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原创丨教会的影响力在哪里?

来源:China-Mission    发布时间:2019-06-28 15:28:27
点击宣教中国关注我

基督教深度有影响力的微信平台,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我有次受邀参加一个大学生青年团契,自己本身就是路痴,又是第一次去,感觉快到地方了,还是迷了路。问问人“这块地儿教堂在哪里”吧,竟然都不知道,后来团契的负责人出来接才走到了。当时,我心中极其难过,这个青年团契是在教堂里面,而我问路的地方离教堂都没差几条街,我在想,若是这块地儿有个庙宇,是不是大家也是这样的不曾耳闻呢,教会的影响力在哪里?

 

在今日的大学生、高中生的认知范围里,“基督教”,这三个字在大部分的人脑海中等同于什么呢?“圣经”,“耶稣基督”,“阿门”,“哈利路亚”等等,仅仅是这些名词,而这些名词有什么意义,对他们生活有什么影响,或许还没他们QQ等级重要。而既使他们周围有基督徒同学,他们对于基督教的理解似乎并不因此就更加的了解,因为,他们的同学不曾觉的要向他们谈过福音,也不觉得这是他们的责任。唐崇荣牧师曾经专门论到大学生的问题:大学生不看重传福音的工作,学别人谈恋爱、玩游戏,有负担的牧师又进不去。许多大学生、高中生对基督教的了解近乎白痴的状况,这对基督徒大学生真是讽刺。非但没有影响周围的人,反倒是“近墨者黑”;非但不是“出淤泥而不染”,反倒是染的七荤八素找不到自我。

 

文化界对于《圣经》日渐重视,自朱维之先生在1980年第2期《外国文学研究》上刊《希伯来文学简介》,呼吁国人向圣经文学探索,30多个年头已经过去了。学者梁工称,“从那个乍暖还寒的时节到如今,国内圣经文学研究的田园中已呈现草木葱茏的景象,虽然还算不上万紫千红、繁花似锦……至少那个‘谈经色变’的年代已经成为史籍中的一页。”

 

而当文化界日渐看重基督教文化的时候,我们作为“专业”人士怎么与其对话,甚至可以纠正他们许多的偏差呢?我发现的是许多的年轻基督徒,没有基督徒的包容心态,面对权威有学问的人是恐惧、胆怯不知所言,没有一个交流的姿态。非但没有交流的心态,在文学、思想方面对今日文学界的影响也很有限。像奥古斯丁、马丁路德和加尔文之类的,能够以诗情洋溢的哲学和神学智慧,成为历时代文人难以企及典范的就更加屈指可数。在20世纪的中国作家里,有许多人是受基督教精神的影响,像鲁迅、周作人、冰心、许地山、沈从文、曹禺、萧乾、张资平、林语堂、张晓风、海子等等,他们每个人对于基督教都有所了解,但若是说他们的理解没有偏差便是自欺欺人了。正如高晓松说的那样,“对于宗教我不敢断言,正如一个男人深爱着女孩,你插上一嘴是不合适的。”遑论他话语中的偏差,他的态度是尊重的。我们新时代的基督徒,能否进行21世纪文化上面的交流,对基督教错误的理解给予纠正呢?

 

我们更加需要反思的,是基督徒的现实生活问题,前不久付先伟长老在接受凤凰卫视访谈时说到:“基督徒的信仰,是要活出来的信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基督徒都是一家家信耶稣的,这个信仰是不能伪装的,你可以在外人面前戴面具,在家里就完全透明。”所以家庭的生活就很关键,是否活出自己的信仰,在遵行天父旨意上面只是口头言语,还是真正相信,看生活就知道。而且神的心意是全家得救,暂且不举旧约里面例子。我们来看新约,彼得传福音给哥尼流,哥尼流并非单顾自己,乃是把“亲属、密友”都请了等候彼得(徒10:24),宣讲福音,后来彼得给他们都施行洗礼(徒10:48)。当保罗传福音给狱卒的时候就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又给腓立比的吕底亚传福音,“她和她一家既领了洗”(徒16:15)可以知道也是带领全家信主。今日的基督徒的光景,在家庭当中的影响力却并非“全家信主”,我们真该思想一下我们的生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综上,我们在社会、文学和家庭各方面,均需要进行反思,使我们新时代的基督徒,能够成为转移时代的工人。用耶利米书一章10节所说的话结尾: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

作者简介
徐帅帅,2013年毕业于河南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现就读于河南神学院。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作者:徐帅帅  宣教中国已获得授权,欢迎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