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除了中国运动员,下个月的奥运会上我最想看她的比赛

来源:HEROSECLUB    发布时间:2019-03-10 15:34:53

卓 越 女 性 优 质 生 活 方 式 倡 导者



再有一个多月,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就要开幕了。在参加这届奥运会的选手里面,除了那些著名的大牌运动员,我最关注的,是一个只有18岁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尤思拉·玛蒂妮(Yusra Mardini),她参加的项目是200米自由泳。


对于大部分运动员来说,参加奥运会的动力之一,一定是为了看到自己国家的国旗在赛场上升起、听到自己国家的国歌在全世界人的耳中奏响。但玛蒂妮不一样。她迄今为止没有在国际比赛中取得过什么骄人的战绩,进入前三名的希望非常渺茫。而且,即使她能够创造奇迹拿到奖牌,也不会因此在官方的奖牌榜统计里给她的祖国增加任何荣誉。


这是因为,出生在叙利亚大马士革的玛蒂妮,现在生活在德国的难民营里,她正式的身份,是一个没有国家,没有国旗,没有国歌的难民。


仅仅在一年以前,玛蒂妮坐的偷渡小船在地中海里差点出事淹没,会游泳的她不但活了下来,还救了同船其他将近20个叙利亚偷渡客的性命。那次死里逃生之后,她说自己对海水产生了恐惧。


从浩瀚的让人恐惧的地中海,游到奥运会平静的短池里,玛蒂妮游过的是一条让人感叹不已的梦想之路。


逃亡 偷渡


玛蒂妮在叙利亚长大,曾经是叙利亚奥委会重点培养的游泳选手,参加奥运会是她从小的梦想。


但是,随着叙利亚内战爆发,战火绵延数年,普通人连基本的生活和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正常的训练更是成了奢望——有时候在泳池里游着游着,就有炸弹在水池里炸开。


去年8月,玛蒂妮和姐姐一起,像她们的几百万叙利亚同胞一样,开始了逃亡。两人选择的进入欧洲的路线是先逃到邻国黎巴嫩,再长途跋涉横跨土耳其,从土耳其最西边的港口城市伊兹密尔(Izmir)坐船去希腊。


在伊兹密尔,姐妹俩的第一次偷渡被土耳其海警拦截了下来。几天之后,她们再次在夜色的掩护下出了海。这一次,她们坐的橡皮艇没开出多久就进了水,眼看就要沉。


当时船上20多人,只有姐妹俩和另一个女孩会游泳。玛蒂妮想,“如果我淹死在海里,那是我的耻辱,因为我是一个游泳运动员。”


于是三个女孩跳到水里,一只手抓着橡皮艇往前,另一只手拼命地划水。就这样划了两个小时,硬生生地把一船的人拖到了爱琴海另一边的希腊,在莱斯博斯岛(Lesbos)上了岸。


不忘初心


到了希腊以后,玛蒂妮和姐姐又在陆上走了七天,先后经过马其顿和塞尔维亚,最后进入匈牙利。


在匈牙利,她们买了车票后剩下的钱和衣物都被偷走。在火车上,边境警察过来驱赶她们,还拿着枪威胁。面对枪,玛蒂妮笑了。警察好奇地问她笑什么,她说,“因为我在海里已经死过一次,我一点都不害怕你们,没有什么能够吓到我了。”


姐妹俩历尽千辛万苦,最后终于还是穿过匈牙利到达了德国。她们先是到了慕尼黑,之后又到了柏林。这个时候,距离她们离开叙利亚的家,已经整整过去了35天。


在柏林的难民营里,玛蒂妮认识了一个埃及的翻译。他得知玛蒂妮学过游泳,就介绍她去一个叫做Wasserfreunde Spandau 04的游泳俱乐部去看看。俱乐部的教练Sven Spannekrebs注意到她跳进水里时虽然带着一丝羞涩,因为很久没有训练动作也有点变形,但是能够看出来有一定的潜力,于是就说服她留下来训练。



玛蒂妮原本想冲击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但是经过几个月异常刻苦的训练,她的成绩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从原来的2分11秒大幅提高到了2分03秒。这个成绩已经差不多让她够上了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资格线。


教练说:“许多人把玛蒂妮当成榜样。她非常专注,有清晰的目标,并且对自己的生活有强大的掌控能力。”


上个月,国际奥委会终于宣布破格允许玛蒂妮以无国籍的难民身份参加里约奥运会。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玛蒂妮说,“离开自己的祖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是让我稍稍感到好受一点的是,有千百万人和我一起经历着这一切,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支撑……参加奥运会是我的梦想,我也希望我能够激励所有和我一样流离失所的人们,让他们为我感到骄傲。”


无国籍难民代表队


除了玛蒂妮以外,另外还有9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将以难民身份参加这届奥运会。这支特殊的难民代表队在开幕式上将举着奥运的五环旗,在东道主巴西之前、倒数第二个入场。



Yonas Kinde,出生在埃塞俄比亚,2013年为了逃离战火而辗转到了卢森堡申请难民身份。在卢森堡,今年已经36岁的他一边开出租车谋生,一边坚持自己训练,最终获得了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资格。



Popole Misenga,23岁,出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9岁时因为战乱和家人失散,在森林里躲了8天才被人救出送到了儿童救助站。正是在那里他接触到了跆拳道,从此热爱上了这项运动。2013年,他代表刚果国家队到巴西参加柔道世锦赛,结果教练偷偷逃走,带走了他所有的身份证明文件和财物,他只能流落街头,走投无路之下在巴西申请了难民身份。



Paulo Amotun Lokoro,24岁,几年前还是南苏丹的一个牧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从他记事时开始,他的祖国就一直处于战火之中,他也不得不在几年前逃到了邻国的肯尼亚。在内罗毕的难民营里,他展现了惊人的长跑天赋,成为了一名1500米跑选手。


难民代表队里的每一个运动员都和玛蒂妮有着一样的经历:因为战乱离开自己的国家成为无国籍的难民,又通过坚持最终实现了自己参加奥运会的终极梦想。


梦想的坚持

梦想这个词,我们每个人都说过很多次。但是实现梦想的过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很多人就把梦想放在一边,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也让这个词失去了它原本该有的分量。


玛蒂妮和其他难民奥运选手的故事,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大概也在于他们对自己梦想的坚持。

梦想从来就不应该是一个轻易说说的词,更不应该是一个轻易就忘记的词。


就像玛蒂妮说的,“我希望自己能够激励每一个人。如果你的人生中出现了什么困难,并不意味着你只能坐下来像个孩子一样哭泣。困难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是我变得更强大和想实现自己目标的原因。我希望能够让每一个人知道,只要相信自己,就能够做到任何事情。”



伟 大 女 性 力 量 的 凝 聚 与 推 动 者 !


亚洲领先的精英女性成长与社交平台,

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高端女性领袖俱乐部,

卓越女性优质生活方式倡导者

红颜会以追求卓越的女性企业家及高管为核心,

特邀各界红颜翘楚共同组成
自2009年正式启动以来,

红颜会在全国16省份27个城市均拥有注册会员
会员资产及所管理财富数千亿

2016年,红颜会还将这份伟大的女性事业,

传承至更广泛的全国区域,

我们希望与志同道合者共同努力,

成就更多菁英最美的人生


长 按 二 维 码 加 入 菁 英 平 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