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从 1964 到 2020,入住新东京奥运村的选手将有多大口福?

来源:guokuapp    发布时间:2019-12-01 20:05:07


导语

日本作为一个即将第二次成为奥运会东道主的国家,2020 年的东京奥运会将用哪些美味来慰藉各国代表团受伤的味蕾呢?

原文转自:一晚日杂

微信公众号:yiwanriza




最近全世界最火的话题莫过于这场格外「精彩纷呈」的里约奥运了。里约奥运开幕一个多星期来,人们对奥运村的治安混乱、运动员要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等新闻已然司空见惯。就比如上周末国乒队的庆功夜,刘国梁教练的「方便面大厨」形象也是深入人心。眼见着这届奥运几近尾声,很多人已经开始期待起 4 年后的东京奥运能让各位饱经了艰辛的参赛运动员们重现欣慰的笑容……


今天就让我们来从每一个奥运村的灵魂——伙食,开始谈起。关于这一点,浅子在DiscoverJapan 杂志上发现了一个专题。



「瞻前顾后」,日本作为一个即将第二次成为奥运会东道主的国家,2020 年的东京奥运会将用哪些美味来慰藉各国代表团受伤的味蕾呢?



料理之心象征着对食材、料理过程的重视,也是对化食物为竞技力量的运动员们应尽的尊重。


瞻前


1964 年东京奥运会




时间向前追溯 50 年,1964 年 10 月 10 日,随着五环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上空绽开,93 个国家、5000 多位选手们参加的东京奥运会开幕了。当时的英国奥运代表团团长邓肯先生在评价这届奥运的成功时,举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奥运村的伙食之美味。


这样高的评价诞生于当年东京奥运村的 4 位主厨无数次艰辛的尝试里。1964 年的东京,虽说也有了不少外国料理的餐厅,但对于大多数日本家庭来说,在外就餐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当时负责奥运村伙食的虽是颇权威的日本酒店协会,但让一个刚刚萌芽的餐饮行业挑起准备 5000 多位不同国家的选手的食物的重担,其难度可想而知。


42 岁的村上信夫是当时帝国酒店新馆的厨师长,也是奥运村的四位主厨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所负责的面向中亚代表团们的「富士食堂」就面临着许多难题。首先,以 1964 年的条件来说,要搞清这些中亚国家五花八门的料理做法就已经很困难了,再说这些国家出于宗教考虑,在食材上也限制颇多。但村上仍坚持要让选手们吃到和在自家一样亲切的味道,他说这样才能让选手们保持平和的状态去应对比赛。于是,村上为此走访了各国的大使馆,向大使夫人们讨教他们本国家庭料理的地道做法。




1964 年,在村上信夫领导下的,将近 300 人的奥运后厨团队。当中有很多人都是初次见面,如何默契地配合,制作出这上千号运动员的一日三餐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根据经验年数,将团队分成了好几个等级,「酱料担当」、「烧烤担当」、「装盘担当」……整个后厨因此变得井然有序。


还需克服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当初冷藏技术在日本还未得到普及,如果要将这 60 万的新鲜食材一口气调来东京,毫无疑问,东京的物价将立即狂飙。最终,在日本冷藏公司和大厨们的共同努力下,研发出了经过冷冻后美味也依然保鲜的技术。一时间,日本人们终于发现了冷冻食品也可以拥有不逊于生鲜食品的美味。这届奥运会让日本的冷藏库技术、解冻技术得以走向大众。




1963 年帝国酒店举办的针对大臣和组织委员的奥运食品试吃会。当时大多数日本人对冷冻食品存有成见,但试吃会上却别出心裁地把生鲜食品和冷冻食品悄悄摆放在一起,几乎没人能吃出区别。


1964 年东京奥运饱虽然只有短短两周,却大大激活了日本的餐饮文化。村上信夫曾担任过特别讲师的、位于日本福冈县的「中村调理制果专门学校」为我们公开了 4 道当年奥运会的菜单,由于运动员们的日常的巨大运动量,他们需要比常人多摄入大约一倍的卡路里。因此村上的每道菜不都经过了他的无数次尝试和精心考量,不仅考虑了运动员们地道的家乡风味,还使用了大量糖分高、饱腹感强的食材。美味和充足的营养,是公平竞技的基础。



(左)阿根廷·蔬果煮牛肉。(右)阿根廷·牛肉派



(左)巴拿马·牛舌鱼芝士烧。(右)危地马拉·生奶油煮牛肉


顾后」


2020 年东京奥运




1964 年的东京奥运村的料理团队有 400 人,2012 年的伦敦奥运则有 800 人,伦敦奥运村曾准备过 24 小时的超大型自助餐,提供的料理要超过 6 万 5000 道。可以预见的是,到 2020 年的东京奥运,料理团队的成员将达到 1600 人。那么日本正在为此做哪些努力呢?



三国清三,HOTEL DE MIKUNI 主厨,法国荣誉军团勋章获得者。他的料理在国际上受到了很高的评价。2014 年,就任东京奥林匹克大会组织委员会顾问


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顾问委员三国清三这样说,对于一名肩负重任的奥运村大厨,最重要的是「心技体」。这个要求是他从自己的恩师,也就是那位耐心地拜访大使夫人的村上主厨那里继承来的遗志。奥运村的料理人里从不乏技术高明的,这时候最重要的,是心。


料理之心象征着对食材、料理过程的重视,也是对化食物为竞技力量的运动员们应尽的尊重。当年的村上厨师长在 1964 年东京奥运会前花了5年的时间,从日本各地搜寻优秀的料理人才。由于举办奥运会期间东京的餐馆自顾不暇,奥运村的后厨队伍里集结着北海道、冲绳等全国各地的料理高手。他们在东京相互切磋学习,等奥运会结束后再各自返回地方,将所学的技艺和经验悉数带回——奥运不止是一场体育的盛会,对于日本料理界来说,也是一场苦中带乐的革命。


1964 到 2020,五十年的时间,从踌躇满志的青年成长成了独当一面的料理大师,孕育三国清三的正是奥林匹克运动会。他说,为了下一个五十年,他还肩负着为日本培育更多优秀的青年料理人的使命。



借着奥运会将东京宝贵的饮食文化告诉东京都的人、甚至全世界的人,是三国主厨一直以来的心愿


如果说到自己在 2020 的东京奥运中最大的心愿,他说是把东京食材的魅力推向世界。似乎在大多数外国人眼中,东京不过是一个大都市,而事实上,东京也拥有生机勃勃的大自然。如果能借奥运的机会让世界品味到东京的大自然的恩惠,这种反差一定能让人印象深刻。事实上,在东京,有 1 万多个农家,出产着丰富的水果和芥末。东京湾里生活着超过600 种的鱼类,光是神田川肥美的鲶鱼就足够让东京享有水之都的美名了。


三国主厨说,「地之物」永远是一个和料理不可分割的关键词,虽说一提到「款待」这个词,很多人首先联想到的一定是豪华大餐,但这却不是远道而来的外国人所期盼的。比起公式化的所谓「奢侈品」,至山吃山,至海吃海,享受当地人日常的食物才是寻访美食的最高乐趣。让客人接触当地的饮食文化——如果能用高水平的方式做到这一点的话,就算是世界上最出色的款待。


与 50 年前不同,面对如今享有「美食之街」的美誉的东京,人们无疑会心怀更多的期待。这也就意味着东京的料理人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满足它。但三国清三却对此满怀期待,「如果一个城市要真正地吸引更多回头客,首先要让来人能接触到当地人美好的心和日常,这样他们才会记住这片土地的可爱,才会对这里的料理也充满热情。」,他这样说。


传承着从 64 年东京奥运会上的收获的宝物,把它和如今的时代结合、升华——三国主厨的挑战还在继续。



互动话题:知道了奥运会能吃到什么,那看奥运会的时候,你都吃点什么?




大家都在看 


     

|  

  

   




Live Differ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