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啪啪啪的正确姿势……

来源:aanshz    发布时间:2019-08-12 18:56:00

号召小伙伴们一起关注【香网小说】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摆好姿势?”

夏霏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脸,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可现在却冷硬得让她感到陌生。

“你别这样!我……我不卖了!”

被扯得衣衫凌乱的夏霏,费力的阻挡着男人不断侵袭自己的手,终带着哭腔吼了出来。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在明知道会被羞辱的情况下,她怎么会心甘情愿把自己送到男人面前!

本以为买主是一个陌生人,却想不到是他——她的初恋情人唐以莫,他还对她如此粗暴!

与其在这里被他无休无止地羞辱,不如另找他人!

她长得不难看,她相信会有男人对她感兴趣。

唐以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凌厉的眼神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冷冷的笑了:“不是不卖,是不想卖我吧?”

他的脸色一变,厉声说:“我买下的女人,看谁还敢要?”

夏霏心底一寒,蹿出无限的悲凉。

是这样吗?真的已经走到绝地了吗?

感觉到夏霏好似安静了下来,唐以莫凤眸微眯,紧紧盯着她,眼里有一束危险的光在聚集。

他沉声说:“这才像话!出来卖,就别装什么清高!现在我命令你,自己把衣服脱掉。”

唐以莫残酷的声音让夏霏的心里掠过一丝恐惧。

此时她更加确信,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不是只要买自己一晚这么简单。

如果她现在妥协,一定还有更可怕的事情等着自己!

想到横竖是个死,夏霏猛的推开唐以莫,扭头就向床下爬。

“笑话!我又不是你的兵,还命令?说过不卖了!”

可是她快,唐以莫更快!

就在夏霏双手着地,几乎离开床沿的时候,唐以莫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现在想走?晚了!”

听着唐以莫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夏霏流泪了。

她无比怨恨自己今天怎么穿的是短裙!

以现在他的视角,早已看见了不该让他看见的内容!

“唐以莫,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唐以莫拼命伸腿想去踢他,反被他把整个人倒拽回去,她甚至听见自己指甲在地上划过受不了重拉而断裂的声音!

唐以莫听到她的叫喊,不但没放开,反而大力一拉,夏霏的身子瞬间撞在了床板上,头晕眼花!

“我姓唐,唐以莫!”他的嗓门提高,带着明显的怒气。

他以前有跟她说过,他改名叫唐以莫了,但她一直习惯叫他以莫,“唐以莫”这三个字只会出现在信封上。

“嘶——”

夏霏缓过神,发现男人已经开始伸手去拽自己的裙摆,本就不太结实的布料瞬间断裂,声音竟然比指甲断裂的声音还要惊悚!

“你……你要干什么?”她惊喊起来。

唐以莫不退反进,恶狠狠地说:“既然是来卖的,在交易没有完成之前,你休想离开!”

感觉到他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自己了,夏霏发抖的声音依然倔强:

“你、你放开!我说过我不卖了!”

“你说?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唐以莫的声音更加暴戾。

夏霏惊恐不已,被他紧紧扼住的腿都吓软了!

“唐先生,你放开我!我、我的腿麻了!”她低声下气起来。

“麻了?一会我会让你更麻!出来卖,却不会摆姿势,既然你不会,那我来教你!”

一声尖叫中,夏霏只觉得自己像颗萝卜似的被唐以莫倒着连根拔起。

她急忙伸手去抓床沿,屁股上却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

夏霏的头轰地一声炸开了。

这男人竟然打自己的屁股?

“欠抽!”唐以莫的声音更加冷酷:“要卖就老实点,否则我不确定会不会弄伤你!”

夏霏羞怒不已,她是想卖掉自己,但从没想过要卖给他!

卖给别人,睡一晚她就可以拿钱走人。

但卖给他,却会被他用尽办法羞辱!

“高一点,还用我教你吗?”

夏霏感觉到男人好似很满意自己现在的姿势,再次从身后向她逼过来。

她羞辱不已,突然放弃了挣扎。

逃又逃不掉,卖给谁不是卖呢?

只要他给钱,管他是谁?反正现在她只认钱不认人!

夏霏瞬间的安静让唐以莫诧异了。

他猜想她又预谋着下一轮的反抗!

不过即使她的诡计再多,也别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终是不满自己的臆测,将夏霏翻转一百八十度,对上了她紧闭着的双眼。

独角戏多没劲?她给过他那么大的羞辱!

他也要给她足够多的羞辱才能达到报复她的目的!

“眼睛睁开!”他拍拍她的脸。

夏霏睁开眼睛,漠然地看着他。

他说:“我命令你,自己脱掉衣服!”

夏霏将脸转向半边,不作理会。

他揪着她的脸转过来,逼她看着自己,冷声说:“既然认命,却像个死人一样躺在这里,还妄想拿钱?”

“我说过我不卖了,是你要强买,你要强买就自己动手。”

夏霏更加的漠然瞬间让唐以莫的眼神变得阴鸷可怕。

“不卖给我,你想卖给谁?”

“谁都可以,只要是男人,只要他给钱!”

夏霏突然自嘲地一笑,跟谁睡不是睡呢?

唐以莫怒了,扬起蒲扇般的巴掌就要打下来。

夏霏眼睛一闭,知道他恨她,就让他打吧。

唐以莫的巴掌握拢捏成了拳头,狠狠一拳捶在床上:“滚!”

夏霏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却发现他真的放开自己了,她不肯放过这唯一逃走的机会,急忙再次向外爬。

唐以莫冷哼一声,声音比之前的还要森冷:

“夏霏,你会回来求我的!”

夏霏虽然委屈的眼泪还盘在眼圈,爬着的脊梁却挺得很直。

快速离开客厅,狼狈地走到门外,她竟然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门牌号。

那个大大的“一“字硬硬地挂上门楣上,好像无尽的嘲笑。

她在心里冷哼:“我绝不会再踏进这里半步!即便是死!”

走廊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是全副武装的持枪士兵,在明亮的路灯光照射下,他们头上的钢盔闪闪发亮!

夏霏心里有点发怵,不但羞于衣不遮体,还担心如果唐以莫一声令下,这些士兵会将她拦下来。

她更不敢跑,万一人家把她当逃犯一枪打死,那就成一缕冤魂了。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最近的两个士兵面前,声音很无助:“他……他叫我出去。”

两个士兵面对面站立,眼角也不瞟她一眼,不动,也不说话,就像她是空气,或者他们是木偶。

夏霏犹豫了片刻,小心地从他们之间跨过来,看见他们并没有伸手抓她,她稍微放心了一点,赶紧疾步往前走。

房间里,唐以莫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给她一件衣服,要大的,至少能遮住半身的!还有,谁敢给这个女人介绍男人,封店!”

A市是一个边陲小城市,作为这个小城市驻扎部队的最高长官,唐以莫无疑是一方土皇帝,他的话没有人敢不听,就连他的侍卫官的话也无人敢违背!

他这一个电话,断送了夏霏的一切机会!

披着陌生大兵良心发现借用给自己的衣服,穿过层层岗哨,夏霏终于进了电梯。

靠在电梯壁上,她长长地吐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终于逃脱了。”

走出豪宇大酒店,她茫然地站在街头,看着流光溢彩的夜色,她的心里满是悲哀,这样冲动地跑出来,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医院已经下了最后通碟,三天内她不交清前面的费用,两个病人都将停止用药!

停止用药,就意味中其中一个人会马上离开人世!

她急切地需要一笔钱,可除了身体,她已经一无所有!

夏霏沿着街道慢慢地走,她不敢回到租住房,那里一定聚了不少人,他们挥舞着拳头,叫喊着,辱骂着。

她的眼前出现了奶奶跪在地上向他们磕头的画面,她的眼泪无法控制地往下流!

如果这三天不凑一笔钱送进医院,奶奶也许会被他们逼死!

走到一个公交站台,她坐在椅子上哭得浑身抽搐。

夜太晚,公交车已经收班了,又下着倾盆大雨,到处都没有人,偶尔开过来的几辆车也匆匆消失在雨幕中。

夏霏的哭声渐渐响亮,混合在雨声中,是那么无助和悲伤!

一辆军用路虎无声无息地开过来,停在街道对面,穿着便装的唐以莫透过玻璃窗,默默地看着痛哭失声的夏霏。

从她背叛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发誓要报复,他忍辱负重了四年,现在,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雨幕中飘过来的哭声,让他的心有些揪紧,但随之他的嘴角却挂上了更加冷酷的笑意。

哭了一会儿夏霏停了下来,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当务之急,还是得去找钱!

远处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夏霏起身招手,出租车载着夏霏离开了,唐以莫发动车子跟了上去。

路虎后面还有两辆小车,车里分别是唐以莫的八大铁血侍卫之一的莫一凡和欧靖宇。

夏霏在“夜帝”夜总会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抬头往夜帝走,她必须尽快找到下一个买主。

来到吧台,夏霏摘下手上的戒指递给服务员说:“请再帮我介绍一个男人。”

她没有钱给中介费了,只能取下这个戴了十年的戒指。

戒指是十七岁那年奶奶给的,说是她妈妈当年留下的遗物,也是她唯一的纪念,但现在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不料服务员的脸色十分惶恐,摇手说:“对不起,小姐,您是唐先生买了的,没有男人敢再接受您,否则,我们店就得关门。”

夏霏走出夜帝,她想不到唐以莫云说的话竟然是真的,他买过的女人,没有男人敢再要!

他到底是什么人?不就是一个当兵的吗?为什么连夜帝这么大的夜店都会怕他?

路虎车里的唐以莫拿出一支烟点上,没有放进嘴里吸,只将烟夹在手指尖,青烟袅袅升起,他眯缝着眼睛透过烟雾看着夏霏。

夏霏走进了另一家夜店。

她还没进门,一个男人就过来搭讪:“小姐,一个人?能请你喝一杯吗?”



夏霏直截了当地说:“我未婚,如果你肯给我一百万,我马上就跟你走!”

楚天云的心里忍不住冷哼,看来,这个女人已经急得要撞墙了!

冷冷一笑,唐以莫拿起手机说:“靖宇、一凡,你们进去,全天二十四小时跟着她。”

夏霏是他的猎物,他绝不允许别的男人染指!

“是!”两个人齐声答应,下车走进夜店。

欧靖宇将夏霏身边的男人抓起来甩开:“不想死就离她远点!”

夏霏看见这两个陌生男人如此粗暴野蛮,变了脸色,颤抖着声音问:“你们……你们是谁?”

欧靖宇和莫一凡两眼平视前方,不看她,也不回答,一左一右成跨立姿势站在她身后,就像是她聘请的两大保镖。

没有男人敢过来和夏霏搭讪,她只得起身离开,又到了另一家夜店。

莫一凡和欧靖宇寸步不离,她到哪,他们到哪里,始终以跨立姿势站立在她的身后,就连她上洗手间,他们都在门外站岗!

有这两尊高大威武的门神,男人们纷纷敬而远之,谁还敢和她接近?

奔走了一夜,夏霏徒劳无功。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又一次从一家夜店失败地出来,夏霏垂头丧气地坐在石阶上,那两大门神一声不响地站在她身后。

手机突然响了,夏霏看见是奶奶打的,赶紧接了,紧张地问:“奶奶,他们是不是又来逼您了?”

那边传来奶奶的哭声:“霏儿啊,我没有关系,你不要回来,他们拿我这个老婆子没有办法,你千万别回来啊!”

夏霏的眼泪掉了下来:“奶奶,您告诉他们,我……我今天一定能借到钱,最迟,最迟明天,明天我一定能拿到钱……”

挂断电话,夏霏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不认识身后这两个男人,她也能猜到他们是唐以莫的人。

她头痛地揉揉太阳穴,看来,除了向唐以莫屈服,她已经无路可走!

他是能买她、敢买她的唯一买主,不卖给他,还能怎么办?

她站到欧靖宇面前,说:“我要见他。”

欧靖宇的手指指外面:“请上车。”

夏霏跟着欧靖宇和莫一凡来到豪宇大酒店三十八楼。

看着那个大大的“一号”,她心里苦笑,昨天晚上才发誓再也不会踏进这里半步,不过一夜的时间,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欧靖宇敲敲门,里面传出唐以莫的声音:“进来。”

欧靖宇推开门说:“报告军座,左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

欧靖宇向夏霏做了一个手势:“左小姐,军座有请。”

夏霏走进去,欧靖宇和莫一凡留在了门外。

看着唐以莫挺拔的背影,夏霏心里重复着欧靖宇的称呼“军座”,她惊讶地想,她的初恋情人唐以莫,也就是眼前这个唐以莫,居然是军长?

四年不见,他竟然是这么大的军官了,难怪走廊上会有那么多持枪士兵!

唐以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火红的太阳,冷冷地说:“来做什么?”

夏霏转回了思绪,就算知道他是军长,她也知道他恨她,既然恨她,他就不可能对她客气。

她回答:“找你。”

“找我做什么?”

“卖给你。”

卖给他,让他报复她,这正是他想得到的,而她也可以用身体换来一笔救命钱!

“你不是不卖了吗?”他转过身来,蔑视地看着她。

夏霏看着这张熟悉的俊脸,呼吸微微一窒。

昨天晚上因为灯光的缘故,也因为她太震惊,没有注意他有什么变化,现在才发现,他比四年前成熟了很多,却也冷漠了很多。

他俊逸的脸庞冷硬得不带一点人间气息,削薄的冰唇微微上扬,刻出一道傲然的弧度,性-感得让人震撼。

微翘的鼻翼展现俊挺,刀削般的下颚写着强悍,他脸上的每一处都像精雕细琢过一般,完美得无懈可击。

唐以莫的眸子寒冰一样看着她:“你不是要卖给别人吗?还回来找我做什么?”

“不,”她回答:“我要卖给你。”

他那样逼她,她不回来,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我不买了!”他狭长深遂的凤眸里透出慑人的冰凉气息。

他不仅要逼她回来,还要逼她求他!

夏霏的嘴唇颤抖着,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四年前,他愤然离开的时候,她就怕再和他相遇,但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异地他乡和他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她狼狈地要卖掉自己,而他,竟然是买主!

更令她羞辱不堪的是,昨天晚上她一走进房间,他就要她摆出卖的姿势:“我看看你的卖相如何!”

她无法承受这样的羞辱,故意激怒他,让他赶走她,现在却又被他逼了回来。

走投无路的她,只能选择低头。

为了得到那一百万,她必须收起所有的锋芒,以最卑微的姿态求他!

她低声说:“唐先生,我……求你……帮帮我……”

“怎么帮?”

“你买……买下我……!”夏霏的大眼睛里含满泪水,盈盈欲滴。

“你的意思是,”他目光犀利地看着她:“求我?”

“……是……”

“以前有男人碰过你吗?”问出这句话,他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狠狠一疼。

夏霏知道他的意思,心里涌起更多的难堪,默然了两秒钟,回答:“没有。”

“你要卖多少?”

用自己的身体和买主讨价还价,她的自尊已经被他践踏在了脚底!

沉默片刻,她说:“一百万!”

“你值吗?”他嘲讽地说。

对这个背叛他的女人,他必须极尽羞辱才能达到报复的目的。

夏霏沉默了,她并不知道女人的第一夜能卖多少钱,只是听夜帝的服务员说很值钱。

“回答!”他抬高嗓门逼问。

夏霏回答了:“值。”

他的手突然伸过来,握住她的下巴,抬起,目光落在她精致的脸上,他的眼里是探究和嘲讽的冷笑。

夏霏的心慌得很厉害,急忙往后退。

“不准动!”他突然变脸,厉声吼道,脸色狰狞可怕。

夏霏打了个哆嗦。

唐以莫将她用力拽回去,冷酷地说:“我是你的买主,在决定买你之前,我有权利验货,如果不想要这笔钱,你现在就可以滚!”

夏霏不敢再动了,她现在需要这一百万救命钱,不管他怎么羞辱她,她都只能接受!

唐以莫像相牲口一样仔细看了夏霏好一会儿,说:“二十五岁,看起来像二十岁,这姿色勉强能卖一些钱。”

夏霏没有说话,虽然心里感到屈辱,她的表情却不卑不亢。

她的不卑不亢更激怒了唐以莫,不管她有多傲,他都发誓要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

唐以莫放开夏霏,转身走到沙发边坐下,端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在手里轻轻摇晃。

他的视线落在酒里,那红色的液浆在杯里妖冶地旋转,他头也不抬地说:“我先说好标准。”

夏霏抬起眼眸看着他,等他说完。

“如果你是第一次,我可以付你一百万,但是,”他端起杯子仰头一饮而尽,说:“如果你不是,那你只值一百块钱!”

夏霏的身体微微发抖,对这样的羞辱,她竟然无力反驳!

他拿着酒瓶将杯子注满,端起来说:“我不会花一百万买一只破——鞋!”

他再次仰头喝干了杯里的酒,两眼定定地看着她。

“破鞋”二字如一记重锤狠狠砸在她的心上,夏霏再也无法镇定,说:“我……我不……不……”

“不卖了?”他脸色一变,指着门口说:“马上滚!”

“不……不是……”她的声音里带着颤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哽咽着说:“我是说,我不是破……鞋!”

“不是?”他嘲讽地笑了,说:“你说了不算,要我验过后才知道!”

夏霏的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

“哭什么?很委屈?”

“没……有。”

他突然暴吼:“不准哭!擦干眼泪!”

夏霏被他的吼声吓得打了个哆嗦,急忙擦干眼泪,不敢再哭。

唐以莫绕着夏霏走了一圈,就像一头猎豹在欣赏到手的猎物。

然后他停在夏霏面前,说:“看着我!”

夏霏抬头看着他,这双熟悉的眼睛曾经满是宠溺,现在却冰冷无情,她又想哭了。

他冷冷地问:“懂不懂怎么摆姿势?”

“……懂……”

“懂?”他冷笑:“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摆?”

“昨天晚上……太突然,我不知道怎么做。现在……现在我可以……”

夏霏的声音颤抖得很厉害,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被羞辱。

唐以莫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说:“既然你这么着急地求我买你,我就满足你的愿望,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可以付你双倍的价钱,但前提条件是你必须让我达到满意,如果你的表现很差劲,那你只能得一半!”

“一半是……五十万?”

唐以莫不回答,只说:“你有一天的时间考虑。”

“我不用考虑。”她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

再说考虑一天又怎么样?会有另一种结果吗?

“这么说,你很会取悦男人?”他的语气里满是嘲讽。

“……是……”她回答得并不卑微。

既然他要这么认为,那她就承认吧!

“做一遍。”他说。

夏霏茫然地看着他。

“不明白?”他走到沙发边坐下,端起茶几上的酒杯,慢慢喝干了杯里的酒,说:“先做一遍,我看看你怎么取悦我!”

夏霏紧张起来,对这方面,她没有一点经验。

她原以为卖掉自己,就是说好价钱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权利侵犯她,她不能反抗而已,却从没想过还要她主动取悦男人!

怎么取悦?她实在一无所知!

“还不动?”唐以莫的语气变冷:“十秒钟之内没有实际行动,就给我滚出去!”

夏霏吸了一口气,她不能滚出去。

咬了咬嘴唇,她下定了决心,抬手将宽大的外衣脱掉,又将T裇的下摆提起来,慢慢脱掉了。

然后……她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罩衣和那条黑色蕾丝小裤。

唐以莫一边喝酒,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她,这两样黑色的小物件包裹着她莹白的肌肤,给了唐以莫极强的视觉冲击。

她漂亮的锁骨性感得让人血脉贲张,一瞬间就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冲动,他的思维从她的罩衣中间深沟处渗透进去,向两边无限延伸……

他的目光从上至下扫过去,落在她修长的玉腿上,又返回来向上爬升,用他冷硬却又炽热的眼神,抚摸她的寸寸肌肤!

他的呼吸有点困难起来。

这样的夏霏让男人非常有想像力,唐以莫的眼里跳动着簇簇火苗,那是要毁灭一切的火苗!

夏霏的脸红得像火烧云,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眼里有屈辱的泪水,但她不敢流出来!

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是要继续脱,还是等他的指示?

屋里的空调调的是室温,不冷不热,但夏霏的身上却渗出了密密的汗水!

唐以莫喝干了杯里的酒,又倒了一杯,端着慢慢走过来,站在她面前,说:“你用这样的招术来取悦男人,也想挣钱?”

夏霏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他,不说话。

“要想男人的钱,不是简简单单脱光自己的衣服就可以,如果这么简单,那随便找个女人睡一晚都要花一百万了!”

夏霏仍然不说话,只默然地看着他。

“要想男人为你掏钱,你得有更深层次的动作,懂吗?”

夏霏的嘴唇颤抖得很厉害,她想哭,想狠狠大哭。

但眼泪包在眼眶里,她却不肯让它们掉下来!

“不要跟我说你不懂!”

唐以莫将杯子端到她面前,杯口倾斜,杯里的酒流下来,缓缓流进了她的罩衣里!

夏霏打了个激灵,她本来很热,这酒却冰得渗骨。

她没有动,眸光下移,看着杯里的红酒穿过罩衣,向下流去,然后,她感到下面又粘又湿!

唐以莫一边慢慢倾倒,一边用他磁性的声音说:“四年前,你就成功勾-引了上官洪,现在四年过去,你勾-引男人的本事,应该炉火纯青了?”

夏霏咬了咬牙,忍不住反唇相讥:“如果我勾-引男人的本事炉火纯青,还用得着卖掉自己?”

唐以莫突然翻脸,“砰”的一声将杯子砸在地上,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狠狠扯入怀里,面目狰狞地瞪着她说:“夏霏!现在我是你的买主!你敢用这种态度跟买主说话,钱不想要了?”

夏霏闭了嘴,她现在真的惹不起他!

他将她的头发再用力一扯,夏霏护疼地皱了皱眉。

“道歉!”他吼道。

夏霏默然片刻,低声说:“对不起,唐先生。”

唐以莫瞪了她一会儿,她的道歉也是如此不卑不亢,他有一种被蔑视的恼怒。

唐以莫突然低头,在她嘴唇上狠狠咬了一下。

“唔——”夏霏疼得叫了出来。

唐以莫放开她,说:“声音很勾魂。”

夏霏以为出血了,用手抹了抹嘴唇,没有血,但她还是感到嘴唇很疼。

唐以莫说:“如果你用这样蹩脚的招术取悦我,别说一百万,你连五十万也没资格拿走,顶多——五百块钱!”

夏霏说不出话来,五百,这点钱有等于没有,拣一副药都不够!

“先把屋子收拾干净!”他命令她。

夏霏弯腰拣地上的玻璃渣,不小心被一块玻璃划破了手指头,她没有吭声。

“笃笃!”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唐以莫扬声问。

欧靖宇说:“报告军座,赵参谋请您回军部开会!”

“好。”

唐以莫拿过军服穿上,再戴上军帽,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里只剩下了夏霏一个人,她拣完了玻璃渣,把地上打扫干净了,走到茶几边扯过纸巾擦指头上的血,然后再擦试唐以莫倒在她身上的酒。

这个暴戾的男人,不仅把酒倒在她身上,还扯痛了她的头发,咬痛了她的嘴唇。

唐以莫以前的脾气就很暴躁,为了她多次跟人挥拳头,四年未见,他不仅比以前更暴躁,还变得残忍了!

只是以前他从不会对她发怒,而现在,他的所有怒气似乎都是为她积蓄的!

“笃笃!”又有人敲门。

夏霏急忙把衣裤穿好,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莫一凡,他双手捧着一个包裹,说:“左小姐,这是你要换的衣服,军座让人送来的。”

夏霏接过衣服,打开看见是几套情趣内衣,顿时面红耳赤。

莫一凡又走到客厅的电脑面前,放进去一张光盘说:“军座要你好好学学这光盘里的东西。”

莫一凡出去了,夏霏点开电脑,看见里面出现了一男一女,不知道说的哪国的语言,她听不懂,只看见他们笑得很暧昧。

说着说着,女人走到男人面前,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男人撩起女人的衣服,手伸进去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夏霏的脸开始泛红,心跳加速,她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不想再看,但又怕做得不好,唐以莫真的不给她付钱。

她像做贼一样,先起身到几个房间找了一圈,确信这套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才回到电脑面前。

视线刚一接触到电脑屏幕,她的眼睛蓦地睁大,脸顿时羞得通红!

那两个人已经缠在了一起!

她面红耳赤地看着视频,里面的声音让她感到难堪至极,她慌忙把声音关到最小。

夏霏控制着心慌看了一会儿,当视频里的男人把那东西放进女人嘴里的时候,她忍不住了,觉得反胃得厉害,想吐。

她冲进洗手间,呃呃呃干呕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她按着胸口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儿,又用冷水洗了洗脸,心跳慢慢缓和下来,她出来接了杯水喝下去,心里好受些了。

夏霏不敢再看,关了视频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她只不过想在这异地他乡用自己的身体换一百万元钱救人,可怎么就会遇上了唐以莫?

夏霏的家不在A市,而是在D市。

三年前,她父亲——准确地说,是养父,因为她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是养父收养了她。

养父三年前到A市来打工,她在D市一家商场上班,并照顾年迈的奶奶。

半个月前,奶奶患了眼疾,夏霏赶紧带奶奶去检查,检查结果是奶奶患了白内障,需要做手术才能治愈。

夏霏正要带奶奶去做手术,就接到养父的同事打来电话,说她父亲出事了,要她赶紧来,家里有多少钱就带多少钱。

奶奶得知她父亲出事,也急着要来,夏霏不放心奶奶一个人在家里,就把奶奶一起带过来了。

到了A市,父亲的同事告诉她,她父亲那天下班后,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患了精神分裂症,把一个路人砍了二十五刀,然后他又向他自己的头部砍了两刀。

因为不是在上班时间出的事,父亲的行为公司不承担责任,只是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们出于好心帮着募捐了一些钱,但这钱在把两个人送进医院的当天就花完了。

她父亲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那位路人的情况就非常糟糕,二十五刀,其中有两刀伤在致命处,送进医院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此后几乎隔天就下达一次。

虽然因为她父亲是精神病患者,不承担法律责任,但伤者的医药费他们却不能不管,伤者的家人天天围在夏霏父亲的租住房里吵闹。

夏霏把家里带来的钱全用了,又在老家那边找房产中介帮忙把房子也卖了,因为赶着要用钱,卖得极为便宜,这钱送进医院,如流水一般,一下就没有了。

奶奶一着急,眼疾越来越严重了,半米内连人都看不清唐了,却没有钱医治。

医院里欠起高达五十万元的医药费,伤者的家人把奶奶堵在家里,逼夏霏出去找钱。

夏霏找不到钱,也不敢回家,深夜在街上游荡,看见“夜帝”闪烁的霓虹灯,想要大醉一场。

她走进夜帝到吧台要酒的时候,听见一个女人请服务员帮她找个男人,并给了一笔小费。

服务员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一个男人进来,带那个女人出去了。

夏霏的心一动,试探地问服务员,说她需要一笔钱,能不能帮她找个男人。

服务员说:“可以啊,如果是没有开苞的,价码很高。”

“有……多高?”

“看运气,运气好碰上了有钱的主,一百万也不在话下,我们这里有钱男人多,曾经有一个男人看中了一个女人,一掷千万呢。”

夏霏的心跳加快:“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个?如果他能给一百万,我……我就把这钱全给你。”

她拿出钱包,倒出所有的钱,其实也没多少,只有几百块钱。

服务员不屑一顾地看着她那点可怜的钞票,冷淡地问:“你开过苞吗?”

“没有,真的……没有。”

服务员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如果夏霏真的没有开过,她给的中介费虽然不多,但要买夏霏的男人一定会给她付一笔很可观的小费。

服务员一边把夏霏的钱往包里装,一边说:

“如果是第一次,我保证能帮你找到一个有钱的主。

“不过你千万别骗我,如果你不是,我大不了丢掉这份工作。

“你可就惨了,不知道人家会用什么方法折磨你。”

“真的是,我不骗你。”夏霏忙不迭地说。

“那你留下电话号码,有消息我通知你。”

夏霏以李小露的假名留下号码,走出了夜帝。

她的心里有了一些希望,只要有男人肯为她出钱,能救活那位伤者和她爸爸,她愿意做他一夜、或者更久一点的情人。

养父虽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没有养父和奶奶收养她,她早已经被冻死或者饿死了!

为了回报他们养育的大恩,被逼到绝境的夏霏只能卖掉自己!

走出夜帝,夏霏沿着街边遛达,看见了一家药店,她进去买了一盒预防怀孩子的专用药,这是必须要准备的。

她走出药店不久,就接到了服务员的电话,说有一位唐先生愿意花一百万买她一夜,但前提是,她必须是第一次!

如果她没有问题,那二十三点正准时到豪宇大酒店三十八楼一号去陪这位唐先生。

服务员还说,这位先生的时间观念很强,过时不候。

未完待续

唐以莫会喜欢夏霏吗?他们能在一起吗?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全文先睹为快!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