时,一股强烈的手电光射了过来。糟了,王瞎子来了,快跑!小文丢下我,落荒而逃,我赶紧从树上滑溜下来,正准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离,却被王瞎子逮了个正着。他一把抓住我的后背,铁钳样的手又抓住我手臂,让我动弹不得。王瞎子用手电一照,还是你这个鬼崽子,走,去见你柱老子!王瞎子拖着我这个满面羞愧的孩子往我家去。我跪在地上向他求饶,这事千万见不得我父母,并向他保证,决不再偷他家的桃。王瞎子见罢,心软了,说道:“你个小崽子,这次就放过你!”他放了我,而且还把桃全给了我,真是因祸得福!

  我偷桃被抓的事,在小伙伴中传开了,肯定是小文这个鬼家伙说的。大家并没有奚落我,说了不少安慰话,因为都有一张馋嘴,都是“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王瞎子家的桃不好偷,就转移“阵地”,小国说村对面的李家庄有一片桃园,全是五月桃,桃又大又多,于是大家约定去那里偷桃。

    那天正是端午节,我们中午吃了几个粽子后,五个小伙伴相约向李家庄桃园进发。桃园在我们村山头的反背,大家激动地爬着陡峭的山路,一路上小鸟欢唱,好像在演奏行军乐曲,如同电影里人民子弟兵上战场时的行军曲。当我们爬上山顶,呈现眼前的是让人心跳的桃园。大家一声不吭地往桃园逼近,越来越接近目标了,小国却挥手示意停止前进,在桃园中间的一个高坡上,竟有一个守望的棚,整个桃园稍有风吹草动都能看得见。我们埋伏在桃园边上,听到了棚里的收音机声。

  我们伏了会儿,没发现守望的人。小国先从地上跃起,大家鱼贯而上。桃树不很高,无需爬树就可摘到桃。我们扯的扯桃枝,摘的摘桃,相互合作。桃树摇摆不停,一下子吸引了看守人的眼睛。我们刚刚下手,目标就暴露,两个壮汉牵着一条狗奔来。我们每人摘断了挂着桃的桃枝,手拿着它,直往来的山路上狂奔。一路下坡,我们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待到山下时,我们回望,没看到追的人和狗,才停下来,此时大家已溃不成军,上气不接下气,趴在一块菜地上,半日回不过神来。大家清点战利品,只见小国手里的桃枝上还有一个桃子,其余桃枝上的桃子全都在冲下坡时掉了,加上裤袋里的桃子,总共七个。还好每个小伙伴可分得一个桃子,剩下的两个用“铜锤剪刀布”决定了归宿……

  五月桃,端午节时吃的桃,那黄里透红的桃,总是那么耀眼夺目,给馋嘴的农家小孩涂了一抹童年的记忆。三十多年过去了,王瞎子家菜园早已不存在,那棵桃树成了记忆中的一个符号,也不知李家庄的那片桃园是否依然存在?




洞庭悦读关注微信号:dt_yuedu 

投稿邮箱:mm1187266905@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