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分享】很多书店都倒了,他开的书店却年客流超250万!

来源:loveinguangzhou    发布时间:2019-07-23 21:14:45

如果说方所是一个书店,这会比较好理解——这里最多的商品是书,人们到这来的目的大多也是书。但如果只说方所是一个书店,那就太过于狭隘——这种感觉会在你踏入方所的一刹那得到印证,特别是方所的新“常住”地,成都。

3个月前,2014年11月,方所的成都店开门试业。3年前的这个日子,也是广州方所诞生的时候。无论从空间、布局、设计、产品类型等方面来看,方所都不是一个典型的书店,经营方面的经验与设计也源自于方所的三个创始团队成员之一廖美立,她正是诚品的前创始人之一。如今,成都方所的建成,已经让方所在书店乃至文化空间的探索上远远走在了前面。



剧场、哥特式大立柱、藏经阁、时光穿梭方舟……这些单独听起来都非常突出的元素,却被和谐地设计在了成都方所的空间里。成都的方所位于商业步行街春熙路与著名佛教古寺大慈寺附近,远洋太古里商业区的地下一层,整个空间挑高近八米,呈较为规则的长方形,总面积超过4000平方米。

哥德式的大立柱


成都方所有两个入口,一个位于服饰区,一进门便可以看到包括例外、YNOT等在内的数个品牌。另外一个更为惊艳的入口则位于空间的中部。一路走过世界顶级奢侈品牌的门店,在街道上拐入一个正对着红墙的电梯入口,你便开启了一段“时空穿梭”之旅。

“时空穿梭”之语出自毛继鸿,例外服饰以及方所文化的创始人、董事长。例外服饰成为了中国最顶尖的服装品牌,而方所,在所有人怀疑的目光中,无论在经营上还是文化聚合力上,都成为了中国民营书店中当之无愧的第一。据廖美立透露,广州方所最初设定的书籍类月销售额为150万,三年间一直在成长,如今已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书籍销售占全店营业额(包括书籍、美学产品、服饰、咖啡店)的35%。

方所的团队对成都店的空间设计投入了巨大的心力,毛继鸿也不例外。小到方所店内的咖啡馆黑色钢材涂面要刷出怎样的纹理感,到整体的空间规划,他都要一一过问。方所文化西南区运营总监李骏曾表示,单是空间平面图就改了100多版,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毛总还亲自走了一趟杜甫草堂找灵感。最后他倒是找到灵感了,但陪同的个个都累趴了……”

成都方所开幕现场


方所的野心是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间。这里不仅是一个“店”,而是一个“馆”——图书馆、美术馆,文化与美学的发生场所。毛继鸿希望为更多艺术组织、团体提供场所,比如加入表演艺术,这也是当下美术馆在寻求的突破。事实上,广州方所也尝试过表演艺术,但因为场地有所限制,剧场效果出不来。“表演艺术更需要现场感,应该给一些非主流的团体或者国际团体更多机会,他们更需要空间进行实验,特别是在大众会经常去的地方。”

除了阅读、生活、艺术、时尚,成都方所还加入了新的空间,为儿童设计的“小方所”。小方所占地500平方米,有书,有玩教具,有为儿童设计的美学生活用品,有美育空间(美术与手作课程、阅读课程等),有展演活动。小方所的诞生,也与毛继鸿的个人经历有关,近几年,他迎来了两个女儿。

毛继鸿说:“可能因为我有小孩,我觉得儿童的教育要从起点抓起,小孩子会本能地学习知识。在广州的时候,我们发现很多父母会带小孩来方所,小朋友给了我们很多鼓励。我还有一个歪理,就是人生岁月里,小孩子可以让人们第二次回到获取知识、重新受教育的阶段。就像周国平说过,儿童问的是哲学问题,少年问的是知识的问题,大人问的是技术问题。这是一种倒退,你不觉得很悲哀吗?做大人的应该回答小孩子的哲学问题。”

成都方所的一角


广州方所的成功,也让毛继鸿加快了展店的步伐。方所的时间表是,2015年1月(正式开业),成都,4月,重庆(大约2300平方米),11月,青岛。2017年,上海浦东将会有一个较大规模的旗舰店。毛继鸿称之为“与城市化进程抢速度,构建城市的人文体系”。


很多人都问毛继鸿为什么选择成都,为什么不先去北京上海这些消费力最强最国际化的一线城市。毛继鸿反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上海和北京人才读书呢?是不是读书只是跟上海和北京有关呢?全国人都要读书,都热爱生活啊。”有一些行为是无法预测的,就像广州方所的成功。毛继鸿提出了一个观点,“反大数据”,“大家以为广州人不爱看书,广州是一个文化沙漠,这就是一个数据与视觉上的假象。通过数据其实很难了解人心,大数据测出来的东西可能是冷冰冰的,未必现实。我觉得还是要做一些真正的行为研究,才能了解群体行为。方所就是这样的研究。”


从广州到成都、重庆、青岛,至今毛继鸿仍然是唯一的投资人、出资方。毛继鸿说成都方所“花了血本”,当本刊记者问到投资速度与经营压力时,他说,“冒汗”。“你能想象5年前我的所有投资都是存款吗?股票都没碰过,连IPO是什么都不知道。”可以说,方所与YNOT(毛继鸿与又一山人创立的年轻女装品牌)就是毛继鸿的投资,是爱的供养。“有很多人拥有很多财富,需要不同化孽的路径。做文化是我的初衷,但在圈子里我是一个‘例外’,至少我不太追逐利益,更追求自己的感受或者给社会带来的感受。”



来源: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ID:commercialproperty)
作者:邱月烨




---------------------------------------------------------------


喜欢的话别急着走,

动动手指点回到顶部

点点蓝色小字幸福广州进行关注吧

或把本文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