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有些人来到这个浮躁世界,就是好『骷髅』这口

来源:bazaarartchina    发布时间:2019-08-29 06:58:16





如残叶溅血在我们脚上

生命便是死神唇边的笑”



                                                                                                                                      Requiem                 Lacrimosa - Angst                                                







为啥会那么喜欢骷髅

估计是当了太多年杀马特


就算是杀马特

我们也要杀得高级




(这种肯定就算了啊...)



(这样的也不行......)



在艺大叔眼里

最高级的杀马特

可能是这样的



(多么帅)



(多么艺术 多么高级)




怎么说到杀马特了

......

不说杀马特了


挖一下在那些美术史上

比较出名的


骷髅








骷髅可以说是人体骨骼中最具有代表性、辨识度最高的一部分了。它的普遍象征意义也是显然的:死亡、永生,在某些文化里,骷髅也象征着生命、人类的人性与意识。




我们没有经历死亡,或许也没有见证过死亡。但是面对骷髅,我们似乎看到了:当每一个人走到时间的尽头,我们的相貌都会变得一样,我们的表情都只剩下骷髅上的那三个洞。从眼前的生,到最后不知何时何处的死,这段漫长的时间忽然在眼前的这具骷髅上变得很触目。而骷髅的那两排牙齿所构成的弧度,又好像是某种嘲笑。眼前所拥有的全部你都带不走,所有人的结局都是一个骷髅。






看一下艺术中的骷髅





在庞贝壁画里就已经出现关于骷髅的象征。这幅马赛克作品中表现的是希腊神话中命运女神福尔图娜(Fortuna)的命运之轮。画面上方的直角和铅锤象征着正义,轮上的骷髅则象征着死亡。



Skull and Level, mosaic from Pompeii, 1st century






与完整的骨架或者是有血有肉、刚被砍下的头颅不同,骷髅代表着颅骨脱离了肢体,同时又脱离世俗的肉身,在这个过程中,骷髅已经转化为具有独立意义的载体。在宗教绘画里,骷髅的出镜率也是极高,它们或与宗教主题直接相关,或是作为某种象征被给予了某种意义。这种意义具有特殊性,即神性。


早期文艺复兴画家弗拉·安吉列科(Fra Angelico,1395-1455),他画了好多幅关于耶稣受难的主题,每一幅在十字架下方都会出现一个骷髅,每个都长得不一样。







Fra Angelico(1395-1455), The Crucifixion



在荷兰画家卢卡斯·凡·莱登(Lucas van Leyden,1494-1533)表现圣杰罗姆(Saint Jerome,他最伟大的贡献是将圣经转译成拉丁文)的这幅作品中,骷髅被置于画面的前景,与圣杰罗姆手中的十字架构成一体。在这里,十字架与骷髅都代表着神性,呼应着杰罗姆虔诚与坚毅的美德。


Lucas van Leyden,Saint Jerome


同样是表现圣杰罗姆的主题,向来离经叛道的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Caravaggio,1571-1610在这幅作品中的表现也算是难得的中规中矩。画面中,圣杰罗姆与骷髅的用色都较为浓重,高光部分明亮突出;杰罗姆身上的红色长袍与骷髅下方翻开的书籍和白色桌布都与深色的背景形成了强烈反差。面对这幅作品,我们瞬间就能感受到从画面中传递出来的庄重气氛,让圣杰罗姆在孤寂中虔诚写作的高尚形象丰满又真实。


Michelangelo Caravaggio, Saint Jerome Writting, 1605-1606


在宗教绘画里,除了象征死亡、永恒与神性,骷髅还可以表示圣徒对孤独与禁欲主义的追求。孤独与艰苦不仅是通往来世与天国的条件,在某种意义上,它也是现世的永恒财富。因此,骷髅既是孤独与艰苦的符号,也是财富永恒的符号。在宗教绘画中也出现大量描绘圣徒的孤独与艰苦的作品,表现圣徒追求孤独与艰苦的生活,以此作为积聚来世财富和现世财富的崇高行为。


比如深受卡拉瓦乔影响的法国画家乔治·德·拉图尔(Georges de LaTour,1593-1652),就赋予画面中的骷髅以一种庄严的形式来烘托抹大拉的形象,表现了画家对她选择孤独与艰苦的生活、对贫苦处之泰然的崇高礼赞



Georges de LaTour,Magdalen with the Smoking Flam,1640-1645



Georges de LaTour,Repenting Magdalen,1635-1637





除了宗教画,骷髅还作为某种“配件”出现在大量肖像和静物画里。在这些作品中,骷髅常常与精致的日常事物并置,用自身所代表的死亡和虚无与世俗的浮华形成反差。在面对这些作品中的骷髅时,我们一边赞赏画家所精细刻画的物质生活,一边又在感受生命鲜活的同时感叹生命的无奈和脆弱。人的结局都是死亡,所有现世拥有的财富都无法带到来世。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The Ambassadors,1533


在这类作品中,必须要提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画家小汉斯·荷尔拜因(Hans Holbein the Younger,1497-1543)的代表作《大使们》(The Ambassadors)。该画不仅是一幅肖像作品,同时也是极为出色的静物作品。画面中衣着华丽的两位男子分别是法国驻英大使丁特维忧(左)与外交官、主教塞尔维(右)。除了对人物衣着与静物极为精细的刻画之外,这幅作品最著名的地方就是画家所制造的一个“视觉陷阱”——在画面的前景处有一个扭曲变形的骷髅,只要换个角度,从左下方观看这幅画就能明显看出这个骷髅的形状。


在这里,荷尔拜因用特殊的透视技法来绘制骷髅,其用意是与画面中人物所代表的名誉、地位,以及精致华丽的物质生活形成对比。此外,骷髅也与画面左上方,被钉在墙上的那个小十字架相呼应,表达画家企图通过作品鼓励世人能换个角度审视现实生活,在繁华的同时也能思考即将到来的死亡,在享乐过后不忘心怀信仰,用虔诚的修行换取来世的永生。





在19世纪末象征主义盛行的时期,骷髅所具有的象征意味深受画家们青睐,骷髅开始与主要人物一样,成为整幅画面重点表现的对象。象征死亡的骷髅与鲜活的人物并置,反差与寓意不言而喻。



Arnold Boecklin,Self Portrait, 1872


Antoine Wiertz,Two Young Girls,1847



C.Allan Gilbert,All is Vanity,1892







再看一些作品

感受一下骷髅在艺术中另类的美



Antonio de Pereda,Allegory, 1654


Phillippe De Champaigne,Still-Life With A Skull, early 17th century



Pieter Claesz,Vanitas, 1630



Vincent van Gogh,

Head of a Skeleton with a Burning Cigarette

1885-1886



Paul Cezanne,Pyramid of Skulls Paul



Paul Cezanne,Still Life with Skull,1895-1900



Otto Dix, Vanitas



Paul Klee,Death and Fire,1940



Salvador Dali and Philippe Halsman, 

Women Forming a Skull,1951



Damien Hirst,For The Love Of God, 2007



Shinji Nakaba,Skull Pearls


[编辑/ whisperQ][本文由芭莎艺术新媒体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