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破产白富美沦落红尘女,他高价把她买回去以后……却上了别的女人的床

来源:jxxiaoshuo3232    发布时间:2019-08-27 07:10:11



第一章 走投无路(1

M市著名的尹氏集团董事长尹景天在尹氏集团倒闭之后,于昨天凌晨248分从35层楼坠下不治身亡。尹景天的10个自私儿女对父亲的死亡以及所欠下的巨额债务袖手旁观,鸟兽群散。”

“唯有尹景天最小的女儿尹书晴独自想力挽狂浪,不惜在‘暗夜’站台,出卖色相为承担尹景天欠下的巨额债务,看着尹小姐单薄的身形,我们不得不担忧,这朵温室的小花,究竟能否扛起这座大山……”

巨大的液晶电视里,女主持人响亮恬静的嗓音重复播报着一则新闻。

房间里虽然很暗,但还是隐约能看到角落站着的高大颀长的男人,只见他手上端着一只高跟酒杯,酒杯里的液体鲜红妖冶。

灯光下,男人的五官棱角分明,深幽如一湾黑潭的双眸,在看到电视里那张精美却不失坚强的小脸蛋时,灼人的眼神陡地就喷出两团火焰。

他仰头,酒杯中鲜红的液体入口,从喉咙间滑入,唇齿留香,嘴角勾出一弯冷弧……

尹,书,晴……

薄唇中冷冷的吐出这三个字,男人的黑眸眯起,直射出了危险的精光来。

对于她,他志在必得。

……

暗夜是M市最出名的娱乐场所,前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来自于世界各地最富有名望,最有身份地位的达官贵人。

暗夜曾经经历过几代老板:傅伯易、白奇、赵迎罡,直到现在的第4个老板。

前面的3个老板中,除了在白奇那代暗夜经历了低迷,当到了赵迎罡手中时,暗夜已是鼎盛时期。

据说这第4个幕后老板是一位神秘人士,这位神秘人士人脉尚广,不计工本,将原本就夺目的暗夜,再次装修得犹如西洋皇宫一般。

此时此刻,暗夜的后台……

“书晴,你这套衣服不行。”身着低胸高开叉旗袍的金领班,伸手在女人屁股上拍了一把,看着她身上保守的淡紫色旗袍,两指挑起衣服的叉口。

然后她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叫起来:“哎呀!你居然把它缝起来了。”

“嘘!”女孩洁白如玉的手指按压在金领班鲜红的嘴唇上,“我不习惯穿的太露……”

金领班拍掉嘴唇上的玉指,有些抓狂,怒斥:“不是习不习惯,而要看客人喜不喜欢!你这一点都不露,哪个客人愿意要你?!”

书晴一惊,“金姐,可是您不是说我只需要站到台上秀一下,后面的一切都会由你们安排别的姐妹来完成吗?”

闻言,金领班的手指直接戳了戳她的额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男人哪个不寻求视觉刺激的?你不先给点‘好处’,谁会选你?”

“是啊!书晴,快去把你这身保守的衣服脱了!”

紧接着,又是几个穿着清凉的姐妹围了过来,加入金领班劝解的阵容!

书晴拗不过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劝说,最终还是无奈点头。

当她换了一身装束别别扭扭出来时,立刻让姐妹们发出赞叹声。

精致的五官化着烟薰妆,发丝高高的束起,露出了纤细的美颈,亮皮单肩短裙包裹着她曼妙的身体,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质。

让姐妹不仅羡慕,更是嫉妒,不愧是富家千金,学识堆砌出来的涵养与气质是她们学不来,装不出的。

可是当尹书晴一身妖冶地站在了‘暗夜’大厅T形伸展台上,面对着台下男人贪婪又淫靡的目光时,她忽然后悔了。

长在深闺中的千金,温室里的小花,因为孝顺而必须站在一大帮子男人面前,让他们品头论足。

尹书晴的心泣着血,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人情是如此薄如纸。

台下不断的传来窃窃私语声,尹书晴垂下眼帘。

父亲,我丢了你的脸,请原谅我,书晴狠不得找一个地洞钻下去,更恨不得转身逃走。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如果逃走,医院里昏迷不醒的母亲怎么办?

“大腿好纤细,能掐出一汪水。”

“是,身材超级的棒。”

“魔鬼的身材配上天使的脸蛋,绝对令世间所有男人销魂啊!”

“……”

“……”

一道又一道声音越来越不堪入耳,书晴的玉指往掌心一划,指甲断裂,掌心起了一道怵目惊心的红痕,可是,她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金领班拿着麦克风款款走上了台,笑容可掬地对台下的男人们说:

“亲爱的先生们,瞧瞧我们的书晴小姐,多么地诱人,别说你们男人,我们女人看了也想啃两口,今天晚上,你们谁出的价高,今晚书晴小姐就可以由谁带走了。”

金领班的话刚说完,台下立即引起一阵骚动。

第二章 走投无路(2

这种游戏不是第一次玩了,台上的女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清纯气息,勾引了多少颗在暗夜中渴望骚动的男性之心。

“我出20万。”

“我出30万。”

35万。”

叫声越来越大,价格也越来越高,金领班听得心花怒放,暗忖,果然这丫头没让自己失望。

40万!”

“……”

100万。”到这个数再也没有人加价上去了,毕竟,一夜价值上百万,同行中,恐怕在整个御洲也没有这个价格。

“好,诸先生,敲定。”金领班喜孜孜地牵起了书晴的手,把她带到了高喊出100万的阔佬面前。

那是一个凸了顶近五十岁,腆着肚子的老男人,粗大的脖子上戴着一根拇指大的金项链,十极手指上全是不泊金戒指,可张显男人的财大气粗,以及满身的铜臭味。

众人叹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书晴,我会好好疼你的。”诸先生一把揽过书晴纤细的腰身,喷着口水的嘴不停地书晴光滑如玉的脸蛋上亲去,书晴如一根木头般任他搂着。

就在诸先生即将要把书晴小姐带走之时。

500万!”

众人惊诧,纷纷回头,就见富丽堂皇的“暗夜”门口走进来一个男人,虽然男人身上的衣服考究。

可是,从他的着装看来,最多也是平凡白领阶层,他能花得起如此大价钱,只为玩一个女人么?

一定是来砸场子的吧!

就在大家疑云顿升之时,一群黑衣男人窜进了“暗夜”,训练有素地包抄在所有人的前面。

黑衣男人闪开,毕恭毕敬地退至一旁,沧茫的夜色中,一抹高大狂狷的身形踏着月色而来。

从远处走来的男人穿着褐色的昵子大衣,衣襟敞开,两排闪亮的水晶纽扣扎瞎了所有人的眼瞳,黑色的长靴,黑色的皮手套,冷酷的表情,整个人就是恶魔的化身!

穿走过属下为他开辟的人行道,来至诸先生面前,垂下眼帘,瞥了诸先生一眼,大掌扯住诸先生脖子上的金项链,轻轻一扯。

不知为何,金项链居然就这样断裂开来,残败地挂在了诸先生的肥颈子上。

“你,你……我要报警。”诸先生语无伦次,早被男人现身的强大气场吓傻了。

男人狭长的瞳仁微眯,里头闪耀着危险的讯息。

“这位先生,这是赔你项链的支票。”刚才那个黑衣男人开了一张支票,递到了诸先生的面前,诸先生瞧了一眼上面的数字,捂住嘴,不再敢发半句话语。

“哎呀,这位先生来头好大,一张口就是五百万。”金领班灿笑着夸赞,窃喜之时,心里难免也有些慌张。

这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对?为了得到一个女人一夜,居然一出手就五百万,他脑子没病吧!

1000万,今后,她可就是我的人了。”

男人不理众人惊掉下巴的眸光,直接拉着书晴的手转身步出“暗夜”。

“先生,不能……”金领班想追上去,却被黑衣男人拦堵了去路,摸不清男人的底细。

金领班是老江湖,也深怕殃及池鱼,只好吞回了嘴里要说的话。

“放开我。”就算他出了一千万,书晴也不会跟着他离开。

男人不理她的挣扎,直接把她丢进了“暗夜”门口停靠的一辆湛蓝色小轿车。

车厢很豪华,里面有两排坐椅,甚至还有一个柜台,台子上摆放着几瓶国际红酒。

车门轰然闭合,让书晴无路可逃,即然逃不开老天安排的宿命,在打碎了一个酒瓶子后安静了下来。

车子在夜色中前行。

“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就知道了。”盯望着她的眼神是那么幽深如海,整个神情莫测高深,让书晴看不出一丝男人的喜怒哀乐。

车子终于在一幢白色的别墅前停下,微弱的光亮中,书晴看到了门前的绿色藤蔓中,有无数朵紫色的卷筒喇叭花正在悄然绽放。

这里的景致是那么熟悉,装载了她多少儿时的记忆。

她赶紧跑出车厢,撩着裙摆,迅速跑进了别墅。

别墅的客厅里此时正坐着两个穿着得体的年轻女人,见女人一身大红跑了进来,身上的衣服还有些款式独特新颖,还有一些透明。

“哟,这谁啊?穿成这样跑进来?”一个大眼睛的女人赶紧从沙发椅子上站起,被冲进来的书晴吓了一大跳。

“是啊!郁先生,这谁啊!”另外一个淡绿色旗袍的女人也出声询问。

书晴不理两个女人奇怪的眸光,撩着裙摆观望着四周,能再次踏入这座别墅,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兴奋与喜悦。

男人抚摸着大衣上的水晶纽扣,迈着优雅的步伐进屋,眸光一直跟随着书晴流转。

第三章 走投无路(3

“问得好,她啊!曾是这幢宅子的主人,尹家十一小姐!现在,她是我女人。”

书晴不理他们的谈话,跑出客厅,跑遍了整幢别墅,当她撩着裙摆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刚踏进屋子,低沉浑厚的男人嗓音誓要穿透她的耳膜。

“这里所有的物品都是按原来的样子摆放的。”

男人坐在一把贵妃椅子上,修长的双腿搭在一起,手臂搭在椅背上,神情散漫而休闲。

“怎么样?还是那个味道吧!”

他的声音带着鬼魅,书晴定定地望着他,这个男人掷出一千万,买下她,绝不可能像诸老头一样,是贪图她的美色,顿时,警戒心肆起。

“你是谁?”

“忘记我是谁了?”男人低笑了两声,笑意转瞬在唇角凝结,眸光陡地转为冷咧。

“没想到,我在你记忆里是这么不值一提。”

忽然间,记忆如倒带,某些零星的片段从自己脑海里掠过。

心一颤,尹书晴向他走了过去,来至他面前,伸手撩开了额角上遮挡的一绺头发丝。

一个清晰的十字刀痕,丑陋如蜈蚣一般印在了她雪亮的瞳仁里。

腾地,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从贵妃椅子上起身,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如一座山一样迅速将她轿小的身体笼罩。

盯望着她的眸光如原野上孤傲的野狼!恶狠狠地问:“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你想要怎么样?”

原来是他……书晴挺直了脊背,迎头与这个男人卯上!

“你是我花一千万买下来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拇指重重地按压在她下巴上,下巴上的肌肤凸陷一片。

切齿语毕,男人俯下头,唇刚沾到女人美颈上的肌肤,银光一闪。

书晴手中赫然就多了一把尖刀,男人反应敏捷地抓住了她的手臂,使了蛮力。

书晴无法承受手腕袭来的疼痛,指节一松,尖刀轻松落入男人手里,男人望着手上的尖刀,食指刮了一下刀峰,抬头,冷妄地道:“这是为那老头子准备的吧!”

是的,虽然与金领班有约定在先,书晴怕紧要关头时无法脱身,所以,在身上藏了一把尖刀。

没想到,这尖刀却还真是排上了用场,只可惜,只不过片刻,她就已经失了势。

大手一挥,尖刀扔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当’的声响,揽过她娇弱的身子,不顾她的反抗,霸道狂肆的吻,铺天盖地袭卷而来。

男人淡淡清爽的草木气味缭绕在她鼻端,刹那间,书晴心慌意乱。

他啃咬着她的唇,凶残的吻从她的雪白纤细的脖子滑下,扯着她的衣服,他要干什么已经召然若揭!

他将她按压在墙壁上……

心急火燎间,书晴慌乱地从头上拔了一根珠花,花柄是用金属做的,又尖又细,她将口子对准自己脖子下藏青色的脉管。

男人眼角翻涌过惊愕,松开了她,指着她狠厉地怒斥:“怎么?想自杀是吧!只要你敢死,我就把尹景天挖出来,鞭尸!”

“你敢。”

书晴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狠,这么绝!

抬指掀开了额角的发丝,他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疤,冷咧凛寒地嘶吼:“你要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就知道我敢不敢。”

……

书晴以死相逼,终于得以保住自己的贞洁!

书晴早就告诉过自己,即便是去那种地方上班,无论任何情况下,她都必须得守住自己的贞洁。

因为,她已经一无所有了,除了一具身体以外,她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书房里,郁先生正在低头翻看着手上的案卷,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抹黄旗袍身影走了进来。

“郁先生!”女人迈着莲步走过来,将手上的白瓷杯放到男人书桌上,开始替他按摩着背部!

一边替他揉捏着,一边打开了话匣子,虽然她知道郁先生不喜欢多嘴的女人,可是,看到他把尹书晴带回来,她心里酸死了,真是憋不住啊!

“郁先生,你与尹十一小姐是不是早就认识啊?”

男人紧抿着双唇,仍然认真专注地看着手上的案卷!

“郁先生,今晚,是你把她带进宅子的第一晚,为什么不去她房里呢?”

女人的轻言软语,让男人生不起气来,放下手上的案卷,执起女人的手在唇边轻吻,温柔道:“绿芜,这个时候还提别的女人,真是不害躁!”

“人家只是猜测一下你们的关系而已嘛!”

第四章 不用再抛头露面

绿芜已经跟了郁夜臣五年了,比白雪还要早两年,她与白雪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虽然现在是新社会,可是,郁先生曾救她们于危难,所以,她们愿意把一生都奉献给郁先生,不求名份无怨无悔。

“你啊!就是太自作聪明了,有些事,你知道了,未必对你就好。”

见女人想刨根问底,郁夜臣面色一沉,拍开了她为自己按摩的玉手,转身走出了书房,望着男人冷漠离开的身菜,绿芜心里真是恨死了。

第二天,书晴起了一个大早,洗漱完毕,刚换下睡衣,房门就敲响了。

打开门,一张不算太陌生的脸孔出现在眼前,黑西服男人看了她一眼,在下一秒低下了头:“尹小姐,你好,我是李政,是郁先生的私人助理,以后,你不能出去工作了,这是金领班给你的。”

李政将一个牛皮纸袋与一个行李箱递到了她的面前。

书晴接过打开一看,是一沓红色人头大钞,看来,是郁夜臣给了“暗夜”一千万,然后,金领班给了她的那部份,这是真真正正的卖身钱,惦着牛皮纸袋,书晴心中五味杂陈。

“李先生,请你转告他,我要干什么是我的自由。”

不论她与他以前有什么恩怨,现在是法治社会,她就不信郁夜臣能够只手挡天,断了她所有的路。

“尹小姐,郁先生脾气不太好,也不喜欢别人违背他的意思,放心,他会为你偿还一切的债务,只要你乖乖的呆在这座院子里就好。”

李政讲完该说的,抽身及时离开,好似她身上有瘟疫怕被传染了似的。

的确,自从她住进了这座宅子后,再也没有人向她催债,可是,她担忧着医院里的母亲,吃罢了早饭,她就走出了宅子,招了一辆计程车往医院去。

当她捧着一束鲜花来至母亲的病房时,病床空空如也,根本不见母亲的身影,书晴赶紧跑去了找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告诉她,有人替尹夫人办理了出院手续,昨天就出院了。

“我妈只有我一个亲人,你们这样胡乱让别人给她办理出院,是违反规定的行为,是对病人的不负责,我要去检举你们。”

“尹小姐,我们只是拿着薪水度日的老百姓,也不知道你得罪了谁,总之,上头来了一通电话,我们也没有办法。”主治医生怕尹书晴去检举他,只得如实相告。

明白了,又是郁夜臣搞的鬼,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她找不到他,只能回宅子去等。

电视上正在播本期的财经新闻,赫然就看到了郁夜臣意气风发的脸孔,一身的黑色西装,威严而冷酷,薄薄镜片遮挡的眸光带着无人能及的犀利,天生的王者风范无人能及。

“郁先生的事业遍布全球,身家财富数以亿万计,最近郁先生已向外界宣布,要把事业重心转移到M市,李市长亲自接见了他,这位亿万富翁能在本市投资,会为锦洲人民带来多少的福利,可想而知,大家都期待着……”

男主持人的声音浑厚富含磁性,但是,一字一句却是在切割着书晴的耳神经。

财富数以亿万计,暴发户三个字在书晴脑海里闪现,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书晴明白,他的回归,是她恶梦的开始,他是带着浓烈的复仇的火焰而来。

但是,无论如何,就算是拼了老命,她也会保护母亲不受任何的伤害。

书晴心里特别烦躁,‘啪’,不想再继续听下去,她关掉了液晶电视!

气宇轩昂的男人迅速从宽大的屏幕上消失。

忽然,花园里传来了一阵响亮的汽笛声,伸头往窗外一看,花园里,湛蓝色跑车开进了花园,笔直驶向了车库。

她急忙跑出房间,下了楼,黑西装男人走出车厢,扣着自己衣袖上的泊金纽扣,看也不看她一眼,就从她身边越过上楼。

“郁夜臣。”

书晴追上了楼,尾随着他的步伐上了楼,而她直呼郁先生的大名让所有佣人以及客厅里的绿芜与白雪神情为之一震,要知道,在这座宅子里,乃至整座城市,没人胆敢这样喊郁先生啊!

绿芜与白雪望着书晴跑上楼的身影,相互对望了一眼,心里暗自高兴,权势滔天的郁夜臣一般不喜欢别人这样叫他,这女人刚住进来就触犯了他的禁忌。

追进郁夜臣的卧室,就听到了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菊花玻璃门虽然模糊不清,但,还是能依稀看出他刚硬的身体曲线!

书晴想冲上前去拍门,可是,毕竟,她是一个大家闺秀,她不能不顾礼仪廉耻!

第五章 放火

就算心里再着急,她也只能咬着唇站在房间里等着,反正,这一次,他跑不掉,她会一直堵在门口。

大约十来分钟过后,玻璃门打开了,浴室里水蒸汽飘浮,男人从云雾弥漫中走出。

身上仅只围了一张米白色浴巾,裸露的身体,六块腹肌,如经过艺术家的手,在书晴眼中完美呈现。

肌理分明的胸膛不断有水珠滴淌而下,湿漉漉的头发垂落在额角,浑身散发出浓郁薰衣草沐浴露的香味,清洗过后的五官变得更立体,棱角分明。

书晴难为情地别开了脸,下一秒,男人冷冽的声音犹如千年不化的寒冰般在书晴耳边响起。

“出去!”

“郁夜臣,你把我妈妈弄哪儿去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弄你妈了?”他故意咬重了那个‘弄’字,书晴一张小脸红得可以掐出一汪鸡血,真是一个超级的混蛋。

“郁夜臣,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这幢宅子。”

书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打火机,打火机被她拧燃,蓝色的火苗在空气中燃烧的正旺。

绝不是恐吓,爸爸死了,妈妈是她的命,如果妈妈遭遇什么不测,她也不想活了。

郁夜臣轻蔑地看了她一眼,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双手抱臂,定定地凝望着她。

“这可是你父亲身前居住的庭院,只要你舍得,我不介意。”

男人的声音犹如魔咒,穿透稀薄的空气,刺痛了书晴的耳神经!

“不要以为我不敢,郁夜臣,我跟你同归于尽!”说着,随手从柜台上拿了一本书。

点燃只是倾刻间,几本书点燃后扔向了香软的大床,当床上的被单着火,郁夜臣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疾步冲过去,一把揪起床单扔到了地板上,气急败坏地冲着女人大喝:“尹书晴,你找死!”

这女人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与小时候一模一样。

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骨,凶狠地把她扯出了房间,李政早已闻讯赶来,带着几个佣人进屋,灭火,善后!

郁夜臣把她甩到了一张双人床上,额角有青筋贲起,怒道:“尹书晴,想与我同归于尽,你还不够资格!”

“今后,你就给我好好呆在这间房里,否则,我不敢保证自己还有没有雅量好好地对待你的母亲。”

冷冷语毕,男人很没教养地踢了一下门板出去了。

尹书晴想撑起身追出去,转念一想,追出去又能怎么样,除了与他吵一架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一架也没有白吵,至少,让她知道了母亲目前是安然无羔的。

待火势扑灭,房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李政嘘了一口气,穿越了过道走进了书晴的小阁楼。

“尹小姐,只要你乖乖听话,郁先生是不会动尹夫人的。”

“滚。”她拿起枕头向门口黑西装男人砸了过去,把对郁夜臣的怨愤全都发泄在了李政身上。

郁夜臣的走狗,给我滚,看你一眼,我都嫌脏。

“好,好,好,我滚。”李政也不想惹她,只是不想看到她在旋涡在挣扎,郁先生心里不舒坦,他这个助理日子也难熬。

尹小姐的脾气真不是一般的坏,那份倔是镶嵌在骨子里的,她这种火爆脾气对上腹黑的冰山郁先生,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会苦不堪言,李政在收里暗自叹息,但愿,这两把浓烈的火焰别烧到自己才好。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书晴与绿芜、白雪围坐在一张桌子上用餐,真是可笑的很。

三个毫无关系的女人居然就这样各自生活在这座宅子里,就如古代男人所养的三妻四妾。

骨子里,书晴是瞧不起这两个女人的,不过就是姓郁的养在家里的情妇而已,别人养情妇是金屋藏娇,郁夜臣养情妇却是明目张胆,像是狠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有两个喜欢致极的女人似的,走到哪里都带走。

关键是这两人居然不会争风吃醋,还经常相互帮衬着,现在,两个女人不怀好意的眸光总是扫向她,那眸光里带着刺,书晴知道。

“这菜炒得这么油,让我怎么吃嘛!”白雪夹了一根菜扔到了桌子上。

负责这个园子的管家立刻奔了过来,战战兢兢低头小声解释:“白小姐,如果不喜欢我可以让厨房再做。”

绿芜却道:“不用了,油放多了菜也不香,徐管家,你先下去吧!”

“是。”徐管家如得到了特赦令般,悄然地退下。

恰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沉稳富有节凑的脚步声,转眼,门口就有一抹高大冷的身影出现。

第六章 你去

“郁先生。”

两个女人犹如动物见了老虎,立刻就从坐位上站了起来,不约而同齐声喊了一声。

“郁先生,我去给你添一副碗筷。”徐管家及时凑上来,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说着。

“不用,我吃过了,今天晚上,要陪一个客户吃饭,你们谁陪我去一下?”

他询问着三个女人,绿芜与白雪高兴死了,相继整理了一下衣装,笑脸盈盈,暗自高兴又可以与郁先生去见世面。

郁夜臣的手指抬起,从白雪、绿芜的玉容上划过,最终落定在了闷头扒饭的书晴小脸蛋儿。

“你陪我去。”

“我不舒服。”书晴头也不抬地回,继续扒吃着碗里的饭菜,让她跟他出去,没门儿,她才不会跟着他一起出去丢人现眼。

女人的漠视让男人顿时怒火中烧,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彻骨冷喝:“尹书晴,我让你去,你就得跟我去!”

真是一个霸道冷血的男人,他的命令无人胆敢违抗,望着郁先生盛怒的脸孔,绿芜与白雪两人抱着手臂,浑身发颤。

她们跟着郁先生这么久了,从来都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多的火,暗忖,尹家十一小姐还真是有本事。

“尹小姐,这是郁先生为你准备赴宴的礼服。”徐管家将衣服拿过来就退走了。

一套黑色边角蕾丝花边的衣服,有一些旗袍的味道,领子设计有些独特,前端有两块小小的布料,连下去直至胸口,一大片全都是镂空的黑色蕾丝,雪白的沟壑清晰可见,诱人的很。

两边的叉口开得很长,更可笑的是,肚腹处居然有一个弧形的圆洞,正巧露出她雪白漂亮的肚脐。

望着镜子里如妖精般诱人堕落的女人,书晴真恨不得拿把剪刀将这件黑色的真空礼服剪过稀巴烂。

那死男人是故意要让自己在外人面前难堪,可是,母亲又捏握在他手里,她如果不去,不知道他又会使出什么样的花样来折磨自己。

最后,书晴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她穿了黑色的真丝内衣,以及黑色的内裤,把这些不好的地方全部都遮挡了。

当她走出别墅,坐上那辆湛蓝色跑车,男人的眸光淡淡地在她身上瞥了一眼。

狭长的眸子眯起来,眼帘垂下,密密长长的眼睫毛盖住了深邃的黑眸,俊颜上的表情莫测高深,让人根本探不出他到底在沉思什么。

书晴不知道他要自己去赴什么宴,即然带着复仇之心而来,绝然不会让自己好过,所以,她也不会多此一问。

默然不语地静静坐在他身边。

湛蓝色小车在抵达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门口,书晴透过变色车窗,看到了在半空霓虹灯中闪烁的两个字“暗夜”。

还不待她有多余的想法,男人的大掌霸道地伸了过来,食指与拇指从她胸前衣服缝隙里钻了进去。

她急切慌乱地抓住他的手,可是,已经太迟了,男人愤力一扯,里面的小可爱肩带裂开,感觉小可爱松垮下去,胸口袭来了一阵凉嗖嗖的感觉。

书晴哪里受过这等侮辱,拿起他的手想一口咬下去,没想到男人动作比她更快,捏住了她圆润的下巴。

冷妄地警告:“尹书晴,激怒我的后果,不是你能够承担得了。”

深邃的瞳仁有冷咧的寒光在燎原……

尹书晴深深的呼吸,干脆回道:“我就算现在的际遇,再不堪。也没有人能夺走我生存的权利,”

“尹书晴,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处于一种怎样的境地?”男人的手下滑,贴着她白皙修长的脖颈,感受着动脉。

他的手温冰冷,缓缓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

尹书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她人生中最无力的时候,即便承受着突变。也不及这一刻的无力,她的双眸紧紧盯着他。

像一只垂死却又奋力挣扎的小动物,忍受着他的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

“要死要活,你给个痛快!”

郁夜臣轻叹一声,“怎么办?我就是喜欢看你无望的挣扎。给个痛快?那你母亲呢?”

男人的手松开限制,修长的指尖沿着她弧度美好的颈部曲线,下滑了下去。黑色的丝边让她的肌肤白皙如羊脂玉般,她因为呼吸急促上下起伏着。

灵活的逗弄,冷酷的蹂躏她的心神和白皙无瑕,如凝霜似得身体。

尹书晴对上男人那双如同嗜血般阴鸷的眸子,寒意袭来,身体不受控制颤抖。

她想过结束这一切,突来的变故压得她喘不过气,这段时间,她承受了太多极限,跑去‘暗夜’做了她最不愿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