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净空法师:废弃了佛法的根本,搞枝叶花果,像瓶里插花,是假的

来源:zhihuidi    发布时间:2019-01-21 19:14:26

    学戒律,也就是学做人、学做佛,要从《弟子规》做起

  
   “又《行事钞资持记》云:通禁制止为律,造作有相名仪。”


  这是《行事钞》里面对于“戒律”两个字的定义。“通”就是一般的、普通的、共同的,也就是必须要遵守的基本的戒律。不管你是显教、密教、宗门、教下,都要遵守,这叫通。“禁止”,就是许多事情,佛告诉我们不可以做的,就不能杀生、不能偷盗、不能邪行、不妄语。《十善业道》是根本戒,虽然它不是戒律,它是戒律的根本。如果《十善业道》做不到,戒律就全都是假的,因为没有一条是你做得到的。


  学戒律,也就是学做人、学做佛。从哪里做起呢?真要从《弟子规》做起。《弟子规》做不到,《感应篇》做不到,《十善业道》就做不到。《十善业道》的根本是在《弟子规》。《弟子规》是《十善业道》的根基。隋唐时代祖师大德,为什么把小乘戒不学了,中国学大乘?那大乘没有小乘,这没有根,我们老祖宗有智慧,用儒跟道来代替。儒道是中国本土的,是我们几千年习惯在学习的,它所说的、它的精神、它的方法跟《十善业道》完全相同,所以用《弟子规》、《感应篇》代替了小乘。有这个基础,《十善业道》就落实了,根就扎下去了。所以古时候的佛教是有根的、是有生机的、活活泼泼的。


  今天的佛教无论在家、出家根没有了,不愿意学了,不想学他的了。如果这个东西疏忽掉了,你将来学得再高,学得能讲《华严》、能讲《法华》,都是属于“佛学”,与“学佛”根本不相干,将来的果报说老实话还是在三涂,为什么一生弘法利生还堕地狱?因为你把佛法的根毁掉了。


  弘扬佛法如果把根搞起来了,你是个小法师默默无闻的,没有人知道你,但是你把佛法的根救起了,你将来往生是上辈上生。你的功德太大了,你救了国家,这是做真的。废弃了根本,搞这个枝叶花果,像瓶里插花,很好看,是假的,几天就死了。这个道理我们要懂啊!要用冷静的头脑、智慧的眼光,就是佛法讲的“定、慧”。有定、有慧,你才能看到真相。没有定、慧,你看不到啊!无论世出世间的学术,只要是心浮气躁,他就看不到真实。


  本经里面所讲的“三个真实”:真实之际,真实智慧,真实之利。


  所以佛教我们不能做的,我们一定要遵守,这就是持戒。落实在生活上,这个造作有相落实在我日常生活当中、在我们行为当中,这叫仪。仪就叫规矩。在进一步说就是一切大众的好样子,这是仪。

  “综上之意,依之戒律,体现于行仪,名为律仪。又律仪戒者,乃三聚净戒之一。”


  “律仪戒”是“三聚净戒里”的根本。那么“三聚净戒”是这个律仪戒的扩充、延伸,是这个意思。但是延伸、扩充,佛没有文字留下来,那是智慧,是你的德行。你有德,有智慧、有慈悲,你就能把佛的戒律扩充遍法界虚空界。


  那么律仪戒,这是有文字,有五戒、有八戒,八关斋戒就属于八戒,出家、在家统统要学的。十戒是出家学的了,沙弥的十戒。具足戒这是比丘戒跟菩萨戒。这是以前的戒律,有文字记载的,我们现在必须要认清楚。

  

    藕益大师明末清初的人,他出生在明朝末年,圆寂在清朝。这一位老人是有名研究戒律的,净土宗的祖师,他深入律藏。近代有一位大德学他,弘一大师,也是在律藏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念佛求生净土。弘一大师告诉我们,中国从南宋以后就没有比丘了。所以他自己受了比丘戒之后,就退戒,一生受持沙弥十戒跟菩萨戒,所以很多文字落款,他是菩萨戒沙弥,不敢称比丘。他的学生,就是他的传人成实法师,藕益大师所有著作流传下来,是成实大师的功劳。他把他整理、刻板、流通。老师称沙弥,学生就不敢称沙弥了。成实自称“菩萨戒出家优婆塞”。这种称呼,弘一大师有。弘一大师有的时候他还写“出家优婆塞”,这是什么?名正言顺。我们的身份说老实话,确确实实是出家优婆塞,名不正则言不顺呢。我们对于“沙弥十戒”、“二十四门威仪”做不到,连《弟子规》都做不到。如果诚敬心稍微欠缺一点,我们一生所做的工作是佛学、是知识的层面,与佛法不相干。佛法是戒、定、慧三学,没有戒、定、慧,就不是佛法,是那世间的佛学,这个我们一定要懂得。佛法沦为世间的佛学,佛法在这个世间就绝灭了。我们要想把佛法延续下去,让正法久住,从什么地方做呢?就不能不从扎三个根、四个根做起。出家扎四个根(沙弥律仪)。这是第一优先先决条件,你是为弘法利生。如果你是为求生净土,一句弥陀,老实念佛,你决定生净土。那对于正法久住、续佛慧命,我们能力做不到,这情有可原,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做不到啊。求生净土可以,这个就是正法,这个就是说既然不能“兼善天下”,那只好“独善其身”。往生净土是“独善其身”,他是大乘,他不是小乘,他不是不度众生,他做不到。


  戒律为什么做不到?《弟子规》没做到。《弟子规》是根本戒,根本的根本,为什么做不到?烦恼习气太重了。烦恼习气是多生多劫累积下来的,这一生没有能力断掉,佛菩萨会原谅你,你到极乐世界再好好的修,修成之后再满你自己的愿望,你再主持正法弘法利生。所以古人讲得好:量力行事,我自己要衡量一下我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多大的智慧、多大的德行。多大的能力,自己知道;超过了,是绝对做不到的。真正要续佛慧命、弘法利生,你说那四个根多重要!怎么样也得把它落实,真正做到啊!


  我把四个根做到了,我能不能往生?你要是真信、真念,你一生就念一句佛号就能往生。别人不知道你,佛菩萨知道你,阿弥陀佛知道你。你那个“一念”,等于别人念一辈子,那“一念相应一念佛”,你的功德大了,你救了佛教,你救了正法,诸佛菩萨都感谢你,这真的不是假的。你确实做出了一个好榜样,这个榜样可以复兴佛法,以这个榜样回向求生净土,那还有什么问题?!


  但这真难修啊!佛法讲讲容易,做太难了!《弟子规》几个人做到了?今天把《弟子规》做到,那就是圣人了。《弟子规》是戒,落实在生活叫“仪”,就是三教基本的律仪,决定不能忽视。要用智慧去解释。


  《弟子规》文字不多,看起来好像不深,实际上是博大精深。头一句,这是基础的基础、根本的根本,“父母呼,应勿缓”,这是什么意思?父母是个代表的人,他叫我我赶快答应,这表示恭敬。“父母”指谁呢?大乘《菩萨戒经》里边说,“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这就扩大了。所以一切众生呼我,我就要用对待父母呼我那个态度去应。一切众生本来是佛,老祖宗说的“本性本善”。前边我们读过,十善业道、大乘菩萨展开来八万四千法门。《弟子规》展开来是不是八万四千法门?是啊!一点儿都没错。小乘展开是三千威仪。那么你就晓得《弟子规》字字句句,都充满八万四千法门,都充满无量法门,世出世间一切法没有在它之外的,你才真正体会到它不可思议。我们过去曾经学过贤首国师的《还源观》,《还源观》里跟我们讲“依、正三种周遍”,第一句“周遍法界”。《弟子规》这一句周遍法界,一句周遍,句句周遍,出生无尽呢。相应的出生无尽的功德,不相应的出生无尽的业报,然后你就相信佛菩萨说的哪一法不是佛法?法法皆是。哪一法不是究竟圆满?法法皆是。世出世间圣贤之道,一定要从恭敬当中去学习,至诚恭敬,你就学到了。没有至诚、没有恭敬,你看不到,你听不到,你接触不到,你怎学法?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圣贤教育没有不重视戒律的。儒家不叫戒律,叫“礼”。

 
    学讲经,也有教学法


  “一切众生初入三宝海,以信为本。”


  这就是初学佛法,初学佛法是以信为本。讲经、说法对初学那个目标就是让他对佛法生起信心。所以在外边讲经教学,要懂得对象,看看下边坐的什么人,是为听众说的,不是为我说的。为我说的,错了!人家不要听你的。佛法讲求的是契理、契机,我们备课、读经、研究经教,修什么?修契理。契机是什么?你做到讲台上,你看到底下这些听众,这是活活波波的,不是死呆板的。老修行的,理解的深的,可以深说;看到有初学来的,那你给他浅说。讲堂里边的听众,善根、福德程度不齐,要面面顾到。这个讲堂不容易,不像学校,学校学生程度整齐,好教。这个叫大讲堂,不是很大,不是那个意思。大讲堂就是各种不同程度的人都有,你能够应付到每一个听众的欢喜,这就成功了。这是很不容易的一桩事情,平常你不研究教学的方法,不行啊!为什么一般大学毕业出来的教师不如师范大学?师范大学学过教学法。一般的没学过教学法,不一样。特别是小学跟中学聘请老师,一定是师范学校的,它有道理在。


  那么学讲经,也有教学法。我们跟李老师,这李老师自己编的,他一生教学的经验。他有一本《讲演法》,一本讲演里头需要懂得的。讲经的有《内典研究之讲座》,那个是讲经的方法。早年,他这个书刚刚写出来,我到台中那一年,这个书刚刚印出来,大概只印了三百本,线装书;老师锁在一个箱子里当宝贝,我们经学班二十多个同学他都不给,好像只给了三、四个人,其他人都不给。那么我在这个课堂里面担任了一门课,这个课不是正式课程里边的,这个课是课外学习的,就是讲《讲经的方法》,我就用老师这个东西。我把老师这个东西编成一套表解,给老师看过,他同意了,分发给大家。他的原书不给人,这是不是吝法?老师看出我有怀疑,他告诉我,为什么不能给他们?程度不够。他不看这个他不懂,那没关系;他如果看了之后懂得的时候,他就会批评讲经的人:你哪个地方讲的对、哪个地方讲的不对,这是一个标准。那就造罪业了,就跟戒律一样啊。为什么比丘戒不准一般人看?一般人看了就会批评出家人:你真的犯戒了。你就错了。这不听了批评人吗?造罪业嘛!所以佛不准人看比丘戒。菩萨戒、沙弥戒大家可以看,公开的,只有比丘戒不准人看。道理在此地,怕你拿到这个去批评。所以,这讲经的这套机巧,如果大家都看到的时候,还有些法师讲经、居士讲经,你拿到这个批评,那麻烦可大了,这笔账得算在李老师头上,不是吝法。老师往生之后,我也把这部书大量印行流通,让这些年轻人懂得讲经的规矩与方法。




  所以,讲经对初学的人讲,有目标,是帮助他起信;已经有信的、有信心的,那帮助他理解;已经明白的人,帮助他修行;已经在修行的人,帮助他成就。那个说法、教法不一样,同样一句经文,有不一样的讲法:有信的讲法,有解的讲法,有行的讲法,有证的讲法。不一样的。


    做母亲的发心动这个念头,就会有佛菩萨、圣贤来降胎


   “戒铠于此有二义,一者护持义。”


  佛在这个经上把戒律比喻成铠甲,铠甲是古时候士兵打仗的时候,披上铠甲,保护自己身体,刀枪不容易刺进去,佛用这个做比喻。


 “不失律仪”,这四个字重要啊!我们今天学佛就把这个东西疏忽了,“不失律仪”,特别要跟同学说,那个《弟子规》是根之根,不从这里下手,你就绝定做不到。


  中国古人德行的根深厚,他从小养成的,一生不会变,半路学的都靠不住。培养这个根的人是谁啊?母亲。从你出生到满三岁这一千天,这是扎根的教育。古人所说的“三岁看八十”,三岁这个根扎的好,他一生不会改变,叫“三岁看八十”的意思。现在没有了,没有人教了,所以根全部都没有。他自己没有,他父母也没有,他祖父母也没有,再往上曾祖父母可能都没有;往上推高祖父母会懂得一些,未必他做到,他懂得,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情;再往上面去,才知道。我们中国这种传统的教育,疏忽、断掉了两百年了,所以今天真不容易啊!这“不失律仪”四个字,“望洋兴叹”,到哪里去找?根本找不到了。我们现在唯一个期望就是下一代;下一代也做不到,下一代再希望再下一代,这个希望不要中断。三代、四代之后,可能就会做到。


  有心的人、做母亲的人她就开始来做。母亲发这种心,动这个念头就会有佛菩萨、圣贤来降胎,她将来生佛菩萨、生圣贤。母亲没有这个念头,她就没有感应。母亲想养一个圣贤的儿子、想养一个释迦摩尼佛、想养一个孔子,佛菩萨真来了,就到你家来了。你没有这个念头,他不来!这感应道交不可思议。

  这两个意思,“一者,护持义,以戒德为铠甲。”持戒是功德了。

  “如消防队员,衣石棉衣。”

  他穿的衣是石棉做的,防火。

  “入三界火宅,冒三毒烈焰,拯济群生无所畏惧。”


  这是比喻,人有戒得。今天的社会是三毒烈焰。今天人心里都是贪嗔痴慢,造的都是杀盗淫妄。你进入他们的团体你不会受影响,你能够帮助他,你能够拯救他;在这样的社会里面,你能保持着修行,你能讲经弘法;虽然外面对你有毁谤、有侮辱、有障碍,甚至有一些陷害,什么都不怕;我们把我们的生命交给佛菩萨、交给韦陀菩萨、护法神,只知道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其它的不闻不问,生死无所谓。不去想这些事情,这才能弘法利生啊。这是护持,谁保护我?戒律保护我。持戒的人佛菩萨保护、护法神保护、龙天善神保护。


  “二者,庄严义,以持戒德,而自庄严,不失律仪,规范人天。”


  自己的起心动念、言语造作,都是大众的榜样、大众的模范。


  “另众钦仰归止,来受教化。”


  这是真的德行,这不是假的。没有这个德行不行啊。别人对你不相信、对你不恭敬、对你没有信心,我们跟人接触还是心浮气躁,那怎么行呢?别人来问问题,我们模棱两可,信心生不起来。所以一定要做到让别人欢喜,尊敬他来求教。


  “慕我戒德,学我戒行,进修定慧,而度彼岸。”


  这就功德圆满了,这些德行全在持戒。在这个时候我特别叮咛嘱咐:首先是《弟子规》,《弟子规》没有做到,统统没有做到;都是假的,没有真的。


  这个戒律根剥开来,看看有没有根。没有根,它不但不会生长,它会腐烂。有根,可贵;有根,诸佛菩萨护念。今天你持佛戒,你没有儒家的《弟子规》、没有道家的《感应篇》,佛菩萨不是不护持,护持你没有用,你没有根。


  如果不从儒跟道下手,你就从小乘,可以。小乘比孔孟麻烦,因为小乘经论太多,你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学习,你还不容易抓到纲领。儒家的《弟子规》、道家的《感应篇》,那已经他把纲领掌握出来了,全是纲领,所以文字不多,《弟子规》只有1080个字,《感应篇》也只有1500多个字,纲领当中的纲领。所以说古圣先贤慈悲到极处,唐朝中叶祖师大德把他选择出来,做我们自己修学大乘的根基,这是智慧的抉择、真实智慧。那你要不相信疏忽了,你就没有法子建立佛法。真的依教,这叫老实,这叫听话,这叫真干;不从这里,不老实!不学不干,我要搞大经大论,我要很快成名,那搞这些东西,这些东西行,昙花一现,最后,你不是成功的,你是失败的,这错了!今天时间到了,我们就学习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