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新年寄语 | 2016,我没有更好的逃跑计划

来源:long_walker2015    发布时间:2019-08-22 17:10:44



不知不觉中,2015年就这么逃跑了。每一天都是时光的流逝,那为什么要到年末的时候,一个人才会沉思过往,祈祷未来呢?行为心理学里面有一个说法叫锚定(anchoring),用在这里,大意是说人没有办法客观地体味时光的流逝,所以需要参照点的设定。《世说新语》记载,东晋大司马桓温北伐征战多年,过金城,看见年轻时种的柳树已经十围,于是攀住柳枝,泫然泪下,说:“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关于人没有办法很好地体味时光流逝这一点,我清楚记得几年前陪最好的朋友送别他的父亲。我们在医院外面找了一个地方坐着,等他早已失去知觉的爸爸血压降到40以下,医生就拔管子。我的朋友告诉我,他特别幸运的是,这一年春节他平生第一次陪爸爸去旅游了一个星期,化解了很多心结。我一边听他说,一边想,人其实既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的离去,也没有办法想象别人,一直到发生的时候。


有一次读陈丹青,他叙述年轻的女死囚第二天要被枪决,第一天监狱里好好吃一顿,晚上伙伴们打牌唱歌,好像要远行一样,颇有乐府之风。要是曹操在,可能也会击节大喊:人生几何,把酒当歌。


今年去苏州的时候,有人介绍说有一座桥下是岳飞当年跪接第十三道金牌的地方。于是我想起了一直非常喜欢的岳飞的诗,《池州翠微亭》:


“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


我可以想象这个青少年从戎的将军,长年征战,满身尘土,只有偶尔偷空看看山水。结果壮志未酬,回去接了金牌,被招了魂去。他并不是不懂山水啊,他害怕的是“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2015年于我,是雾霾下的中国,生命在阴影下蔓延生长,时而尘雾迎面,却仍然充满激动人心的梦想。雾霾和梦幻交织,这就是我们的时代。我相信2016年也是一样。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所有现实中的梦想都是在阴影的陪伴下实现的。


我知道时光正在流逝,我也没有更好的逃跑计划。“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这是我2016年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