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这个姑娘玩了整整8年泥巴,竟然用几千年前的手法,做出了超美的禁欲风花器

来源:zhenxian77    发布时间:2019-08-07 21:27:13




来自:二姑娘家    ID:tccshe



把一生的时间

都消磨在喜欢的事情上

你敢吗




✦✦✦



像古人一样

好好打磨手艺




✦ 



如果能活到100岁,你觉得那时的自己会在做什么?

满头银发,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己辛苦一生建造的落脚之地,余晖甚好。或者四世同堂,子孙围在膝边,你松一口气,操了一辈子心,总算后继有人。

如果能活到100岁,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求还能捏土,捏土,捏土……指甲缝里还能闻见泥土香,她这辈子就算成了。





她叫曲晶,大连人,27岁的女陶艺家。

“女孩子家,学什么陶瓷,艺术能当饭吃吗?”8年前,面对着高考志愿单,她的顽固不化,差点让爸妈掀桌子。在他们眼里,女孩子,成家,结婚,生子,才是正经事儿。

而她却偏偏选择了另一条路。不被时代看好的手艺活——陶艺。




想当一个手艺人,也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喜欢。80后这一代没有什么任天堂,游戏机,ipad,都是和着泥吧,玩着过家家长大的。对土,本身有着感情。

只身回归古人的生活,捏土,修整,烧窑。守着一方小小的工作室,一只猫,一撮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曲晶想,用一生的时间,去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是有一点冒险,但至少,不会后悔。




可偏偏吧,这世上的事总是事与愿违。

天天要跟陶泥,釉料往来的她,不巧长了个容易过敏的身体。到了学习陶艺的第四年,只要在工作室里呆得稍稍久一点,脑袋就疼得厉害。


釉料的化学味儿,让她对自己的选择,动摇了起来。





“什么自然材料能替代釉料,又不过敏呢?”


那天路过学校后边的象山,正好下过雨,山上的土异常红,简直晃眼。曲晶转念一想,这拿来做釉料会怎么样。要知道,几千人前新石器时期的古人就是这么干的。

于是,她挑了某个天蒙蒙亮的清晨,夹着一个盛猪饲料的麻袋,爬上了学校的后山。





那是在夏天,为了躲避巡逻的老大爷,曲晶偷偷摸摸地挖了一个早上,忘记涂驱蚊药水,露出来的四肢被咬了几十个胞啊,然后,成功偷到了十斤红土。

淘洗,过筛,球磨,晒干,碾碎,再过筛……





这颜色简直太美了。最最神奇的是由于窑烧温度的关系,有时候进去是红的,出来是青色的。

我们经常说的农村盖房子用的黄泥,其实烧出来是橘红色的。





这一“偷”不得了,感觉像是打开了一扇创作的大门。


不同地方挖来的土,原来颜色,质地,温度,甚至脾性都不同。这些土再彼此调配,可以调出来的颜色,简直无上限。你看,美不美。


不同的土做的釉料,涂在砖片上做测试



每种找到的土,曲晶都会给它们取名字。


一开始在学校后山上挖土,那座山叫做象山,她就取名象山红土。像是美丽洲教堂边挖来的,就取名叫美丽洲1,2,3号。





这些土,很快就占据了曲晶工作室的“一壁江山”。




除了做釉料

用来替代陶土,会如何?

她想试试看





从粉状揉成团状,看着就跟揉面粉团似得轻松,其实特别粘手,而且得使大劲。


泥巴在手里旋转,会越来越干,感觉上越来越紧致,这说明,气孔都排出去,这样放进窑里烧,才不会膨胀炸裂。





揉上个半小时,等待泥土陈腐(发酵)半个月到一个月,再在上面刻花纹。

曲晶顶喜欢竹编的纹样,竹编的样式特别丰富,一个人一画就半天,直到本子上密密麻麻。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来编排纹路,于她,是一件诗情画意的事情。





刻刀上去

纹样显现出来

可这还没完





要把豆腐块厚度的泥巴

变成厚度5毫米的陶土片

要经过上千次的手工摔打





看起来重复的动作,却没有一次相同。摔过之后的纹样,被拉扯成另一种样子。


有时似远方山岳,山间小径,有时,又是摇曳的田上麦穗。




裁剪这样的陶土片,捏成一个小盏或者花盘,修整,等待它干燥成型。




泥片本身比较薄是很脆弱的,不可以干的太快,阴干过程当中还需要慢慢整理形状。

这然后,才能送进窑炉里,历经800度的氧化素烧。





用自然泥土做出来的器皿

指尖划过粗颗粒砂石之时

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质朴





这种不经修饰的原始感

让她

有一种觉醒的力量


《花器》——方白



《花器》——方黑




《花器》——长白



《细水长流》



《细水长流》



对这种感觉的迷恋,让她开始像一个古人一样,自己上山挖土,自己筛土,调制天然颜色。


也试着在土里加入黏土,石子,稻谷壳,木炭……让手感更加丰富。




手工摔打,不使用机器,无数次研烧试片,直到形成稳定的创作元素,再经过数十个小时的创作,烧制,直至作品出来。

整个过程,就只有她一个人。





女生学习陶艺,的确很辛苦。


最初是身体上的。要有劲儿,50斤一袋的泥巴开始只能搬动四分之一块,后来慢慢搬半袋,再后来就是整一袋50斤了。


不能留长指甲,稍稍长出一点就要剪掉,否则做东西指甲容易扣到泥土当中,也容易伤到手。所以到现在,她都没试过美甲这件事儿。

但更多时候,她需要忍受一个人的孤独感。手艺人,你必须要守得住,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每一种土,都有它的脾性。颗粒里夹着细腻,就像这城市里的不同的人。

作为一个做陶艺的人来说,所谓器具,比如食器,在她看来,器比食重要,重要的不仅仅是造型,更是在制作它的过程中,对生活和岁月的领悟。



无论做2米的大作品还是一个喝水的杯子,她所花费的时间和力气都是一样的。常常仅仅为了修平一个杯子的底部,就要花掉2个小时。

很多人不相信这个时代,还有人像她这样费力气的创作,可其实她这一茶一盏之中,是对传统、对手作的表达以及对生活的态度。

这一次,她想从泥土开始,让更多的人看到传统陶器的美。




所以,从去年起,她就开始着手准备展览。


在北京798的艺集空间,她邀请你来和她一起呼吸泥土的香气,一起触摸它的温润。一起来感受,生活最初的味道。




把一生的时间,
都消磨在喜欢的事情上,
你愿意吗?




此生只愿做闲人

持一初心

守一门技

用手思考

用心追寻



  独立家具品牌「真闲」

|家具  日用  空间  软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