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结婚三年,她的老公向别人介绍她:这是我家保姆!

来源:fashion-faner    发布时间:2019-03-29 06:49:26



  迷人的夏威夷阳光海滩被一场盛大的婚礼夺去了光彩,海浪、海风仿佛都是这场婚礼的配角,场面盛大,宾客如织,看得出来客都是很有身份。

  “现在有请新郎新娘入场。”纯正的中国口音在这群金发碧眼的人中显得有些突兀。

  婚礼进行曲响起,却迟迟不见新人入场,在场的人也开始有些骚动起来。

  “听说这次慕家娶的女孩出身可不怎么样,也不知道那姑娘有什么本事可以嫁进慕家。”

  “对,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因为那姑娘的父亲曾经救过慕家老爷子,慕家老爷子离世前订了这门亲事,真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谁知道呢,或许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也不一定。”在外围的桌子上坐着几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妇女,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冷清溪的父亲冷章林此刻穿着笔挺的西服坐在首桌,慢慢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他的内心可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镇定,这场婚礼是他强迫女儿同意的,他知道这未必会让女儿幸福,但他固执的认为,只要女儿衣食无忧他便对得起死去的妻子了。

  女儿和慕家少爷一直没有出现,让冷章林有些紧张起来,自己的女儿当然没什么问题,就怕那个大少爷……大约过了十分钟,冷章林终于要坐不住了,所幸门口响了姑爷慕寻城的声音。

  “不过是一场闹剧,有必要把场面搞的这么大吗?”穿着休闲装的男人一脸嘲讽的走了进来,看见慕寻城的那一刻,冷章林差点气晕过去,这个慕家的少爷也太不尊重人了,怎么可以穿这样就进来。

  整个会场因为慕寻城的出现瞬间静了下来,在听完他的话之后,人们像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

   慕寻城毫不理会这些,径直走到了婚礼台上,拿过司仪的话筒大声说道:“谢谢各位来参加这场闹剧,我今天来不是为了结婚,只是完成爷爷一个可笑的许诺,而 更可笑的是,居然会有人拿这个当做砝码。在此申明,我只是名义上会有一名妻子,实际上依旧单身,所以在座的姑娘们,我的怀抱依旧像你们敞开,OK,就这 些。”

  说完话的慕寻城手插在牛仔裤袋中,悠然地离开了婚礼现场,根本没有看周围人一眼,当然也没有看到穿着唯美婚纱的新娘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一时间,大家投向新娘的目光就变得十分复杂,同情,嘲笑,还有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新娘并没有在意这些,她先安抚了慕家二老,又对父亲投去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才走上台子,接过话筒,用温婉的声音说道:“各位,由于我和寻城之间发生了 一点有误会,所以才会出现刚才的一幕,很抱歉!不过这次婚礼还会继续进行下去,至于以后我们夫妻之间如何相处就留给我们去慢慢学习吧,我想已在座的各位都 会理解,谢谢。”

  说完冷清溪带着微笑,端起酒杯开始一桌一桌敬酒。

  慕家的二老这才松了口气,看着儿媳妇独自留下 收拾烂摊子,他们很不忍心,虽然开始他们并不能接受这门婚事,但在见过几次冷清溪之后,他们就喜欢上了这个善良有礼的姑娘,遗憾的是他们能逼迫儿子接受这 份婚姻,却无法强迫儿子善待她。他们看到冷清溪如此隐忍,心里满是对这个姑娘的愧疚。

  一桌一桌的酒敬下来,冷清溪感觉自己有些摇晃,但她还是逼迫自己要撑下来,她知道今天的自己有多难堪,婚礼上新郎拂袖而去,还发出那样的声明,这种赤裸裸的羞辱无异于当众给了她一个耳光。

  冷清溪咬紧牙关,压制住胃里的翻腾,依旧微笑着。幸好化了妆,即使脸色苍白也不会被看出来,冷清溪自嘲的想,她知道眼前的这些人笑容背后,多半都是看戏的态度,要不是公公婆婆还坐在这里,这些人可能连装都不肯了吧。

  慕寻城说的没错,这就是场闹剧!



  婚礼终于结束了,冷清溪卸下所有的防备,在洗手间里吐的天翻地覆,她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悲凉。

  “呦,这不是冷小姐么,你没事吧?看你一个人喝的那么开心,我以为冷小姐的酒量很好呢。”冷清溪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洗手间里是否有人,此刻才看见一位身材高挑,长相妖媚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

  “呕——咳咳”冷清溪只看了一眼女人,便立马转头开始又吐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喘着气说道:“不好意思,麻烦离我远一点可以吗?”

  女人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无比,“冷清溪,你以为你是什么,不过是舔着脸求慕家收留你罢了,居然还用这种方式来讽刺我,我告诉你,寻城喜欢的人是我,你别痴心妄想了。”

  冷清溪根本没有听见女人在说什么,只觉得女人的香水味浓的又快要让自己吐了,她摆了摆手,转身走出了洗手间,既然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不走,那她离开好了,再待下去,她恐怕要将自己的胃给吐出来。

  女人没想到自己不仅被冷清溪羞辱,还被她彻底无视了,“好你个冷清溪,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好看。”说完用力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冷清溪回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宾客都走的光了,还剩下父亲和公婆。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不那么糟糕,脸上挂着温婉的微笑走到了他们身边。

  “大家都走了吗?爸,爸,妈,你们也都累了吧,剩下的就交给我,你们先回去休息。”慕家的两位老人对自己不错,冷清溪自然开始关心起他们。

  “你这孩子,我们哪有你累,快回去休息,我已经让张妈炖了汤给你,你乖乖喝完,然后好好睡一觉知道吗?”慕母拉着冷清溪的手仔细叮嘱着。

  “妈,我没事,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冷清溪很坚持的说道,冷父知道女儿的脾气,叹了口气对慕家二老说,“亲家,你们先回去,清溪这孩子我最了解,她是不会让你们做这些事情的,与其大家都耗在这里,还不如你们好好回去休息。”

  “冷老弟,我们知道清溪是个好孩子,今天的事情让她受委屈了,我替我那个不孝子向你们道个歉,你放心,从今天起清溪就是我慕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我们俩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慕父严肃的说道。

  在冷清溪的坚持下,慕家二老先行离开了,父亲留下来帮她,他们之间没有交流,只是各自忙着,等将所有的事情都打点妥当之后,才乘车离开,直到将父亲送到酒店,父女俩也没有说一句话。



  冷清溪并不是不想和父亲交流,只是眼下的状况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既然答应了父亲,她就不会再去埋怨。回到慕家在夏威夷的别墅中已经过了晚餐时间,还好,慕母有交代,家中的佣人也不敢怠慢她,还是为她热了晚餐。

  在别人眼里,换掉婚纱卸去妆容的她,只是一位满身疲惫中找不到一丝欣喜的普通女孩,仿佛是出了趟远门,而并不是去做一场婚礼的主角。

  吃过晚饭,冷清溪看了看时间,平静的上楼,在为他们布置好的新房中洗完澡,随手拿出一件衣柜中极其保守的睡衣穿上,便躺下了,她不是新娘也用不着诱惑谁,所以睡衣的款式和颜色根本不是她该操心的事情。

  早上不到六点冷清溪就醒了,有些呆愣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慕家,并且在自己所谓的新房里,床上的另一侧没有人,冷清溪一点都不觉得诧异,她已经做好了独守空房的准备,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不用面对那个让她有压迫感的男人。

  慕寻城在夜店泡了一个晚上,他故意在婚礼上给她难堪,故意和其他女人在新婚之夜厮混,就是想让冷清溪那个女人知难而退,最好卷铺盖卷儿滚蛋。

  谁知回家后,没遇到冷清溪愤怒的哭诉,却看见这个女人正笑靥如花的讨好着父母,这更让慕寻城更加的反感,他已认定冷清溪是个心机深沉阴险狡诈的女人,“谁让你住进这里的?”

  慕寻城气势汹汹的抓住冷清溪的胳膊用力拉扯了一下,冷清溪完全没有防备,脚底一滑腹部刚好磕在桌角,一时疼的她直冒冷汗,半天都直不起身来。

  “寻儿,你这是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是从外边回来,清溪不是说你还在睡觉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母赶紧跑过去将冷清溪扶起来,慕父则气急败坏的问道。

  慕寻城也没想到会让这个女人摔倒,不过看见母亲去扶她,父亲又质问他,他便觉得或许摔倒也是这个女人导演的一场戏,“我昨晚上根本没回来,爸,这女人撒了谎,她无非就是想要造成我们感情很好的假象,最终能从慕家得到好处而已。”

  “你给我闭嘴,清溪这么说,只是不想让我们担心,你怎么可能这么说她!昨晚可是你们的新婚之夜,你怎么能一夜不归呢?你这是想气死我们是不是。”

  慕寻城不再理会父母和冷清溪,径直上楼洗澡。

  自从被父母逼婚之后,他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就搞的很紧张,要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他绝对不可能答应这门荒谬的婚事,真是搞不清楚爷爷和父母倒是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这么挺她。

  “清溪,你没事吧?”慕母相扶着冷清溪坐下来,冷清溪笑着摆了摆手,“妈,我没事,寻城没有用多大的力,只是我自己不小心没站稳罢了,我去花园坐坐就好,不用管我。”

  两位老人看冷清溪没什么大碍,安慰了几句冷清溪后就由得她去了。

  直到走出别墅拐角,冷清溪才一下子蹲坐下来,刚才她强撑着没事,其实已经痛的快让她窒息了,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她现在的处境已经很为难了,不能再将任何事情扩大。

  大概蹲了十分钟后,冷清溪才舒了一口气,扶着墙壁缓慢站起来,向花园里的秋千走去,整个下午冷清溪都坐在花园里,除了腹部还有些隐隐作痛之外,清幽的环境让她很是惬意,她已经很久都没有享受过这么难得的午后了。

  自从答应父亲嫁进慕家之后,她没有一天过的安心,现在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她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管以后的生活如何,总之她都会努力走下去,没有爱情的生活没什么大不了。

  慕寻城醒来后习惯性的站在窗边看看花园中为她而栽种的薰衣草,却发现那个女人正坐在他为芷儿亲手做的秋千上,此刻的慕寻城感觉杀了这个女人的心都有,怒气冲冲的跑下去。

   “贱人,滚开!”冷清溪还靠在秋千上轻轻摆动,享受着难得的阳光和安静,却被一声呵斥惊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慕寻城一把扯了下来,顺着秋千的冲力,狠 狠的摔在了地上,恰好被正在赶来的管家和佣人们看见,冷清溪觉得自己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否则不会被自己的“丈夫”在新婚第一天教训两次,还是以这种难 堪的方式。

  幸好这次并没有受什么伤,冷清溪努力让自己平静,可被这么多人看着摔倒在地,她还是尴尬的红了脸,没有人扶起她,她只能自 己站起来,不经意间瞥见下人们的表情,却让冷清溪心里凉了一下,他们的表情大多是嘲讽的,虽然冷清溪已经能预见到自己在慕家的待遇不会很好,可还是没想 到,有一天会被外人嘲笑。

  “谁让你碰它的?你给我听好,以后这里的一切都不许你碰,最好给我滚的远远的,真是晦气。”慕寻城铁青着脸冲着冷清溪大声吼道,然后才转身小心的擦拭着秋千。

  冷清溪觉得自己真应该钻进地缝中,在“丈夫”家中被这样告诫,说明她连个下人都不如,“慕先生,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放心以后这里的东西我都不会碰。”说完冷清溪便准备离开,这样的情景让她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站住,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你刚才在这里坐了多久,就给我擦多久,我不希望芷儿会沾上你的气息,刘叔,找人去拿工具,你亲自盯着她,要是偷懒就给我赶出去。”这个女人还敢这么说话,慕寻城就不想让她好过,吩咐完之后便冷着脸离开。

  冷清溪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境遇她早已想到,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彻底。



  周围的人群都散了,没有人为她说话更没有人帮她,他们大概也觉得没必要为她这么一个看不到以后的女人出头吧。

  此时的太阳变的有些刺眼,冷清溪挽着袖口,蹲着身子一点一点的擦拭着,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来,分不清是天气热的还是腹部疼的,旁边的老人有些不忍心,悄悄说道:“孩子,可以了,回去休息吧,少爷问起来,我会说一直在擦的。”

  冷清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头冲着头发已经有些斑白的老人笑了笑,“谢谢您,我没事,其实待在这里也不错。”对于好心人的关心冷清溪还是会感恩的,尽管这对于此时的她根本没什么作用。

  在慕家二老出来之前,冷清溪才收工,她不想被老人看见,不想再生什么事端。不知道一心想让自己过好日子的父亲,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冷清溪自嘲的想。

  ......

↓↓↓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