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后时代独家连载  | 小镇故事(二)

来源:houshidai2016    发布时间:2019-04-04 19:01:55

 编者按:

相信看了《小镇故事》第一回的朋友看的不是很爽。放心第二回来了,第二回又会给我们展开怎样的故事呢?少年与红衣少女的身份也开始浮出水面,而他们与平安酒馆又会有怎样的纠葛呢?


小镇故事(二)

文/寒风

平安酒馆,小黑屋。

少年本来挺开心的,行走江湖以来,他已经好久没有大饱口福了,饭太勺对他真不错,给他带了馒头和鸡腿。可是红衣少女被绑进来的时候,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了。他认识红衣少女,红衣少女也认识他,他们两家刚好冲门。

少年姓葛,乃是名动京城的顺风镖局当家葛三娘的二公子葛鸣。要说这葛三娘在江湖上那是赫赫有名的,剑法超群,走的是轻灵路线,早些年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人送外号——飘女剑客。葛鸣早些天自认学到葛三娘的七分剑术,偷偷从家里面逃出来,与他一起外逃的还有他的青梅竹马韩雪。

韩雪的身份也不简单,父亲乃是六扇门神捕韩磊。韩磊学的是少林硬派功夫铁砂掌,根本不适合韩雪修炼,幸而以前闯江湖的时候认识葛三娘。葛三娘对韩雪也是天生的喜欢,便传授她剑法,领悟能力非常人可比,性格也跟葛三娘年轻那会一样,大大咧咧,整天喊打喊杀。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早日闯荡江湖,闯出一番名头,荣归故里。这次瞧准机会,便逃了出来。

二人离家出走,走得匆忙,却忘了带银两。所幸身上还有一些碎银,倒不至于挨饿。步止江东地带,闻听黑风双煞正在平安镇,便追了过来。途中,遇见黑衣大汉身受重伤,正骑着一匹宝马,中原罕见的汗血宝马,正是少年被抓前骑的那一匹,同乘一匹的还有个柔弱姑娘,只是那姑娘被点了穴道,根本动弹不得,面露痛苦与紧张。韩雪断定姑娘是被黑衣大汉劫持,和葛鸣说了两句,一个翻身挡在黑衣大汉面前,冷笑道:“阁下,劫持良好妇女,所为何意?”

黑衣大汉吐出一口黑色血沫,擦了擦嘴角,晓有兴趣地看着韩雪,淡淡地说:“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话音刚落,首先冲了过去,不会,二人缠斗起来,难解难分。

忽然一道人影从树上落至马前,那人正是葛鸣,原来韩雪和葛鸣商量好了,一个负责引开黑衣大汉,一个负责救人。英雄救美,葛鸣自是很高兴,“姑娘,别怕,我们来救你了。”当即要给她解穴,可是解了几次,依然无法解穴,顿时一种无力感。而场中黑衣大汉渐渐被压制,韩雪却初涉江湖,越战越兴奋,也越战越勇,黑衣大汉,先前已是受伤,这回用武,更是牵动旧伤,伤上加伤,舌头一甜,顿时一口黑血喷出。

“恶贼,赶紧束手就擒。”韩雪一声矫喝,对黑衣大汉猛攻,黑衣大汉一声大喊,使出全身力气,好不容易化解韩雪险要几招,韩雪又逼了上来,边战边退。韩雪不是傻子,明眼人都看出黑衣大汉不敌,要作逃跑,“贼人,休跑。”话音刚落,却被黑衣大汉反身一拳打中腹中,忙运功相抵,却还是连连后退。葛鸣一看,韩雪受伤,那还得了,忙冲上来,护住韩雪,而黑衣大汉在这么时间已不见身影。

“你没事吧?”葛鸣给韩雪输了一道内气,关心道。

“没事。”韩雪抖搂一下身子,示意没什么事,“那位姑娘怎么样了?”

“姑娘没什么大碍,只是老贼的点穴厉害得很,根本破不了。”

“不可能吧。”韩雪满脸的不可相信,葛鸣一脸无奈,“我看看。”

忽闻一声马鸣,只见姑娘穴道不知何时被解开,居然驱马往他们相反方向跑了。葛鸣在后面追喊停下,韩雪叹了一口气。

葛鸣愤愤然说:“白救了,都不说一声感谢。”

“得了,咱又不图这个?”

“不图这个图啥啊?”

“图个说法,不要别人见到我,就说这个是神捕韩磊的女儿,不仅如此,我还要别人见到我爹的时候,说这是韩女侠他爹。”

葛鸣笑说:“这要是让你爹知道,你吃不了兜着走。”

韩雪踹了他一脚,葛鸣吃痛,“许他纵横江湖,不许我行侠仗义啊。”

“那下一步怎么办?”

韩雪沉思一会,语出惊人:“刚才那个很有可能是黑风双煞。”

“黑风双煞不是两个吗?怎么就他?”

“估计他们被人追杀的时候,打散了或者被捕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追他去啊。”葛鸣蠢蠢欲动,却被韩雪拉住。

“你轻功不行,我去追,到时候我们在平安镇最大的酒馆会合。”

葛鸣闻言,很伤心,他毕竟也是葛三娘的儿子,当然也欢得不行,这母老虎终于走了,而他也可以自由奔放了。他并没有往平安镇走去,而是往华山方向,江湖传言,华山正在进行一场,武林大会,谁武艺天下第一,便是武林盟主,他自知自己与武林盟主无缘,但是结识各路英雄豪杰还是可以的。只是他没走多远,他便遇到了那个所救的姑娘,不过她受了伤,马在不远处吃草,看她的伤痕,十有八九是从马上摔下来的。

葛鸣很高兴,让她跑,好心还当驴肝肺了。

可是没一会,姑娘的话,却让他愣住了。原来,姑娘乃是城东巷子老李家的闺女,被黑风双煞俘虏,是黑衣大汉把给救了,只是救她的时候,黑衣大汉已身中剧毒,无法使出全力,不敌时,也不管身中剧毒,全力抵抗,虽然黑风双煞因此被打伤,但也受了重伤,于是便有了带姑娘跑路这一幕。

“那你的穴道为什么被他封住啊?”

“我让他抛下我,他不许,我不愿,于是就被封了。”

“糟了......”葛鸣这才想到,如若韩雪把人逮到打伤,岂不是罪过?还好,没被目前的事情,冲昏头脑,他看着姑娘说:“姑娘,你家在那里?我先送你回去,等下我再去寻他们。”

“不要!”姑娘语气激烈道,“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要保护我的恩人。”

“就你这样了,还想保护你的恩人。”葛鸣出言讥笑。

“就我这样,咋地,瞧不起人啊?”话音刚落,他一掌就把姑娘给打昏了,牵过那匹汗血宝马,往平安镇奔去,恰好老李伤心欲绝,在街上疯言疯语找黑风双煞报仇雪恨之类的,见到闺女没事,也渐渐恢复了精神。向老李头打探了镇上最大的酒馆,便绝尘而去,于是有了后面的一幕。

当然这些话,葛鸣还没来得及解释,韩雪对他早已怒目圆瞪,“给我松绑。”她也懒得管葛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葛鸣想了想,摇头。

“他娘的,你怕啥?不就一个老头吗?”

葛鸣对于韩雪的神经大条,可是有点怕,真是不要命的主。

“你打得过那老头?”葛鸣也不管她是韩雪了,他的小算盘打得很好,之前被韩雪唬住了,刚才想了想,反正她已经被绑了,任他欺负就是了,以报十几年来的剥削与压迫,反正再过几个时辰他就自由了,到时候还不是海阔任鸟飞,想到这不由傻笑起来。

“你笑什么?赶紧的啊,我们好逃出去。”韩雪昨晚她不到一招,就被饭太勺给敲晕了,想到这就恼火。

“哈哈,你还想逃出去,韩雪,我告诉你,这些年我忍你好久了!”葛鸣说出这话,觉得这辈子就没这么舒坦过。

“你说什么?”韩雪咬牙切齿,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打小被自己欺负的人居然敢这样对她。

“你还记得吗?你那次心情不好,不是找我出气,这些年我受够了。”葛鸣赫斯底里的叫道。

“那些不是你自愿的吗?”

“我只要不服从,你还不是仗着功夫比我高打我。”他撸起袖子,露出手臂,手臂上有几道触目惊心的的剑痕,他冷言冷语:“你看看,我手上有那道不是你打伤的?”

韩雪像受了极大的委屈:“我不是给你金疮药了吗?那些痕迹怎么还在?”

葛鸣看到韩雪这样,也觉得自己似乎过分了些,他本来也只是吓吓韩雪,如果不是韩雪,他功夫也不会进步得这么快,只是这时候还得硬气,方好和韩雪谈条件,不然日后回到家中,她还不要了他的小命,“那是因为我要记住你对我的伤害。”说这话的人,仿佛带着北极的寒气,冷底刺人心底。

呜呜,韩雪忽然哭了起来。她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一个调皮任性的女孩子。她以前犯事,那次家里不是宠着她爱着她,包括葛三娘,那就像亲娘一样。

都说女孩的泪可以融化世间万物,葛鸣一时不知所措,所有准备的话都给打乱了,只能叫韩雪别哭,可是韩雪哭得更厉害。

“那女的肯定可以入围奥斯卡。”在外偷听的萧莫对饭太勺说。

“那得等几百年了......”饭太勺抠手指算数,“600多年呢。”

“太勺,你干活需要人手吗?”

“你不是不让我请人吗?”

“我有说吗?”萧莫一个爆栗过去,“我那是不发工钱而已。

“这与不请人有什么区别。”饭太勺哼道。

“笨,我掏钱与你掏钱的区别。”

“那还不是请不了人。”饭太勺埋怨道,他的工钱可一直在还债呢。

“里面不是有两个现成的吗?”萧莫笑道,只是有点奸诈。

饭太勺想了想,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对哦。而萧莫晃晃荡荡走出去了。

“那你说怎么办吧?”葛鸣烦的不行,妥协了。

“帮我解绑。”韩雪这话融合了哭声与无限的委屈,足够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了。

葛鸣犹豫了一会,还是给韩雪解了绑。他没看到韩雪的笑脸,也没机会看到了,因为他被韩雪一拳打昏了过去,韩雪得意洋洋,对于自己的聪明绝顶佩服到家,不料,刚开门,一只拳头直冲面门而来,吃痛,两眼一黑,倒了过去。(未完待续)

下回预告:且看萧莫,饭太勺如何降服韩雪与葛鸣(周一见)

(责任编辑:吴小珂  houshidaiwe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