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陕北民歌:苦甜的爱情酸酸的曲丨今日头条

来源:sbmg66    发布时间:2019-05-02 12:01:23

▲题图:张江源 油画作品高山厚土》布面 80×100cm 2014

文 鄢烈山


2003年的一个仲夏夜,在吉林省松原市的一次笔会上。碧空如洗,星河低垂,一望无际的查干湖之畔,文友们兴致勃勃地举行了篝火晚会。来自西安的小伙子狄马演唱的陕北民歌,令大家如痴如醉。哎呀,他的陕北民歌唱得真地道!雄浑、苍凉,又淳朴、深情,彼时的高天阔地与陕北黄土高坡的空旷荒远一脉相通。


晚会后,我说他唱得好。他说哪天你到了陕西我找几个真能唱的让你听听。回陕西后,他即给我电邮来他收集的一部分未经革命化处理的陕北民歌。其中有首《白马调》,狄马说,《东方红》用的就是这首歌的曲调,歌词是这样的:


骑白马,跑沙滩/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哟/土里生来土里烂。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哟/打日本也顾不上。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待到那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瞧,这歌词多么本色!“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土里生来土里烂”,带土腥气的比喻,似信手拈来却新奇妥帖,情真意切。穿了军装的农民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绅士,他们想立功之后娶个漂亮的女人,作为其冲锋陷阵的原动力,再正常不过。


今年秋天,我有“丝绸之旅”,趁便在西安逗留再会狄马一伙文友。席间,我们请了一个说书人。他怀抱三弦,腿绑木板,手挥脚打,演唱了个传统的段子《大脚娘》,我似懂非懂,只知道描述极夸张。狄马的“弟子”陈仓演唱的《看妹妹》,我倒听懂了。歌词大意是:


头一回看妹妹呀,你不在/你妈妈说你在山里掏苦莱,亲亲爱。二一回看妹妹呀,你不在/你妈妈把我打了一锅盖,亲亲爱。三一回看妹妹呀,你不在/你哥哥把我敲了两烟袋,亲亲爱。四一回看妹妹呀,你不在/你家的大黄狗呀把我咬出来。


唱得最投人最动情的是省政协的马治权先生。他五旬有余,是土生土长的陕北汉子。他唱的是《这么好的妹妹见不上面》:


这么长的辫子辫子探呀探不上个天

这么好的妹妹呀见呀么见不上面。

这么大的个锅来锅来下呀么下不了两颗颗米

这么旺的些火来呀烧呀娆不热个你。

三疙瘩的石头石头两呀么两疙瘩瘩砖

什么人呀让我呀心烦乱。

你不去掏菜菜崖畔上那个站

你把我们那个年轻人心扰乱

你在山上我在沟

探不上那个拉话话哟招一招手。


我写这篇文章时,他的神情历历在目:左手食指翘起,头微低,双眼闭着,眉微蹙,唱得人心里酸酸的(那些民歌就叫“酸曲儿”,含有性爱的意思,是陕北“受苦人”情动于中的心声)。


马先生说:这支歌唱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崖畔上,扰乱了众男子的心,于是招手呀唱歌呀挑逗她埋怨她,也就是意淫、过干瘾,图嘴皮子快活。这是人的原欲真情流露,跟“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是一样的道理,根本不是流氓调戏妇女。几千年来,两性交配权极不公平,地主恶霸妻妾成群,穷人却光棍成群,他们作为人的基本欲望得不到满足。这种性压抑性苦闷在陕北民歌里面是一大主题。多少旷男之怨如饿狼哀嚎,回荡在旷野里,留在口耳相传的“酸曲儿”中。


西北的民歌本子,粗略地翻阅一下,表达旷男心思的比例还真大。有首《老祖先留下人爱人》,绥德米脂版的开头是:“六月的日头腊月的风,什么人留下人爱人?三月的桃花满山红,老祖先留下人爱人。”以夏日冬风起兴,比喻人爱人出诸天性,是自然法则,是天赋人权。这支歌的结句是“世上的男人爱女人,世上的女人就想男人。”不仅符合圣贤之道,也本是造物的初衷呀。


可是随着人类的进化,到男权社会,男尊女卑,女婴存活率、成长率人为地被降低,性别比例失调,再加上性交配权的占有不公平,得不到性满足的光棍就成了世代相传的社会问题。


而今,科技进步了,进步到可用B超查胎儿性别,堕胎的针药安全又便宜,男女的性别比例失调,也就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因此,下一代的旷男将会更多。


陕北民歌中最经典最有名的,除了表现婚姻不自由的《兰花花》,就数《走西口》了。原汁原味的《走西口》,表现的是“小妹妹”对出门闯荡的情哥哥的关切和牵挂。


吟哦这《走西口》,我首先想到的是,人心之坏,世道之乱,在中国真是古老得很;然后,最不能释怀的是,如今出门闯荡的哥哥,还有这分幸运吗?还有这么一个疼他爱他的“小妹妹”在家乡苦等着他的归来吗?多半是没有这种幸运了,只为那“小妹妹”也出村打工去了呀!


男的要找城里女子太难,女的要寻城中男子却并不那么费劲。俗话说“一家养女百家求”,如今女子更珍贵。“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而今:要想把城市化了的小妹妹拽回乡,九头牛的力气肯定不敌一辆公交大巴。


显然,今日来自乡村的旷男,将面临中国历史上最严峻的煎熬。无女不“安”,仓颉造字时就向我们揭示了这个古老的人道与事理。


我想起关云长“单刀赴会”时的一句话,在他眼中波涛滚滚的长江水,是“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套用这句话,可以说上述那样的一支支“酸曲儿”,汨汨不绝,是两千年流不尽的旷男泪呀!


刘春风:《因推上搂柴瞭哥哥》

 七月歌曲试听



陕〡北〡民〡歌

打造专业的陕北民歌社群

⊙本平台版权归「陕北民歌」所有

合作邮箱:1955194963@qq.com

艺术总监:薛九英

文字总监:白晓炜

轮值主播:伍和惠

值班编辑:吕永强

长按二维码 即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