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洪水·王八蛋·罪恶滔天‖超长文预警,神经脆弱者慎入!

来源:zixuezhai    发布时间:2018-11-07 19:28:11


谨以本篇哀悼
默默蒙难、默默承受苦难的同胞们!
默默惦念、默默祈福
所有无助的人们!

紫雪斋按:首先以本篇哀悼默默无名的蒙难同胞!并为所有无助者祈福!其次本篇只是汇集了一些稍微不同的观点和声音,尤其一些被删除比较干净的。因为离真相越远、在乎真想的越少天灾人祸只会越多。最后,谢谢亲爱的小朋友给予支持!



 

蓝鲸传媒讯 7月6日,随着长江中下游省份的洪水持续肆虐,一些深层次问题逐渐凸显出来,在关于抗洪抢险现场的主旋律报道里,主流媒体里逐渐分化出几股声音,分别触碰到了长江防洪的几大敏感话题:溃堤事件、蓄洪区、城市排水系统等敏感话题。

 

声音一:关于溃堤事件,背后的水有多深?

 

面对洪水的持续冲击,多地频现溃堤。7月1日晚,湖北武汉新洲区举水河发生特大洪水,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口,口门70多米,附近6个村庄、1个社区被淹。

 

溃口发生后,据媒体报道,当地村民和官员称,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

 

消息一出,多家媒体进行了追问。

 

新京报旗下媒体沸腾刊文《武汉新洲溃堤伤口上,竟有贪官撒过盐》全文如下:


洪水来了,有些腐败已无处藏身。我们有必要自省和铭记,当溃堤和腐败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更严重的后果——溃败。

当全国四分之三的省份、一千多县域的土地上洪水泛滥;当受灾人口高达三千多万,因灾死亡近两百人,因灾损失数百亿元;当我们的武警官兵战士以血肉之躯奔赴在抗洪抢险第一线……

当武汉成为一座渍城,武汉新洲举水凤凰西堤溃烂的伤口上,却传来工程腐败的“噩耗”。不得不说,在灾情面前,这是最大的悲情。

据新华社,7月1日晚,湖北武汉新洲区举水河发生特大洪水,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口,口门70多米,附近6个村庄、1个社区被淹。

溃口发生后,据媒体报道,当地村民和官员称,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

而和这种“无作为”的局面“相映成趣”的是,2014年,武汉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间,经其手涉及受贿的工程总造价已经接近10亿元,其中就有举水河举西堤加固工程,工程造价为3186万。

而武汉市水务局原巡视员刘东才也被指控牵涉进举水堤整险加固工程中,2001年至2012年期间,其利用担任武汉市水务局副局长、巡视员的身份,曾收受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武汉分公司副总经理沈某10万元,助其在武汉市连江支堤举水河东堤加固工程施工过程免受地方势力干扰。

冥冥之中,它们共同构成了这起溃口,甚至一场洪灾的因果循环。

现在看来,1998年的那场滔天巨流,留给我们的教训还不足够。

据悉,“豆腐渣”一词,便是从1998年的洪水问责中,衍生而来。当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大骂“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洪水过后,很多地方主政官员被问责。

而顺着历史的洪流上溯,在与洪灾的博弈中,涌现了诸如王景、范仲淹、潘季驯等不少治水名臣,但也有更多的地方官员,匍匐在了工程腐败的巨浪之下。

有清一代,虽有靳辅治水和著名的荆州万城大堤,但“冒破物料”的罪名,也屡被地方官员触及。所谓“冒破物料”,是指在公事修造过程中,工匠、主管官吏侵欺物料,虚数开报或督察官吏知情扶同,怠慢误事。“冒破物料”是清代工程兴建中的一大积弊,在堤坝道桥的水利修筑中,极为普遍。

历史或许从来如此,但历史需要不断进步。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1998年之后,我们看到了国家天文数字的水利投资,习惯了各种水利工程的“固若金汤”,“豆腐渣”工程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但是,这场洪水,又是让一些水利腐败现出原形的时候了。

而需要追问的是,既然腐败案早在数年前被发现,那么相关被腐败感染的工程,是否又经过再次补修和验收?查了腐败官员,水利工程的质量问题,不应被反腐政绩掩盖。相反,涉及到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它理应更加被重视。

洪水来了,有些腐败已无处藏身。在这次抗洪救灾后,我们有必要自省和铭记,当溃堤和腐败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更严重的后果,溃败。

而祸患积于忽微,在日常的工程监管中,管好权力之手和腐败欲念,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此,有必要分享一个老段子:

A君、B君分别到A县、B县任县长。A君励精图治,治理水利。B君碌碌无为。洪水至,A县无事,B县泽国。B君月余亲躬灾区,与民同苦。年终,B君获奖升职,A君无名。

但这个段子没有道出的是,我们在每一次的灾害聚焦中,如果只关注官员“正在进行时”的表现,而忽略了日常考核和监督,有可能褒奖的不仅是庸人,还可能是罪人。

不好意思,好像扯远了。

远吗?洪水就在眼前。


7月6日09时00分,武汉气象部门再度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预计未来3小时,武汉地区有100毫米以上降水,伴有雷电,阵风6-8级,请注意防范。10时11分气象台再度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过去6小时罗田、团风雨量超过100毫米,预计未来强降水将持续,伴有雷电大风,山区山洪、地质灾害、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等级很高,请注意防范。


看着这些数据是不是非常吓人?然而,这里过去个把月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雨。那么,大武汉的情况有多严峻呢?我们不妨通过下面一系列图片来看看:


湖满了!




长江也满了!




汽车停运,街上是摆渡救援的皮划艇!


地铁也已部分停运,部分地铁站已经沦陷,还有部分能运行,但水灌如注。




不要以为火车站就好多少,高铁站武汉站和老武昌火车站都已经泡在了水里!




医院、交通要道如何?看下边······车主心疼,4S店可能却要发财了,希望给车主们优惠点······




武大门口的地下隧道快被水填满了······



武汉理工大学的同学,学习都只能在水中完成了!



看着这个大龙头,好似畅游在大海一般······然而,这里确实大武汉······



立交桥都被淹了!



新京报则就“堤坝能否抵挡超警戒水位”进行了追问,水利部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存在一定的风险,但长江干流防汛形势目前处于可控状态。

”陈桂亚分析说,1998年以后,各地对干流堤防加固加厚,堤防质量明显提高;同时,三峡工程也发挥了防洪效益,据介绍,此次流量为50000立方米/秒的长江1号洪峰入库后,三峡大坝通过拦蓄,削峰19000立方米/秒,减轻了长江中下游的防洪负担;此外,三峡工程上游20座水库也起到了有效保障作用,它们与三峡水库合计有363亿立方米防洪库容,长江防总对其进行统一调度,中下游得以进一步减负。

 

声音二:关于泄洪区,“舍小家保大家”值得吗?

 

随着洪水肆虐,安徽、湖北等地的泄洪压力空前加大,一些传统的泄洪区的人们再次面临背井离乡,以往关于这种话题的主论调是“舍小家保大家”,其实,关于泄洪一直是媒体和民间争论最为激烈的话题,此次媒体报道里,对于这种传统论调提出了质疑。

 

早在本月初,坊间就有“可能淹掉宜兴保全无锡苏州上海”的传闻,后被官方辟谣是无稽之谈。

 

7月4日,网易回声频道发文《为了保住武汉,这些小镇吞下了大半的洪水,却没人管》全文如下:


蓄滞洪区每年帮有钱的邻居们吞下大半的洪水,却是以自身的经济发展为代价,最后一直穷着的它们,也只能一直当着泄洪区。


这几天,长江一带突然开始连续数日的暴雨,洪水蠢蠢欲动,人们纷纷预测今年或许会发生另一场堪比 1998 年的大洪水。湖北省气象局在 7 2 日发布了最高级别的红色暴雨预警,表示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等级高7 3 日晚上,第一波洪峰刚刚抵达武汉市新洲区,第二号洪峰就已经在长江中下游形成,继续往市区逼近。截至 7 3 日,湖北省已经有 730 万余人受灾,27 人死亡,12 人失踪。


20160703日,湖北省武汉市,南湖雅园小区,居民打赤脚、或让男朋友背出积水区。/CFP

早在今年年初,这场大洪水就已经提上了国家防汛指挥部的日程。国家防汛抗旱副总指挥部部长陈雷在今年1 15 日说,去年发生的 厄尔尼诺事件可能成为历史最长的一次,受此影响,2016 年中国南北方汛期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很大。

中央气象台 6 月提供的数据表明,2016 年累计 500 毫米以上的降雨范围比 1998 年多出 53 万平方公里,平均降雨量多出 23.5%,南方主要江河水位均高于1998 年。这场洪水是跑不掉的了。

而看起来已经严重到要游泳去上班的武汉并不是这场洪水的主战场,武汉城区内的积水只是因为降雨过多、城市排水系统又不给力造成的内涝。真正面对着洪水危机的是底下的二三四线小城镇,它们作为蓄滞洪区往往被用来分担洪水的压力,把从长江涌向武汉的洪水都揽到自己怀里来。


不管多么坚固的大坝也只能暂时堵住洪水,最终还是要靠长江边上的蓄滞洪区来消化掉它们。


如今长江防洪主要依靠三大秘技: 隐蔽工程、三峡大坝和蓄滞洪区。隐蔽工程就是给堤坝进行一些防漏加固,它和大坝都是 1998 年的那场大洪水之后建的,一方面让长江大堤固若金汤,另一方面在拦住洪水的同时发发电什么的。

三峡大坝的设计标准就是在“ 万年一遇(最高峰值 110,000立方米/秒)的洪水前不倒塌,“ 名词(最高峰值 98,800立方米/秒)的洪水前能正常运转,百年一遇(最高峰值 83,700立方米/秒)的洪水前还能顾得上帮下游河段挡一挡,把荆江河道接收到的洪水控制在它能力范围内。

蓄滞洪区实际上就是我们常说的分洪区泄洪区的总和,它包括行洪的河道、分洪的湖泊、蓄洪和滞洪的平原和城镇。当洪水水位涨到临界点时,就会开闸防洪,让水先漫到一些经济不算发达、淹了损失也不太大的地区,来保证经济更发达的大城市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2010728日凌晨,汉江支流东经河旁的两处民院进行了扒堤分洪,共转移群众约6千人。范围3万多亩地变成为泄洪区,经济损失在约2亿元。/CFP

根据水利部的数据,长江中下游干流安排了 42 处蓄滞洪区,总面积达 1.2 万平方公里,可以容纳 589.7 亿立方米的洪水,相当于 1.5 个三峡大坝的总库容。在最主要的荆江蓄滞洪区里,有主体部分的荆江分洪区、涴市扩大分洪区、虎西预备蓄洪区、人民大垸蓄滞洪区四大块,横跨公安、石首、松滋、荆州、监利五个县市区,它们相互配合把洪水囤起来,过了洪峰再引入江中;如果这还不够用,再分流到下游的洪湖蓄滞洪区里。

虽然长江每年都会或多或少发点洪水,但都是小打小闹的区域性洪水,大坝一挡基本上没多大问题,并不需要真的淹城淹镇地来解决。但今年的洪水不比往常,是类似 1998 年的全流域大洪水,蓄滞洪区将是一定会用到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根稻草看起来并不怎么牢靠,许多蓄滞洪区并没有为迎接洪水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选择蓄滞洪区时,一般都尊重历史,选取了那些古往今来就一直是江河洪水淹没和蓄洪的地区,同时也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作了适当增补。所以洪水一来,那些被淹的最狠的地区往往也是最穷的地区,防洪措施几乎等于没有,摊着手等水淹过来。

《防洪法》和《防汛条例》都只对蓄滞洪区的建设环节做出了一般性的规定,要求所在地的政府制定安全建设计划,既没有具体的建设标准,也缺乏法律责任制度,最后导致当地政府建或不建防洪工程都没人管,无奖也无罚,政策成了一纸空文。

根据水利部的调查,总长 2764 公里的蓄滞洪区围堤,除了长江干堤、洞庭湖和鄱阳湖部分在 1998 年大洪水后进行了加高加固的基本修缮,其余地区都没有进行任何防洪建设。长江和洞庭湖交汇处的城陵矶在 1999 年的《关于加强长江近期防洪建设的若干意见》中就被要求建立一个 100 亿立方米的蓄滞洪区,到现在建设还处于起步阶段;而按照三峡规划方案,除了这 100 亿立方米,城陵矶还有一个 180 亿立方米蓄洪容积的欠账。


20120810日,城陵矶(七里山)水文站。/CFP

安全工程不足,人口却超标了。一般蓄滞洪区内对人口应该有严格的控制政策,严进宽出,把人口限制在一个方便大规模转移的范围内。但 荆江分洪区一直都没有对人口进行限制,甚至这几年来才第一次对人口进行了摸底调查,发现现居人口 60 多万,比 1998 年增加了近 7 万人;一旦遇上要分洪,除了其中本来就定居在安全区的 20 万人,其余 40 万人都得全体转移、临时安置。

但用于安置这些居民的安全区却能力不足,围堤没有达标、台顶不够高、救生器材不够用……各种问题层出不穷,这么多年来也没有解决。在荆江分洪区内,一共 19 个被围堤围起来的安全区和 87 个安全台,全部保持在 1952 年分洪区刚建成时候的数量,也无人维护。

不仅转移目的地不靠谱,连转移路上用的道路桥梁都是临危受命。荆江分洪区现在有转移道路 129 条,共 799 千米;有转移桥 399 座,共 6.1 千米。但这远不够用,完全没有达到《长江流域蓄滞洪区建设与管理规划》的要求,还需要临时抢修转移道路 55.1 公里,临时搭建桥梁 21 座。


国家给的补助少,分洪区里也没钱。当它们想要开始自力更生时,却不得不自己承担洪水带来的经济风险。


2003 年以前,这里的河堤加固经费全部由地方政府承担,人力则由当地百姓肩挑背扛;2003-2008 年,国家终于给培堤土进行补助,但每一方土也只补助 5 元,余下的部分由乡镇和村民自行垫付;直到 2008 年以后,才开始全额补助,但补助额非常少,导致堤坝的加固速度也非常慢,每年平均加固 25 公里,至少还需要 24 年才能完成整个工程。

由于荆州分洪区的防洪工程一直没有得到国家立项,获得的资金补助都属于短期应急性整治。从十五十二五之间的 15 年,荆江分洪区投入防洪和安全建设的资金总计 1.9 亿元,平均每年不到 1300 万元。

作为 最重要的蓄滞洪区,荆江分洪区是保障江汉平原和武汉三镇的第一道关卡,但它却难以发展起来。荆江分洪区所在地公安县在湖北省 80 个县域经济发展排名中,只排第 54 位;区内 61,675 万人里,有 8,675 是贫困人口,占总人数的 10%

不甘心背着分洪区的锅一直自暴自弃地穷下去,它们选择了违规发展的路。按照《防洪法》和《防汛条例》的规定,在蓄滞洪区内建设非抗洪所用建筑需要申报并提交洪水影响评价报告,分洪区内也并不适宜发展容易被洪水毁坏的工业,而应该大力发展农耕。但如今的荆江分洪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比值为 37.4 : 60.2 : 2.4,工业已经占了大半的比重,它们在分洪区内建起了新城,大楼林立,遍地酒楼。


201651日,湖北荆州公安县,老县城围堤以外就是分洪区。/澎湃新闻记者李坤

根据荆州分洪区所在的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马棚对澎湃新闻的回应,目前公安县城区规模比 1998 年扩大了 10 倍,半数以上的大企业(年产值500万元以上)分布在分洪区以内,其中还包括 2 家上市公司和 4 家年产值过亿的超大型企业;荆州市江南新区、孱陵工业新区、青吉工业园区也都位于分洪区内。

这意味着,一旦需要开启分洪模式,荆州分洪区将损失惨重。损失的不仅仅是当地的经济,更是公民的利益;因为根据规定,分洪区内那些林立的高楼都是违章建筑,不给赔。

2000 年颁布的《蓄滞洪区运用补偿暂行办法》规定,洪水过后,蓄滞洪区内的农作物、专业养殖和经济林,分别按照蓄滞洪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 50%-70%40%-50%40%-50% 补偿,住房按照水毁损失的70%补偿,家庭农业生产机械和役畜以及家庭主要耐用消费品,登记总价值在 2000-4000 元的,按照水毁损失的 100%补偿,4000 元以上的按照水毁损失的 50%补偿。如果像 1998 年那样只转移却没泄洪的,给予适当补偿

根据这个规定,工商业将得不到任何补偿,占比 62% 的第二、三产业即便毁于一旦,也只能后果自负。而 16 年前规定的补偿办法现在再拿来作为标准,灾民的利益必然会受到损害;更别提从乡镇居委会一路审到国务院的补偿程序,只怕物价又翻了一倍,而赔偿金还没到手。

蓄滞洪区就像是后娘养的孩子,不仅要牺牲自己保全周边城市,好不容易奋斗出一点经济成果,最后却还要风险自担。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一块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声音三:关于城市排水官网,真的起作用了吗?

 

此次洪灾,武汉市的排水系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虽然暴雨如注,但武汉市区并未出现大面积内涝,只有小面积的内渍,这有点出人意料,因为2010年、2011年武汉曾多次出现暴雨后的“看海奇观”。有当地媒体认为,这主要得益于前两年大规模的排水管网建设,早在2013年,武汉历下军令状,以超常规措施治理排水系统,在这项名为“海绵城市”的系统工程里,武汉市提出,计划投资130亿改造城市排水管网,在三年内完成300公里的官网建设,当地媒体也曾刊文称,“武汉再也不用看海,一天下15个东湖也不怕”。

 

然而三年过去了,此次有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这130亿的投资计划只完成了40多亿,而就是这40多亿的排水工程,也在暴雨中发挥了大作用,至于剩下的90多亿投资何时落地,这也是多家媒体质疑的点。


重灾区湖北武汉130亿水利投资效果的追问。 

(报道截图 来源:荆楚网)


文章显示,武汉曾在2011年耗资130亿元人民币,于此后的3年时间里建设了水利工程。但此次重灾区武汉水利系统的表现,显然与这数额巨大的投资不相符。于是,这篇2013年6月4日的报道在这两天被重新翻出。

 

不可规避的是,削弱负面消息,而通过正面事迹和人物的树立来报道负面灾情,依旧是目前媒体的做法,与上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新闻报道相比,并没有根本性的提升和改变。灾难中,人面对天灾人祸自然流露的最本真的悲伤、痛苦和无助,依旧没有被媒体通过理性的方式处理,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呈现。

 

毫无疑问,科技带来了报道方式和从业人员的更新,但除了以上提到的互联网新媒体生力军的新表现,传统媒体中一线记者的力量与专业素养,更是人们永远不能忽略的。

 

自成一派的自媒体们,在这场新闻舆论战中也没闲着,本次南方受灾能迅速受到广泛关注,自媒体的报道和社交媒体上的信息流动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自媒体人没有合法的采访权,难以到达现场,但通过解读险情、整合实时动态、关注受灾公民的个人境遇等,更多灾难现场的细节被前所未有的展现在了人们面前,这些生动又具象的内容是以往传统媒体为中心的时代无法达到的,这样的“议程设置”也较之从前更容易引起共情。

 

不过,一些自媒体和网络媒体为了迎合趣味、保有点击量和关注度,把关注的方向转移到了奇闻异事、或黄色新闻上。灾情面前,乐观心态和“看热闹”的心态有着本质的区别。为吸引眼球而进行的灾难报道,是绝不应该出现的。数百亿的经济损失、万人的举家迁移、消逝的生命和他们可能永远不为人所知的故事和喜怒哀乐,永远不应该成为博眼球这种可耻做法的无辜道具。

 

不论如何,总结看来,在如何“报忧”的路上,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们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


南京!南京!

南京的水灾!今天南京各地淹水情况示意图。


油坊桥(手牵手 一起来过河)




银城东苑



河西平良大街



奥体(重点来了 奥体多条道路被淹 什么豪宅、江景房全部升级成海景房)


仁恒江湾城(恩 一起趟过去吧)


小行路名城世家


元通河西大街(高处看还挺好看的是怎么回事)





凤台南路



南站绿都大道



安德门地铁站



城南某小区


铁心桥


将军大道


当然,一场大雨也带来了异样的美景,欢迎收看《南理工奇幻漂流》!


连续暴雨后,长江中下游南京段江水水位临界历史最高点,而市内秦淮河水位甚至一度超过历史最高水位,“内外围困”之势令不少居民的家园遭遇水害。


【人文关怀:难以把握却要坚持】


报道中的人文关怀一直是极具争议性的话题。任何报道,尊重逝者,帮助伤者,抚慰亲历者都是摆在前面的。不过在灾难中,突出人们死亡的这一事实,是对于灾难的一种正确认知。

 

陈杰表示,日本发生灾难时,媒体会每天把受害者的名字写在报纸中,美国911发生时,美国总统也将所有受害者的名字念了一遍——这是对逝者的尊重,对死亡的反思,以及对生命的敬畏。对比看来,国内对死亡人数和名单的少报、瞒报等情况,就不是那么恰当了。

 

而另一个被人们普遍忽视的事实是,事故现场对记者自身的精神伤害。在记者是一种职业称呼前,从事这一职业的首先是一个个体。面对惨烈的、危险的、极具冲击力的现场,恐惧、悲伤、痛苦等,是人的本能反应。

 

拍摄著名的《秃鹫与小女孩》作品的记者凯文·卡特,在这幅作品为自己带来普利策新闻奖的3个月后,因不堪忍受外界压力和内心的创伤而自杀。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美国“达特新闻与创伤中心”(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and Trauma)为新闻工作者准备了四个单元的自学课程,分别是“新闻与创伤”、“报道恐怖主义”、“摄影与创伤”、及“灾难发生后24小时”。

 

【对灾难的反思与追责】


在研究南方雪灾的报道时,孙丽娟曾在《新闻传播》上发文称,在对灾难的反思与追责中,西方媒介把灾难性事件的受害者作为报道主体,兼顾其他;中国媒介以政党、政府行为为报道的主体,兼及其他。中国报道塑造的是救灾得力的政府形象,而在美国报道中有更大的比例会出现对政府的批判言语。

 

陈杰对刺猬君表示,在核电站发生泄漏事件之后,他去日本采访时了解到,90年代的日本对灾难报道也如现在国内如出一辙。但后来日本媒体逐渐明白,抒情的内容对救援本身没有任何意义,甚至是对生命的一种轻蔑。当灾难再次发生的时候,他们依然恐慌。

 

所以在核电站泄露发生之后,日媒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尽可能不出现抒情的主观表达,提供科学的救援方法,报道救援和进度,不会报道个人以及企业的捐款情况。媒体记者可以出现在灾难现场的任何地方。各单位应让媒体第一时间报道现场,最接近现场,及时将消息传递给公众。

 

写在最后:


每一次灾难的发生,都是检验一个民族是否成长的试金石。如果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和在灾难中无辜死亡的人,没有给媒体、公民、社会带来丝毫的成长,那么他们的离去将变得毫无意义,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结局。

(本篇来源:蓝鲸传媒、新京报、网易、刺猬公社等媒体)



谨以本篇哀悼
默默蒙难、默默承受苦难的同胞们!
默默惦念、默默祈福
所有无助的人们!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本公众号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微信号:zixuezhai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