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为了让机器人也能“撩”,Jibo之母操了15年的心

来源:leiphone-sz    发布时间:2018-08-09 20:05:46

一提起Jibo,大多数人依然对两年前的众筹记忆犹新——作为“世界上第一款家用社交机器人”, 370万美金的众筹成绩足以表明, Jibo从诞生之初就受到了足够的关注。



而它的“妈妈”辛西娅·布雷齐尔(Cynthia Breazeal),她的亲和力同样颠覆了人们的固有认知——研究者们都是拘谨少言的,在各大科技网站及媒体平台上,都经常能看见她的公开讲演。



这也似乎和布雷齐尔供职于MIT媒体实验室有关:作为一名专注15年社交机器人的研究者,本来就是需要“开朗主动”一些的呢。



Jibo众筹平台上还是引发了一阵轰动,而布雷齐尔在今年6月还来到北京为Jibo站台。


而在8月份,布雷齐尔的下一次中国之旅将会抵达深圳,作为雷锋网举办的“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的重要嘉宾发表讲演,如果想一睹她的风采……你懂的,点这里。


| 布雷齐尔的AI幻想:社交机器人


布雷齐尔从小就对机器人格外着迷。她10岁的时候,第一次看星球大战,就对个人机器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她的心里,个人机器人应该是一个能帮助人类的,值得依赖的伙伴,然后能拯救下银河系什么的。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爱幻想的妹子,人家很有可能是下一个学术大牛!



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毕业后,布雷齐尔就加入了MIT的AI实验室。


在布雷齐尔就读研究生期间,人们对机器人的概念还停留在有着粗糙外表、满足于提高人类生产效率的工具。


但是,布雷齐尔并不满意,她不想将机器人更多地和“设备、数据、功能”这些数据联系在一起,而更希望它是一个具有情感的机器人。于是在2001年,她就从AI实验室转到了媒体实验室(Media Lab)。


“机器人是关于人的技术。” 布雷齐尔关注的是机器人如何结合人工智能,并与人类自然地沟通、互动与相处。“一直以来还没有一种合理的交互方式使人们接受机器人,并且让它进入我们的生活。”从来没有人尝试过做社交机器人——这对于布雷齐尔而言,是一个深植于心里的梦,也同样是前人不曾真正涉足的领域。


所以在媒体实验室,布雷齐尔创立了个人机器人小组,并在后来顺利成章地成为了负责人。



这个小组造出的第一个产品Kismet——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交机器人。



经历了三年时间,Kismet终于孕育成功。就像一个真正的婴儿一样,它拥有一些简单的社交能力,能够识别物品或人脸。而看到它那张魔性的脸,是的,不用怀疑,这个小家伙可以展露不同的面部表情哦。


而也正因为Kismet虽然能对人类的语言做出反应,但它的反馈,也真的像一个baby——咿咿呀呀的,至少人类是真的不懂它在说什么啦。


这个研究员正在跟Kismet秀恩爱,他说:“看,这是我女朋友送给我的手表”。



如果把它的回答翻译成中文,我觉得应该是“汪汪汪”吧。



顺嘴一提,“Kismet”是伊斯兰语,指的是“阿拉的旨意”。用我们老祖宗的话来讲,叫作“天命”。


扯远了,说回Breazeal的作品。而这个(小编自认为)最会卖萌的作品名叫Leonardo,它在2006年当选了连线杂志评选的“史上最佳的50个机器人”。Leonardo当然不是因为研究者里有影帝小李子的粉丝才叫这个名字,而是源于达芬奇——Leonardo DaVinci。



Leonardo是一款智能社交机器人,是MIT实验室和Stan Winston实验室一起开发的。



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当第一次接触新事物时,Leonardo可以根据人类的介绍和神态产生对这个新事物的“印象”——就像爸爸妈妈教小朋友一样。而经过这样的教学后,Leonardo会“记得”这个事物,并在下一次见到时作出反应。


比如这个视频里,Leo记得了芝麻街的大鸟,并显示出了友好的姿态(伸出了手),而当它知道甜饼怪会抢它的曲奇的时候,表现出了退缩和害怕的神情。



在MIT实验室里,布雷齐尔还设计了很多这样的社交机器人。在她的理解中,机器人是一种有趣的社交科技,机器人有能力像人类一样和我们交流,而它的关键在于,机器要掌握和人类相同的行为模式,并以此和人类相处。而这可以让人和机器人实现成功的交互,并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善人们的生活。


以健康为例,大量的实验已经证明,如果是一个机器人而不是简单的电子设备,用户接受督促而进行减肥管理的持续时间会更长,潜台词也就是说效果会更好——毕竟健康是持续一生的事业。


再举个例子。作为一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布雷齐尔对远程游戏和儿童教育的关注自然要比很多男性科学家要多。通过几块屏幕及一个立方体机器人,实验室这个名为“Playtime Computing”的项目,希望让原本只存在于屏幕里的影像进入孩子的真实世界中。



这种技术被称为“Mix Reality”,也就是真实和虚拟交错的一种游戏方式。小朋友在现实世界里,将立方体上面的字母进行更换,将它“推进”屏幕(实际上是机器人自己移动到了屏幕后),在屏幕上会真的呈现更换字母后的立方体。伴随着动作和声音,小朋友们会觉得自己和屏幕产生了真正的互动。


而布雷齐尔的设想还不止于此。在未来,个人机器人可以让住在千里之外的亲人化身为儿童身边的一个小小机器人,用户甚至可以让它和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


爱卖萌的TOFU


交通助手、儿童陪伴、甚至是社会学测试……都可以看见社交机器人的身影。


搭建于安卓平台之上的DragonBot


“我的设计理念并非让机器人盲目地满足人们的各种要求,也不是简单地帮人们完成任务,而是让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和谐,协助人们完成任务。我们要明白,符合人类价值和社会规律的科技,才称得上真正有意义的科技。”


| Jibo:初尝商业化



2012年,布雷齐尔创办了Jibo公司。这是布雷齐尔及她的团队计划将多年的研究成果商业化的第一步。



就像这张图所显示的那样,Jibo希望能成为介于使用价值与情感纽带兼具的机器人,在与人的长期相处中,它能够学习新的技能,并形成自己的性格。而这对“人”的行为的理解和学习,都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而除此之外,Jibo搭建了一套SDK开发环境,方便开发者们在其中进行自由发挥。


目前CEO Steven G.Chambers表示:目前Jibo已经拥有了400万美元的预售额,已经预售了6500件以上,而Jibo在YouTube上视频的点击量高达2000万次,在首批用户中有30%为开发者。


而Breazeal在8月12日就会造访深圳,作为CCF-GAIR的重要嘉宾,她又会带来怎样的分享呢?虽然演讲内容小编还不能告诉大家,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如果你想获得大会的入场券,最好的时间只有一个:现在!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