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旅俄日记(七)

来源:WHSWwza    发布时间:2019-01-20 21:49:07

旅俄日记(七)

 

今天,我们来到了特列契亚科夫画廊。但买门票时发现丢掉了杨立德老先生。他是一个六十七岁的老画家,虽然有很高的绘画技能,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他在国内很有名,但在这里,除了我们谁也不认识他。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异国他方,一个人丢失问题就大了,我们大家都很着急。导游急匆匆去找他,在我们游览过的三个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最后在我们用餐的酒店找到他。幸亏他还有经验,当他上完洗手间时发现团队找不着了,他就在酒店里没有动,一直等着。直到导游找回了他,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在特列契亚科夫画廊,我看到了从小就耳熟能详的油画原作。我们小时候,国家以苏联为榜样,大量介绍了苏联的艺术,可以说,我们中国人了解俄罗斯,要比俄罗斯了解中国深入的多,全面的多。我小时候就购买了列宾画册,对苏联的油画艺术和著名画家有颇多的了解。今天看到他们的原作,非常激动。那一幅挂在中央大厅的7×5的巨型油画,以众多人物,不同的姿势,不同的表情刻画了耶稣显圣的场面。那逼真高明的表现技法令人惊讶。它叫人留下永世不忘的印象。

油画无名女郎,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那些经典的油画,真正呈现在眼前时,我发现她比印刷品高深、丰富百倍。无名女郎身上的这些高昂裘装的毛质,简直是照相机无法表达的精妙。那张水果静物画,一只落上的苍蝇,竟然麦粒大的身体上画出了翅膀的纹理,那纹理还须要放大镜下看清。使我进一步受到了震撼。或许一个搞现代“闹术”的人会不以为然。但我坚信,让那些大师来搞“现代闹术”,他只需要擦笔布就可以创造出“伟大”作品。但让现代闹术家们来创作这些震撼人心的写实主义油画,那他连门也没有。自己不会搞,还说人家的不好,这就是“现代闹术”派的艺术方法。我们看看这些高度写实,高明至极的绘画造型艺术,对社会现实和历史故事的深刻揭示和生动反映,都达到了入木三分的地步。这种伟大的艺术如果因为现代人的偷懒和无法超越的畏惧思想作怪,而滑向“现代闹术”中去,从而否定了它的当代性,并为了推广“现代闹术”而贬低它,遗弃它,那就是我们这一代对历史的犯罪。事实上现代影视艺术也完全取代不了这些现实主义和写实主义艺术对历史事件和当代生活的深刻表现的历史定格画面。我们要拿起这个宝贝工具,来充分表现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和构成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人物和事件,以及我们缺少表现的辉煌历史。

试想想看,“现代闹术”能深入地反映我们中华民族崛起时代的伟大改革事件吗?不能!绝对不能!因为“现代闹术”已经把绘画艺术变成了一种摸棱两可的“懵人术"。(当然我们并不否定现代艺术在工业设计和现代装饰领域取得的成就,这里我们专指以艺术为幌子,实质是反艺术的“闹术”)。

尽管在现代艺术中,新兴的视听艺术(电影、电视等)已经有了对重大历史事件的深入反映功能,但它依然不能代替绘画艺术。就拿“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这幅画来说,看了它,就使我们了解伊凡雷帝杀死了自己的儿子的这段俄罗斯历史,这幅画已广泛地出现在各种画册中,供人传阅,但他却没有拍成电影或电视广泛流传。即或排成了电影电视,但他的播放条件,播放途径与绘画大不相同,它的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我们绝不能因为有了电影电视就搞“现代闹术”,从而取消伟大的现实主义绘画艺术。

现实主义、写实主义艺术的技法高深,难以掌握,以至于当今一些青年感到几乎是一座难以超越的艺术高峰。他们要急于成名,又不愿下苦功夫,于是只有投机取巧去沽名钓誉,在金钱的诱惑下,加入到“现代闹术”的行列中追捧“现代闹术”,而让写实主义艺术的受到冷落。我认为这只是历史发展中的一种暂时现象。现实主义和写实主义艺术的历史回归,重新走上绘画艺术的主流地位,那是一种历史的必然。现实主义和写实主义以及浪漫主义绘画必将以更加精彩的新高度而来到新的艺术世界中,请拭目以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