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冰与火之歌:一个厌女世界对女性的野蛮塑造

来源:genderinchina    发布时间:2017-07-17 07:46:05

昨日“女权之声”推送《怎样判断是两厢情愿还是强奸?其实这就像请人喝茶一样》发布不到3小时即遭到微信系统无故删除,我们对此深表愤怒,亦提出抗议,声明请见今日二条。如想阅读昨日被删文章,请公众号直接回复关键词喝茶



随着美剧《权力的游戏》第6季完结,旧有的权力格局进一步洗盘重组。龙母丹妮莉丝早在前几季的一句“Yes,all men must die, but we are not men”仿佛一语成谶。如果将广袤的维斯特洛大陆视为我们所生活的真实世界的一面镜子,那么问题来了:混乱、暴力是社会发展不可避免的黑暗现实吗?如果这场革命由女人主导并最终获得成功,我们能否迎来一个更好的时代?



(男)人必有一死,但我们不是男人。

 

自从《权游》开播以来,针对该剧的性别讨论层出不穷。前几季甚至由于过分直观地表现性暴力场景、女性过多地暴露身体,以及女性角色大多软弱无力或者恶毒扭曲等,一度被观众吐槽为物化女性、歧视女性。但到了近两季,剧中的女性角色(当然,要活得足够长……)大多完成了自身的蜕变;蛇蝎美人、窈窕淑女这类过于脸谱化的女性角色,也随着剧情的深入发展逐渐丰满起来,在男人角逐权力的战场上,占据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女性权力的来源:被逼无奈还是自我觉醒?

 

不论是自觉反叛,还是在黑暗现实下的绝地反击,意识到权力的残酷真相都是必要的,即:女性永远不能指望通过依附于他人而获得安稳的荫蔽,权力终究要靠自己争取。如果整个世界的规则都是由男人制定的,那么身为女人,推倒旧世界、创造新世界,似乎成为了艰险而唯一的必经之路

 

在《权力的游戏》中,几乎每个女性人物身上都可以看到男权社会打下的深深烙印。当然,不仅是那些明显出身卑微、无法左右命运的女人,比如背叛了小恶魔的妓女雪伊、瓦德‧弗雷那一茬又一茬的小妻子、野人卡斯特的女儿们等等;在这场游戏当中,贵族女性同样坎坷的命运,分分钟碾轧着王子公主式的美好童话。在一个男权社会中,即使是出身高贵、富有、美丽、任性的女人同样摆脱不了被摆布和打压的命运:她们被绑缚在女儿、妻子和母亲的角色里,有些甚至被家庭献上了祭坛,成为珍贵的政治祭品和联姻工具。



 

正因如此,珊莎·史塔克的成长故事才这样令人称道。冰原狼Lady的早早死亡或许是对她日后命运的一个隐喻:只有挣脱了传统女性身份的束缚,才能成为一个越发独立而强大的人。这位昔日以嫁给王子为最高梦想,当自己的父母、兄长惨遭杀害,仍然只敢默默哭泣的淑女,在最终意识到“没人能保护任何人”之后,才完成了精神上的觉醒。



珊莎·史塔克,因前几季中表现软弱而被中国粉丝戏称为“三傻” 


这是否也是一个残酷的寓言?女人在求取生存价值的道路上,为了在更广阔的世界拥有一席之地,到底需要在多大程度上进行自我牺牲?远离婚姻的处女布蕾妮、以复仇为第一要务的刺客艾莉亚、不再相信爱情的珊莎、成为龙之母的丹妮莉丝……她们的处境与现代社会女性参政的困境是如此相似:当女性在追求相对自由,尤其是想跻身高位、参与社会治理的时候,往往也逐渐冰封了自己的所谓的“女性身份”。这是女性在现实中不得不面对的困境与选择:为了个性自由不能进入婚姻,为了追求事业的成功不敢成为母亲。当人们面对风格强硬而单身的女性领导人时,可以轻而易举地指摘她们的冷酷无情,抨击她们缺少妻子的柔情与母亲的慈爱,仿佛身居高位的女人注定与“女人味”无缘。然而可笑的是,这世上“女人味”满满的妻子和母亲,却也从未在公共价值上获得过应有的认可与回报。


第六季最后一集,失去了全部孩子、曾受辱裸身游街的瑟曦·兰尼斯特终于亲自坐上了铁王座


其实,只要稍加思索就能识破旧有男权世界的骗局:是他们为女性赋予了“女人味”,告诉她们只能逆来顺受、承担照顾家庭与繁育后代的责任;与此同时,他们又剥夺了女性特质的价值,把权力紧紧握在自己的手里,告诉女人:你们天生就是“柔弱的”“敏感的”“不理智的”。女人如果不将自己与女性特质的这种矛盾性割裂开来,似乎总是难以成就大业。

 

龙母丹妮莉丝与次子团小白脸先生的离别,打破了人们的另一重迷思:


我对一个爱我的人说了再见,

我本以为我很在乎他,

但现在我没有任何感觉,

只是想尽快忘记这件事




当女人站在权力的巅峰,她们不再是温顺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和犹疑的恋人,她们可以充满仇恨、行事冷酷、独来独往。并不是说这样的女性更容易脱颖而出,这些女性只是被既有的现实法则残酷改造的结果。

 

与此同时,狼家的小女儿艾莉亚和高大的女骑士布蕾妮是这个世界里的异类,她们或许象征了在开始有所变化的世界当中,自觉萌发出反叛意识的一类女性:嫉恶如仇,行侠仗义,不爱红妆爱武装,从不向往归附男性会带来的种种好处。布蕾妮对于蓝礼、史塔克夫人的契约忠诚,她与詹姆之间的惺惺相惜,以及艾莉亚由于对人保有同情而放弃了任务、重拾了本名……这些情节都彰显了她们在叛离传统之外,对于本真的保留——即重新正视自己的女性特质,并从中涌动出更加坚韧的力量



 艾莉亚·史塔克


冰与火也攻打不碎的“玻璃天花板”

 

在维斯特洛大陆上,关于性别的限制无处不在。女孩做骑士的路总是那么漫长,艾莉亚能够有舞刀弄枪的机会,与她相对宽容的家庭环境不无关系,但她成长的过程中也一直在遭受来自人们的不理解:野蛮、不是个淑女、不该拿剑该拿缝衣针……

 

同样的偏见,在塔斯的布蕾妮身上体现得更为彻底。她身材比男人还高,肩膀过于宽阔,胸部像个飞机场,穿上淑女装总是不伦不类;然而当她穿上铠甲横刀立马,她又总会因为性别受到嘲笑。她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不嘲笑她的人,是蓝礼·拜拉席恩,一位同样在性别上被边缘化的同性恋者。正因为在遭遇性别歧视的过程中达成了彼此的理解与同盟,布蕾妮效忠的第一个人就是蓝礼。



布蕾妮·塔斯

 

而其他女人,当她们想要进入由男性主导的领域时,即使已经付出了上述的种种“代价”,仍要遭遇无所不在的“玻璃天花板”。瑟曦在登基前有父有子,想左右朝政,就要处处受到排挤和掣肘,当她只剩下一个懦弱的儿子时,她仍然碍于“太后”的身份不敢公开僭越;小玫瑰精明而又野心勃勃,做任何事之前却要先耗费大把精力,摆平多疑戒备的男性谋臣与自己刻薄的婆婆——此时瑟曦又与儿子站成了统一战线,变为了家族权力与男权的合谋。


另一边,珊莎在政治游说中始终没有什么说服力。异鬼将入的北境,啥也不懂(误)的囧雪诺被推举为王。大概在各位属臣的眼中,即使是身为私生子的儿子,也要比女儿继承王座来得合理合法。与珊莎的遭遇相似的是,铁群岛的霸气姐姐阿莎·葛雷乔伊能力再强,也难开第一任铁民女王的先河;而看似一路披荆斩棘的丹妮莉丝,如果不是靠着不焚的bug体质和三只龙的不合理战斗力,甚至不会被野蛮奴隶制城邦中的男性领主正眼一瞧。



丹尼莉丝·坦格利安被频繁吐槽她的一长串头衔:风暴降生丹尼莉丝,不焚者,弥林女王,安达尔人、罗伊那人和先民的女王,疆域保护者,多斯拉克大草原的卡丽熙,碎镣者,龙母……然而除去这些虚名,她是一个女人。


可爱的小胖子山姆和野人姑娘的支线恐怕是冰火一剧中最为田园牧歌式的故事了。然而本季的最后,就在如同桃花源一般的知识圣殿缓缓开启时,吉莉仍然因为她的女性身份被拒之门外。这再明显不过了——女人可以得到保护与照料,但想要更多地认识这个世界,仍是那么困难重重




我们要的不只是占领,我们还要创造


一个厌女的世界对女性的野蛮塑造是悲剧式的,但我们永远不该磨灭对于新世界的希望。丹妮莉丝“摧毁旧世界巨轮”的雄心壮志,恰恰是每个时代的女权运动中,无所畏惧的想象。也许有人会抱着肩膀指责它的不切实际,然而,当看到布蕾妮为了完成对史塔克夫人的承诺而千里走单骑、远渡大洋的阿莎在同龙母的第一次会面中英雄相惜、老当益壮的荆棘女王与篡权成功的沙蛇母女准备化身复仇女神时,谁能不感到热血沸腾呢?在这令人绝望的世界里,女人在相互理解与共同追求中诞生出的情谊与力量,为现实中的我们提供了多少动力!



 

最后,不得不提到本季出现的新人物——迷人的熊岛女爵莱安娜·莫尔蒙女士,这位小小年纪便在满是糙汉的北境担当女领主的小姑娘,虽然戏份不多,却让人惊喜连连。她聪慧果敢、正义直言、魄力十足,很多观众甚至在看过最后一集之后,呼吁为她单开番外。



莱安娜·莫尔蒙


在这位小女孩的身上,我们是否可以大胆想象一下未来的模样?女人不必只因为性别就必须经历更多的磨难、牺牲更多的体验;她们可以获得和男人一样的游戏资格,在广阔的天地间公平角逐。我们相信,女人可以开创一个超出既有框架的新世界。而且,女人必须可以。


Oh~Long May She Reign!

 







回复关键词,获取精选资讯

高跟鞋| 反逼婚 | 直男癌| 乳头 | 女歌 | 蔡英文

女权ABC | 腋毛 | 女足 | 同性婚姻 | 女博士

优衣库 | 荡妇羞辱 | 二胎 | 冻卵 | 剩女| 男孩危机

抑郁症 | 性骚扰 | 杀夫 | 母亲节 | 贾平凹 | 杨绛 | 斯坦福




微信号:genderinchina

邮箱:[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