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光阴故事丨第三十八年的夏至

来源:xiqushishangzhi    发布时间:2019-09-13 17:40:17


衰草连横向晚睛
半城柳色半声笛
枉将绿蜡作红玉
满座衣冠无相忆
时光

来复去


——《第三十八年夏至》



他还是喜欢坐在那张老旧的藤椅上,听着老旧唱机里依依呀呀的唱腔,百转千回。却始终唱不出那年那个人的半分腔调。

这出《西厢记》他已经听了无数次但还是没有厌倦,因为他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邂逅那个人轻声吟唱的。恍惚中似乎又看到了那人一倾万倾的模样在台上演尽悲欢离合。 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国民党的军官来着…… 此起彼伏的掌声响起,台上的戏子冲台下妩媚一笑,“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经典的唱词从那张玲珑的嘴中唱出,场下更是掌声一片。 他坐在靠窗的位子细眼看渐渐入戏的众人,饶有兴致的笑着。戏子心有灵犀的一抬眸,正对上他的眼睛。 他一笑目光追随那人直到谢幕,随着众人缓缓拍手目光却一直看着后台的方向。




登上了老旧的楼梯来到后台,他远远地看到刚刚下台的戏子正在擦拭着脸上厚厚的油彩,露出清秀的面容。

他一惊竟然是个男人,静静的走到那个戏子面前。 挥手推下赶来招待的戏班老板,静静的看着戏子清秀的容颜和秀丽的笑容,深深沦陷。 戏子抬头看了看他,婉约一笑从此眼中在没有别的颜色。只有那人的笑靥。 或许这就是人生中的劫难吧,可是自己却甘心在这劫难中沦陷。



那天以后他不在登台,人们都在惋惜一个才华横溢的戏子被人金屋藏娇。 他听了只是一笑,自己何德何能得将军如此厚爱,怎还能抛头露面的上台演戏呢。 从此在将军的宅子里常常会传出阵阵唱腔,依依呀呀的婉转悠扬。 他是戏中的杨贵妃他就是那唐玄宗。 他是那绝代风华的崔莺莺他就是那张生。 两人演绎着戏中的悲欢离合。 他拥着他的肩膀说,他要离开一段时间,很快,很快就会回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张容颜。 “我会回来接你的。” “什么时候?” “最晚三年后的夏至吧,我接你去台湾” 他离开了他的怀抱,“三年,就是民国建成的第三十八年。我等你回来” 他不舍的吻着他的脸颊,“相信我,我会回来接你的,一定,等我。” 他笑着点头“我等你”。




只是,这种等待,有太多无奈与伤怀……

第三十八年夏至已过,他终究没有等来他。

一如《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一般,他们终是被爱辜负了……

今日又是一年夏至,伴着这首古风歌曲,一起聆听那段爱情……




戏曲时尚志|用时尚眼光解读青春戏曲



微信ID:xiqushishangzhi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