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小说连载】反恐精英(原名北疆.血) 第七章:'真神'的仆人

来源:banbeisoucha    发布时间:2019-01-19 14:16:44

卡则米出现在艾沙的身后,在看见了艾沙注意到了他,并向他点点头后,卡则米快步移到了艾沙的面前,一脸镇定悲痛的神容。大声的报告,“将军,我们刚从卡拉市警察局得到消息,曼扎拉将军的座车遭到了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他为真神英勇捐躯了。”

艾沙镇定的脸颊似乎突然一震,他眯起了眼,“说下去。”

布置会场的助手们都纷纷围拢在了卡则米和艾沙的周围,听他开始讲述听来的现场情况:载着东突武装力量首领之一曼扎拉的车队在赴会路程中,在一场具有专业军事素质的武装暴徒袭击下,车队所有车辆和人员均在突袭中被自动武器的子弹和火箭弹消灭。而现场唯一留下的痕迹是一些中国制造的弹壳,这些弹壳在还是完整子弹的时候,是配备于中国常规军队的装备之一。

看着周围的人哭丧而且愤慨的表情,艾沙大声的叹了一口气。而他内心中的紧张情绪已经荡然无存。他的声音有些沉痛,“哦,这样太不幸了。亲爱的卡则米,我们将把会议推迟一小时,真神的卫士需要一些新的时间来任命新的领导人。”

卡则米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我们是否应该彻底取消这次会议?”

艾沙摇摇头,“不需要,卡则米。所有的人都已经在赴会的路上了,除非Imam(宗教领袖)发来指示,否则会议照常进行。”

朝其他的助手们瞪大了眼睛,艾沙厉声喝道,“对于曼扎拉先生的不幸我们都十分悲伤,现在继续回去工作。”

围成一团窃窃私语的助手们即可散开了。艾沙又转身问着他的助手,“除了那几枚弹壳,现场还留下了什么?警察有了谋杀者身份的任何线索了吗?”

卡则米看了看在忙碌的人们后,摇了摇头说,“不多,据目击者说,只是一些身穿便服,蒙面的武装人员,整个袭击过程不超过二分钟,很干脆,很职业。警方已经承诺了,如果他们找到有价值的情况将会及时和我们通气。”

艾沙的脸部闪现出一丝笑意,便收了回去,依旧是那样冷峻,“很好,继续保持和警方的联系,卡则米,记住你的职责吧。”

卡则米干脆利落的一个立正,转身匆匆离去了。

艾沙像雕塑一样的站立着,但他在内心对自己点了点头。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今后的几个星期里,他会安排涉及到此次事件的袭击成员分散到其他各个分支中去。作为跟着他在沙场上拼杀的战士,他们都有着极其丰富的实战经验,应该会受到他们新指挥官的青睐。同时对艾沙在武装分子中的影响力也将有着扩大的作用。不过这只是一个方面,曼扎拉一死,他留下的权力真空将由谁来填补,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艾沙看了一下表,还有1个多小时,东突主义在卡拉市的头面人物都将云集于此,讨论并决定着正对中国军队发动的毁灭鹫穴的攻击做出何种反应。此刻,他盘算着自己的提议会不会遭致激进主义者更多的反对。虽然,负责政治呼吁、宣传和外交的都是对真神忠贞不二的仆人,但他们同时也是工于心计的政客,善于在东突内部各个小圈子里见风使舵,谁是武装力量的执掌者,谁就是真正的幕后掌控者。

而他,艾沙,即将成为东突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者,他将秉承真神的旨意,指引着东突未来的航向。

帕米德坐在艾沙私人办公室外面的沙发上,等待的时间越长,心里的忐忑不安就越来越加深了恐惧感。手上擦汗的大毛巾不停的在脸上,脖子上拭着汗,他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为什么要召他来此?难道他给的资助还不够?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成功的跨国商人,边界贸易让他成为了一个富甲一方的财主。只是,他很明白自己只是想要攫取更大的利润,对政治和信仰并不是十分感兴趣。一直十分谨慎的避开在表面上和东突主义的接触,就像他在私底下不厌其烦的表明自己对真神的忠心。东突的总部也多次收到了他效忠的礼物,大量的现金和有价证券。

会是又要资助了吗?帕米德的不安在折磨着他。艾沙私人需要他的‘效忠’?他心里往这个最好的结果中猜测着,希望事情正是如此。要不然,他的结局并不美妙。

在过去的大半个月里,帕米德已经风闻了许多关于东突内部的一些关键的事。自从曼扎拉被袭死亡后,艾沙通过东突的高层会议提名,顺利的将东突所有的武装力量都纳入了他的麾下。成为了仅此于Imam(宗教领袖)和大毛拉的实权人物。曾经一些和艾沙的政治主张不和的激进分子、骨干都被冠以背叛真神的罪名而莫名其妙的失踪或者关押在沙漠中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许已经是最高领导人了,因为相比于东突主义在国际社会上那点微弱的政治声音和肮脏的名声,东突主义在这个地球上最重要的声音其实是由武装分子的骚乱来发出的。用如日中天来形容此时艾沙在东突主义中的地位,一点也不为过,只有聋子和瞎子才会不合时宜的提出反对的意见。

“将军现在要见你,跟我来。”一个年轻人站在了他面前。帕米德又是一阵紧张,他的心脏似乎都有点痉挛了。赶紧站了身,过于紧张造成了一个踉跄,年轻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转身朝里走去,帕米德连忙跟在了后面。

作为一个让人谈虎色变的大人物的办公室,艾沙的办公室显得极其简朴和实用。房间里除了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和几把椅子外,没有了其他的家具。墙上挂着几幅地图,尤其显眼的是那副最大的中国西部地区的地图,上面各种颜色的笔迹做着只有主人和他的亲信才明白的记号。他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具传真电话,几份卷宗和一个笔记本电脑,桌边有一个小巧的文件粉碎机。

听见了脚步声,艾沙将头从一份卷宗中抬了起来,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微笑,点头示意着年轻人,“你先去吧,卡则米,我和帕米德先生好好聊聊。请坐,我亲爱的帕米德。”他又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一张椅子。并从桌子底下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瓶依云矿泉水,放在桌子前方,“请喝水,等了那么长时间,一定很口渴了吧。”他似乎是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帕米德头上不停渗出来的汗珠。

战战兢兢的坐下后,帕米德并没有胆子去接触桌上那瓶诱人清澈的瓶装水,而是舔了舔有些爆皮的嘴唇,恭恭敬敬的看着前面的艾沙。

“您的家人怎么样?一切都好吗?”

“托真神的福,都很不错。谢谢将军阁下的关心。”

帕米德谦卑的回答着艾沙的开场白,他知道,一般大人物的谈话从来不会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他想知道什么,想要什么。而是总喜欢有个不相干的前奏作为开场白,以便放松彼此的心情。不管艾沙想要索取什么,尽可能的答应他,给他,这是帕米德心里打定的主意。

“又是冬天了,对我们来说,每个冬天都是一个难熬的季节。”艾沙的眼睛望着办公室的窗外,继续着无关紧要的话题。

“是的,我这长期操劳的腰部已经开始对我提出了抗议,将军阁下。”

两个人随兴的讨论着季节的残酷,以及对温暖气候的盼望,不知不觉中,帕米德在艾沙眼神的允许下,已经拿起了水瓶,喝了几小口水。

艾沙突然收起了笑脸,狰狞的眼神迅速而又突然的直接射在帕米德的脸上。声音像英吉沙刀刀刃一样锋利,割破了帕米德刚才同样微笑着的脸庞,“你与中国的关系似乎很密切,我亲爱的帕米德。”‘啪’他将手中的卷宗重重的甩在了靠近帕米德的桌上,卷宗中露出了一张类似记账单纸张的一个大角。用食指点着,尖锐的喝着,“你认为真神的仆人们,勇敢的战士们见到了这些,会原谅你这个背叛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