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相爱六年,结婚当天父亲骗她嫁给傻子,没想到傻子却把她......

来源:foyuanrs    发布时间:2019-08-12 21:35:04


  悠扬的钢琴声在教堂里响起,轻快的节奏让人不由有种幸福的感觉。

  牧师站在庄严的主席台上,一脸微笑地问着站在台下的一对新人。

  “沐小瞳,你是否愿意嫁给凌越作为你的合法丈夫?”

  “不愿意!”

  一声清脆动人的女声倏地引起了全场骚动!

  沐小瞳猛地扯掉头上的白纱,她跑到主席台上,大声郑重地宣告,“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台下的新郎,一身黑色西装,英挺的站着,面色倨傲而冷漠,冷冽的眼瞳不带半点感情的注视着教堂中央的十字架。

  一派淡然,凌越安静的有些奇怪,仿佛他没有听到新娘拒婚的声音。

  可此时台下已经一片哗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敢拒婚?!”

  “也难怪,新娘长得这么漂亮,要她嫁给一个傻子过一辈子,她当然不乐意。”有人小声低咕道。

  “你不要命了,凌家什么身份,你竟然这么明目张胆说凌家继承人是个傻子。”另一个人提醒他道。

  所有人都不禁悄悄抬头打量着新郎,那个男人依旧神情自若的站着,背影孤傲,气质冷峻,虽然沉默不语但总能瞬间吸引全场的注目。

  拥有这么清冷高贵的气质,气宇非凡外貌的男人,却……是一个傻子。

  若不是凌家亲自公开承认,不会有人相信凌越这样的天之骄子,原来从小就是一个自闭症儿。

  听着四周细碎的对话,凌家的人面色不善,怒不可遏的向女方家人讨说法。

  一身红色旗袍,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气愤地站了起来,怒气腾腾地走到一位中年男人身旁低吼了起来。

  “沐擎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让你女儿当众耻辱我凌家。”

  沐擎天是今天准新娘的父亲,他见凌家人一个个怒不可遏的样子,立即也紧张了起来。

  “夫人,请您冷静一点,小女只是一时想不通,我这就去劝她。”

  沐擎天自径朝沐小瞳走去,经过凌越身旁时,他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准新郎一眼。

  幸好,凌越这个傻子依旧面无表情,虽然他是一个傻子,但是也绝对不是他沐擎天能招惹的。

  “沐小瞳,不准放肆!给我下来。”

  沐擎天站在一身白纱的女儿身边,脸上尽是怒色。

  “你骗我!你昨天明明说,这是我跟宋儒臣的订婚宴,为什么……”沐小瞳忿忿不平的朝自己的父亲控诉。

  所有人都在骗她,从一开始骗她回国,然后就是急忙的准备婚事。她一直都满怀着幸福,可是当她看清楚身旁的新郎时,她惊愕的呆住了。

  “你给我闭嘴!”沐擎天还没等她说完,厉声地喝住了她。

  他没有半点犹豫扬起的巴掌,粗大的右手掌朝沐小瞳的脸蛋甩了下去。

  啪的一声!

  惊得台下的人都顿时噤声,所有的目光都紧紧盯着新娘看去。

  这沐擎天对自己的女儿可一点都不留情,白嫩的脸蛋立即红肿一片。

  沐小瞳半张脸痛得瞬间没有了知觉了,她漆黑明亮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竟然为了公司而将自己嫁给这一个傻子作老婆。

  “你这个不孝女!立即下来跟凌少道歉。”沐擎天命令道。

  沐擎天恨恨地瞪着她,他那目光不像在看着自己的女儿,更像看着仇人。

  一直站在主席台下安然不动的男人,倏地眸光闪过一丝凌厉,狠绝。

  沐擎天似乎感觉到有一股杀气瞪着自己,惊滞的朝目光的方向看去。

  沐擎天有些疑惑的看着台下一派事不关己的凌越一眼,刚才他明明感觉……强势,狠绝,怒气。不过,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凌越这个傻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气势。

  “这是骗婚,我不会承认的!”沐小瞳右手捂着右脸上的红肿,大声宣誓。

  “我不嫁!我喜欢的人是宋儒臣!”

  “别作梦了,儒臣是佩佩的未婚夫!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姐姐竟然想要跟自己的妹妹抢男人!来人,给我押下去。你嫁到凌家之后,从此就要安分的侍候凌少。”

  “我不要,你没有权利强迫我!”沐小瞳声嘶力竭的反抗。“我是不会妥协的!!”

  突然,沐小瞳半眯起的眼眸扫过一直呆站着,旁若无人的新郎。

  她狠一咬牙,凌越,这不能怪我!

  沐小瞳轻盈地身体一闪,快速的拿过结婚蛋糕前的尖锐小刀。

  不过眨眼间,那尖锐钢刀已经紧紧的抵在新郎,凌越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不准过来!”她大声吼道。

 

 

  沐小瞳站在凌越的身后,右手紧握着准备用来切结婚蛋糕的钢刀,尖锐的刀锋正抵着凌越的脖子处。

  “所有人都不准过来!”

  在场的人立即惊得倒抽了一口气。

  “放肆!把刀放下!立即放下!否则我饶不了你!”凌家的人气极的怒吼。

  “立即放开凌少!”沐擎天也被她这动作吓得半死。

  沐小瞳若真伤了凌越,他沐家也怕要跟着遭殃。

  “全部都给我退下!我要见宋儒辰,立即让他过来!”

  沐小瞳面无惧色,她只是觉得浑身血液透凉,绝望地扬起一抹冷笑,“否则,我就让凌越陪我一起下地狱去!”

  凌家的人一听,愕然的惊住。

  那准备上前的高大保镖也迟疑的停下来。

  这位疯癫的新娘竟然要挟凌越,想要拖着他一起玉石俱焚。

  沐小瞳看见台下的人个个凶神恶煞的瞪着自己,她握在手中的刀更加收紧了一些。沐小瞳有些颤抖的手轻轻一动,凌越脖子便立即渗出一道血痕。

  当那鲜血流过沐小瞳的小手时,她的心不由颤抖。

  她并不想伤害任何人。

  可是现在的她,别无选择!

  一抹鲜红,触目惊心的从凌越的白皙的脖子处滑下。

  台下的人,刹那间,面色瞬间大变,紧张得心都提了起来。

  面面相觑的呆怔,这女人果真不要命了吗?!

  “所有人给我后退五米远,否则我就让他流更多的血。”沐小瞳清澈的眼眸底下隐着强势的坚持。

  警惕地看着他们缓缓地后退,沐小瞳左手扣住凌越的腰,右手用钢刀抵着他的脖子。沉声,命令,说:“跟我走!”

  凌越被沐小瞳用刀架在脖子上,他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面容清淡,仿佛此时被要挟的人不是他。

  所有的人都紧紧的盯着沐小瞳带着凌越一步步的后退到教堂内的小房间里。

  “让宋儒臣过来,否则等着给凌越收尸!”

  沐小瞳嚣张的朝外面的人吼了一句,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你若伤了凌越,我要你整个沐家陪葬!”

  “快点叫那个宋儒臣过来!”

  “该死的!沐家这事,咱们没完!”

  ……

  房门外焦急一片,而房间内则安静的让沐小瞳有些害怕。

  她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这么配合她的步伐真的随她到这房间里来,而且他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连半句责骂都没有,让她有些心虚。

  低头瞟了一眼,凌越脖子处那道伤口,依旧有血液不断的渗出。

  他不会疼的吗?

  沐小瞳手中的刀依旧抵在他的脖子处,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

  凌越的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额前的头发有些凌乱,却依旧是那么高贵冷峻。他深邃的蓝瞳则有些空洞的盯着正前方看。

  他真的是一个傻子吗?

  沐小瞳出国留学多年,很少关心国内的新闻,不过由于凌家影响力巨大,所以对于这位凌家的法定继承人的事情,她也有些耳闻。

  “我不是有心伤你的。”沐小瞳见他脖子艳红的血液,也不管他能否听懂,自顾自地说了一句。

  凌越身姿孤傲的站着,一动也不动,没有反应。

  沐小瞳感觉这个男人并没有危险,她稍微放松了一下心情,踮起脚尖,更加凑近他一些。

  女子身上淡淡的清香萦绕着他的全身,沐小瞳侧着头,瀑布般的长卷发也跟着摆动,发丝不时缠上他的双肩。

  “你听不听得懂我说的话?”

  沐小瞳好奇的问了一句,她此时说话的声音温柔又带着些俏皮,跟刚才在外面与人对峙时完全不一样。

  她一下下的呼吸,温热气息喷在凌越的后脖子处,低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

  凌越的身体猛地僵硬,如果说刚才他目光空洞的注视着正前方,那么此时,他的表情绝对是呆怔住了。

  沐小瞳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她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炙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身前的这个男人。

  他长得真好看,沐小瞳能清楚的看到他墨长的睫毛,英俊的侧脸带着西方贵族独特的气息。

  凌越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压抑着内心,隐隐的吸了一口气,依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尽可能忽视这个女人大胆的靠近。

  “你长得真帅。”沐小瞳不禁赞叹的说了一句。

  凌越听到她说的话,目光顿时一颤,紧握着的唇似乎微微动了一下。

  沐小瞳右手的刀缓缓地移开了他的脖子,后退了半步,她不忍心这么要挟个患病的人。

  忽然,她发现这个男人好像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

  沐小瞳狐疑的探头再次凑近他,可是凌越却很敏感,立即撇过头去,不想让她瞧见他的表情。

  沐小瞳正想要跑到他面前去看清楚,余光却瞟见他红透了的耳根。

  他该不会是……脸红了吧?!

 

 

  沐小瞳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凌越肤色白皙的刀削脸庞上,分明带着一抹红晕,而那红透的耳根……沐小瞳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紧紧盯着他看。

  原来自闭症的人也会脸红,害羞的?!

  这个想法让沐小瞳自己都有些震惊,当视线往下瞧见凌越那有些干涸的血液时,她更加觉得自己不是人了。

  她竟然在欺负一个从小就患病的人。

  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唇,眼珠子四处乱瞟,开口说:“那个,等会儿,宋儒臣过来了,我就会放你出去治疗伤口的。”沐小瞳解释道。

  宋儒臣?

  凌越一听到这个名字,倏地半垂下眼睑,眸底闪过一抹薄怒。

  想到宋儒臣,沐小瞳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

  沐家的人欺骗她,她可以接受,可是宋儒臣他也在骗她吗?他们相爱六年,她相信他不会对她这么残忍的。

  可当她回过神来时,赫然一双冰冷的蓝瞳落入眼底,吓得她一时怔住。

  凌越不知道什么时候扭过头来正对着她,目光冷沉的注视着她。

  那湛蓝的眼瞳,深邃而不带半点杂质,美得不似凡物,可此时它却透出了丝丝缕缕的寒意。让沐小瞳不由心颤。

  凌越那一向波澜不惊的完美脸庞上隐着几分怒意,浑身隐着一股凌人的气势,让沐小瞳有种莫名的敬畏。

  沐小瞳深吸了一口气,后退半步,警惕的看向他,这个男人并不像她以为的单纯,他很……危险。

  凌越清冷的目光扫过她往后退的步伐,眼底更是泛起一层凉意。

  沐小瞳被他盯得全身都紧张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前一秒他还好好的,很安静没有异样。

  可现在他怎么就突然像是……生气了呢?

  沐小瞳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招惹他不痛快了,之前她用刀划伤他,他也没有这样生气不是吗?

  可当她提及宋儒臣的时候,他却这样生气。

  这真的让沐小瞳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在想什么。可是此时她最关心的是宋儒臣他什么时候过来。

  突然她有一种感觉,就算自己手里拿着刀也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他之前只是无所谓才愿意让她要挟的,而此时,他生气了。

  一想到这里,沐小瞳看向凌越的目光就更加的紧张,这个男人到底是藏得太深,还是说自闭症的人都这么的喜怒无常?

  沐小瞳下意识地想要离凌越远点,她大步后退,右手却不小心的撞上一旁的柜子,而右手上的尖锐刀锋则顺力道划过自己的右腿。

  顿时,沐小瞳大腿处的白纱长裙,慢慢的渗出鲜红,血染在雪白婚纱上特别的夺目。

  沐小瞳低垂下眼帘,疼得皱眉。

  而凌越扫过她白纱处的鲜红时,冰冷的蓝瞳倏地僵滞了一下。当他看见她依旧紧握着那把凶器,钢刀上沾着的血渍时,他心底不由的升起怒火。

  “啊——!”沐小瞳突然大叫。

  凌越的速度很快,沐小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右手腕已经被他紧紧的紧攥着,凌越的手很大,它完完全全的包裹着她的,手心还带着一抹炙热。

  沐小瞳试图挣扎,可是他的力气却大的惊人,而她无法捍动他半分。

  凌越的目光犀利的对视着她,似乎带着些警告。

  沐小瞳惊慌,只感觉无措,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的手却蓦然地加大力道,疼得她右手一松,钢刀顿时落地。

  咚的一声!

  清脆的金属撞击地面。

  沐小瞳随着那落地的金属声,缓缓回过神来。一面惊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到底是……什么人?

  凌越严厉的蓝瞳变得更加的深邃,沐小瞳浑身不能动弹一样被他这么紧盯着。她看见他的薄唇微微动了一下。沐小瞳心底一惊,他想说什么?

  就在此时,房间被敲响了。

  沐小瞳怔怔的扭头看向房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突然有种情愿冲出去被那种乌合之众处罚,也不敢在这里与这个男人多呆一秒的想法。

  凌越收敛了一下气场,弯腰快速拿起地上的尖刀握在手上,再次站直,目光怪异的凝视了她二秒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朝房门处走去了。

  沐小瞳以为他会拿起刀刺向她报复,但是他没有,她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离去,英姿挺拔。

 

 

  沐小瞳看着凌越的背影,大脑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仿佛他的身姿会给人一种眩惑。

  她靠着墙壁,直到沐家的下人上前,将她扣押,她的目光依旧有些恍惚的看着门外的那个男人,心底满是震憾。

  外面的人见凌越手中握着钢刀走了出来,一时也有些不解,当他们探头看见里面呆怔的沐小瞳时,他们都自以为,是凌越抢了她的刀,然后伤了她大腿。

  所以,当凌家的人看见凌越握着刀出来时,他们内心的怒火稍微平缓了一些。

  “立即带凌少处理伤口。”

  “沐家的人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我们不会这么算了的!”

  凌家的长辈怒气腾腾的冲上前,不耐烦朝身后的下人吩咐。

  “这种女人没有资格当我凌家的媳妇。”

  沐擎天听到凌家的人这么一说,身体猛地僵硬,他连忙跑了过去。

  “夫人,我公司的那批周转资金......。”

  “沐擎天,你居然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个!我告诉你,有我凌家在的一天,你就别想走运。”

  冷艳的妇人冷哼了一声,不屑于再多看他一眼。

  而那位一直都表情木然冷淡地新郎,则在下人的搀扶之下缓缓地离场。

  只是在他的目光扫过沐小瞳时,没有人发现他湛蓝色的冰瞳快速地闪了一下。

  ……

  沐家大厅。

  嗖的一声,一大盆凉水浇在了沐小瞳的身上,严寒的冬日里,让她冻得直发抖。

  “贱人,你给我醒过来!”一声咆哮声让她迷糊的视野顿时清醒了过来。

  “你……”沐小瞳感觉喉咙沙哑,刚想要开口。

  另一盆凉水凶猛地对着她的脸又泼了下来,全身湿漉漉的,连眼睛都难于睁开。

  “都怪你!你害得我现在公司没了,还得罪了凌家!”

  刚一睁开眼睛,蓦然一把粗壮的木棒直直朝她挥了下来。

  白嫩的肌肤立即青紫一片,她忍着伤痛,死死地瞪着正怒火朝她发泄的父亲。

  “你这个小贱人,养你有什么用?!我打死你。”

  沐擎天气得青筋暴跳,本来好好的计划全都给她砸了。

  得罪了凌家的人,他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了。一想到这里,他真是恨不得直接将眼前这个碍眼的女儿打死。

  猛然挥起木棒,直直朝她摔打下去。

  “老爷,现在打她也没有用。”

  突然一声轻柔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在沐小瞳听来,比巫婆的邪笑还要让她恶心。

  沐擎天转头一看是自己现在的妻子方梅,他气愤地将手中的木棒扔到地板上。

  “瞳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亲自到凌家去磕头认错,否则你爸把你打得,妈看着就心疼。”方梅一脸同情的看着地上的沐小瞳。

  “老妖婆,你别装好心了,这事分明就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沐小瞳右手紧捂着胸口的疼痛,对她大吼。

  “混账这是什么态度?!有这么同你妈说话的!”沐擎天怒得直接将地上湿漉漉的人提了起来。

  沐小瞳听到沐擎天的话,气得全身颤抖。

  “妈?!她只是一个破坏人家家庭的狐狸精!”

  沐小瞳使劲全身的力气,愤恨地伸脚,直直朝一旁的方梅踹了过去。

  猛地将她踢倒在地上。

  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她的母亲就不会这么病重在医院,她的父亲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她漠不关心。都是她整天在作恶。

  方梅右脚一拐直直跌倒在地上,她痛地大叫一声。吓得一旁的沐擎天立即丢掉沐小瞳,跑到她的身边。

  “有没有事?我现在就去叫医生过来。”

  方梅一脸委屈地看向他,眼泪不停地落下,“瞳瞳始终都在怪我,怪我抢了你,这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

  说到这里,她嚎叫的更大声。

  “我知道,我都知道,”沐擎天紧张的安抚她,咬牙切齿地低咒。

  “别听那个孽女说的话,今天我就将她赶出沐家。”

  沐小瞳看着那边的两人如此情深,觉得恶心之极。

  感觉自己的眼眶里干涸无比,仿佛她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吞下一口的血腥味,拖着艰难的步子,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混账,没用的东西!”

  沐天擎见她竟然自己起身想要走,他低吼了一声。

  冲上前扬起大手朝沐小瞳的脸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

  沐小瞳感觉自己半边脸瞬间都麻痹了,她僵直地站在原地,耳朵里嗡嗡作响。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这恨不得将自己剥皮吞腹的父亲,心里一阵阵的刺痛,有很多的委屈和无助,可是她的眼眶却没有半滴的眼泪。

  为什么别人的父亲总是那样疼爱自己的孩子?

  而她的父亲,却要这样对她?!

  她愤恨的瞪大了眼睛,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张开嘴巴哆嗦着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

  “我不会去凌家的!”

 

 

  沐小瞳一字一顿坚决道:“我不会去凌家的!”

  “这事,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沐擎天见她那张倔强的小脸,虽然被他打得乌青臃肿,但那双明亮的眼睛坚定的目光,却让他更加的厌恶。

  他最讨厌就是他这个大女儿的倔强,不知好歹!

  沐小瞳看清楚了沐擎天眼底对她的厌恶,心不由缩紧。

  她好想假装不在意,可是,眼前这个虐打自己的人,却可笑的就是她的父亲。

  “父亲,我记得你还有一个从小就特别听话的女儿,”沐小瞳唇角扯出一抹冷笑。

  “沐小佩,她不是特别乖巧,她不是特别听您的话吗?为什么不让她嫁凌家?你宝贝女儿这么乖,保不准她愿意为了你牺牲也说不定。”

  沐小瞳目光直直的盯着沐擎天看,荡漾的美瞳里尽是讥讽。

  “佩佩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方晴听到这里,立即激动了起来。

  恶毒?!

  沐小瞳无力的闭了闭眼睛,将沐小佩嫁去凌家就是恶毒,那么将她嫁过去又是什么?!

  心底的所有怒意和不公的愤恨无处发泄,只能压抑着自己在内心里嘶吼。

  “沐小瞳,我告诉你,凌越这个傻子你不嫁也得嫁!”沐擎天将方梅护在身后大声朝她喝斥。

  方梅半拭着眼泪,一副好心的给她解释,说:“当初凌家为凌越准备婚事,A市多少名媛巴不得嫁给凌越那个傻子图他那家产,可是那傻子偏偏就是看中了你的照片。”

  “所以说,我们隐瞒你,将你嫁给凌越也没有办法的,你也知道凌家的势力,你就别怪我们了,乖乖去给凌少道个歉,凌家的人一定会原谅你的。”

  听到方梅那状似苦口婆心的语气,沐小瞳心底的怒火猛的上飙。

  “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闭嘴!”

  沐小瞳死死地咬着下唇,不满地朝一旁的方晴喝斥。

  方晴对上她一双充斥鲜红似失控的双眸,突然猛地一心惊,怯怯地吓得不敢再说话。

  沐擎天见自己的爱妻被沐小瞳吓着了,顿时更加恼怒,再次扬起右手,使尽全力朝她的脸挥下去。

  沐小瞳没有躲闪,她心如死灰,就像等待死亡的死徒一样,安静的闭上的双眼。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人关心她的死活,不是吗?

  ……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声音,打破了沐家的寂静。

  “住手!我凌家的人,谁敢打!”

  那声音急促而有力,响彻整个沐家大厅。

  沐擎天的右手顿时僵在半空中,他怔怔地转头朝声音方向看去。

  七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赫然出现在沐家的大厅。

  站在最中央的男人,他身姿挺拔,神情依旧冰若冰霜,面无表情,只是那双深邃的蓝瞳,死死地盯着大厅那位伤痕累累的女人看。

  而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大厅的人都仿佛沉溺于一种冰寒的气氛当中,所有的人都不由紧张的胆颤。

  是他,凌氏财团的继承人,凌越。

  “沐老爷,真是没看出来,原来你的心这么的毒,对自己的女儿也能下这样重手。”

  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男人,他一步步向他们走近,声音里尽是轻蔑。

  沐擎天一眼就认清这个男人,正是凌家管家,沈枫,凌老爷子身边最信任的人。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右手,正了正脸色。

  “凌少爷亲自到访,真是沐某的荣幸,刚才只是误会。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沐擎天的声音带着讨好,仿佛他一点也不介意对方刚才的嘲讽。

  沈枫看向他的眼底分明带着不屑厌恶,这个沐擎天,他还没有能耐让他放在眼里。

  他走到沐小瞳身边,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心不由收缩。

  沐擎天好狠的心,竟然将白天美艳动人的新娘打成这模样。

  “少夫人。”

  沈枫在沐小瞳身旁轻唤了一声,语气比跟沐擎天说话时要恭敬的多。

  沐小瞳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当她对上这双苍老的眼睛时,她也不由错愕。

  她看了沈枫一眼,撇过头去,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不是你们少夫人。”

 

点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