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从刷爆朋友圈的Pokemon Go,你能看出一种新的空间革命正在酝酿吗?

来源:Arch_eye    发布时间:2019-07-21 15:56:07

点击公众号来关注我们



设计眼
POKEMON GO
神奇宝可梦与增强现实

音乐来源:网易音乐


在近几年,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我们的社会生活也在不断发生改变。互联网,智能手机的出现使得人们跨越物理距离的限制,更加方便进行的社会交往。“物联网”,“虚拟现实”,“电子/虚拟空间”等概念也因此应运而生,使得我们重新思考包括实体和虚拟在内的空间概念。



Pokemon Go

由于智能手机的大量普及,之前“打死不做手机游戏”的日本任天堂游戏公司也改变了策略,从去年年底开始至今共推出了3款手机游戏:Pokemon Shuffle, Miimoto 以及几天前刚刚上架的Pokemon Go.



任天堂的神奇宝可梦(原名为宠物小精灵或神奇宝贝)系列一直以来是该公司的招牌游戏产品,原本的游戏平台是任天堂自家的游戏掌机:GAMEBOY或NDS。



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可以在游戏设定的地图里探索,捕捉各类不同属性的小精灵,培育他们,并在地图中到不同的道馆或与小伙伴们对战挑战。



在这次新发售的手机版Pokemon 中,游戏规则基本不变,同样是收集小精灵后与朋友对战。


但重要的革新在:

此前虚构的场景在这款手机里替换成了现实场景。游戏地图是基于现实世界中的地图而生成的,而游戏中的角色位置是基于玩家在现实世界中的地理位置信息而定的,时间也是与真实世界同步。



小精灵按照稀有度会“埋藏”在城市中的许多有趣的地点(如公园,历史古迹,纪念碑等),同时,也会按照不同的属性藏在其相应的自然环境当中,比如杰尼龟就会有更大的几率出现在大海旁边或沙滩上,喷火龙则更有可能出现在赤道上。玩家可以利用智能手机在现实世界中捕捉小精灵并与全世界的好友面对面进行交易和对战。



另外在城市的各大知名景点会在这款手机中显示为道馆,第一次进入道馆的玩家需要选择自己的阵营,而后玩家如果在道馆里打败对手即可以宣布对这个道馆的“主权”,同时道馆也就纳入了玩家所选择的阵营。同时,各种宝可驿站也会零星地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当中为玩家提供服务。




澳洲地区已经沦陷

这款游戏先行在澳洲上线,澳大利亚市民已经为这款游戏疯狂起来。墨尔本的大街上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




据悉,在大半夜还有成群的人去墓地抓小精灵。还有因为玩这款游戏而出了车祸和不幸坠桥身亡的。


其实这种游戏概念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早在2012年,goolge公司推出的一款游戏《Ingress》,这款游戏同样是和现实世界中联系起来,鼓励玩家走出门,到各地的特定地点(历史遗迹,纪念碑等)为自己的阵营战斗并"宣示主权"。



无论是《Pokemon Go》还是《Ingress》,这些游戏都是通过AR增强现实这个核心技术来实现的。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

与虚拟现实中完全脱离实体环境,欺骗大脑创造虚构的“临场感”的概念不同,增强现实技术能够把虚拟信息(物体,图片,视频,声音等等)融合在现实的场景中。

简单地来说,虚拟现实是把现实抛弃,人为地重新构筑新的环境信息。增强现实则是在现有现实的基础上,叠加新的信息,使原有的环境信息更丰富。



信息时代下的空间新定义

在往年,由于高新科技的发展,“互联网”,“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应运而生。然而这些技术的共同特点似乎都是在削弱实体空间的地位,或干脆取代实体空间,在这些技术的催生下,我们开始重新思考我们的空间定义。



卡斯特尔在《网络社会的崛起》中指出,在信息时代,我们应该定义一种新的空间概念:流动空间。在流动空间的概念中,卡斯特尔认为人是社会实践的主体,而空间可被看做是一种物质产品,这种物质产品可以满足人们在“共享时间”的条件下进行社会实践。


在互联网技术出现以前,能够使人们在“共享时间”的条件下进行社会实践的唯一方法是由这个空间(物质产品)创造人与人之间创造物理地点上的临近(Spatial Proximity)


然而由于互联网的出现使得我们可以跨越距离沟通交流,即时不用面对面(也就是物理地点的临近)也可以“共享时间”的条件下进行社会实践。



比如在互联网创造之前的过去,我们如果想下棋(一种社会实践),需要一个棋牌室(作为物质产品)支持我们“共时”地进行这个活动。而现在,互联网(同样作为物质产品)取代了实体空间让我们“共时”地进行下棋,在这里过去的棋牌室和现在的互联网都是空间。在这样的情况下,“电子/虚拟空间”的概念也就显现出来。


实体=虚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卡斯特尔的对空间的概念实际上扩大了我们传统上对空间的定义,在这样的概念下,我们很容易想到实体城市空间也可以与虚拟空间一致,可以看作是同一种可以与之进行信息交互的物质产品。


举一个例子来说,诸如我们在城市中(物质产品),

一方面我们从城市这个物质产品中接收信息。当我们心怀一个目的,行走在城市的过程中,其实也是一个接收,检索(retrive)信息的过程。商店的招牌看板,店家播放的音乐,路边摊食物的美味都是城市传达给我们的信息。



另一方面我们也向城市输入(input)信息。比如建筑师和规划师通过改变城市路网,交通等为我们创造生活或解决我们的城市问题,管理人员在小区设置大门“宣布”对小区的“主权”,这些都是向城市输入信息的过程。



我们在城市中每天的生活都是在与城市进行信息的“接收检索”和“输入”的双向交互


增强现实带来的空间革命

在增强现实技术出现之前,在实体生活模式(即脱离互联网信息模式)上,我们的这种“双向交互”一直固定发生在物理实体空间上。而在电子空间的生活上,我们的”双向交互”也一直依赖于虚拟空间


因此,长期以来,人们在运用互联网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时,还是习惯于把实体空间和虚拟空间当做是两个分离的物体,两种分离的概念。


《Pokemon GO》和《Ingress》所蕴含的增强现实技术,实现了大众用手机与城市真实空间互动。



其里程碑的价值在于: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通过虚拟设备向实体空间输入信息,同时由用户通过虚拟设备再重新检索信息。其核心思想在于把实体空间和虚拟空间统一成一种概念,即人类进行社会实践所依赖的同一种物质产品,提供了实现了虚拟=实体的可能。


增强现实的应用

如果说《Pokemon Go》为大众打开了融合实体和虚拟的大门,去年微软发布的HoloLens项目则是真正在研究增强现实如何在实际中应用。在其公布的最新影片中,设计师可以远程与多人合作,利用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进行室内设计和布置。



我们相信,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技术会在未来阶段不断地运用到更多的领域上。同时,社会的改变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也会使我们不断完善对空间的认知。另一方面,对空间探索的同时也是我们不断探索社会和再思考科学技术的过程。


图片,视频来源于网络


往期推荐 | 点击图片




设计眼

微信号: Arch_eye

微博: 设计眼Arch_eye


DESIGN AGORA | 设计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