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美食网

四川凉山现"悬崖村" 孩子上学需爬800米悬崖

来源:nbsafes    发布时间:2018-12-06 18:37:14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悬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这里,这个村处于美姑河大峡谷断坎岩肩斜台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层台阶的中间那级,海拔1400多米,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15个孩子在3个家长的保护下,大约用了2个小时,到达“悬崖村”。 视觉中国供图
村里通向外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 条藤梯,其中接近村庄的几乎垂直的两条相连的藤梯长度约100 米,没有藤梯的崖壁才是最危险的。据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皮几体讲,他知道的在这条路上摔死的人有七八个,有村里的人,也有外来的人,而摔伤的人更多。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路上,孩子们在攀爬藤梯。视觉中国供图
阿土勒尔村有15个6至15岁的孩子在山脚下的勒尔小学上学,平时住校,每月月中和月底的周末才回家。每次上下山,家长们都会轮流接送。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路上,孩子们在攀爬藤梯。视觉中国供图
5月14日是家长接孩子的日子,清晨6点多,30多岁的陈古吉带着背包绳和另外两个家长一起下山接孩子。村里身手敏捷的年轻人,下山通常需要1小时,上山大约90分钟,对于外来的人,通常是这个时间的两倍。9点多钟,勒尔小学校长吉克拉者带着15个孩子到山下,其中有陈古吉的5个孩子,4个女孩1个男孩,最小的男孩叫陈木黑,6岁,读学前班。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路上,孩子们在攀爬藤梯。视觉中国供图
队伍前面由一个家长引路,中间一个家长,陈古吉带着儿子陈木黑走最后,6岁的陈木黑已经在这条路上,上上下下几十次了。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路上,孩子们在攀爬藤梯。视觉中国供图
上学的孩子都背着沉沉的书包,大多数是女孩,15个孩子在三个家长的保护下,大约用了2个小时,到达“悬崖村”。陈古吉说,前些日子,一个娃滑了一下,幸好崖边的藤条挡住了,才捡回一条命。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路上,孩子们在休息。视觉中国供图
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皮几体告诉记者,200年前阿土勒尔村与世隔绝,因为阿土勒尔村特殊的地理位置,没有匪患,没有战乱。这里土地肥沃,村民自给自足,生活比动荡不安的其他地方要安逸而且富庶得多。阿皮几体说,如今外面道路通畅,物流通畅,商业发达,阿土勒尔村落在了后面。 由于道路问题,村民养殖的牲口都运不到山下,基本都是自产自销。村民把产量有限的花椒和核桃背到山下,换回日用品和少量的现金,村民普遍处于贫困线下。村里很多到了结婚年龄的男青年娶不到媳妇,吉克尔布告诉记者,山下娶个媳妇大概15万,山上一般要加3万块钱,即使这样,外村的女孩很少愿意嫁到山上。村里的女孩子出嫁也会被压价,通常要比其他村子的女孩少3万左右的彩礼钱,大概12万。2016年5月13日,四川凉山,回村途中,饿了的村民们自己生火、烤鸡吃。村民陈古吉有5个儿女读书,在学校住宿,每人每年生活费需要大约2000元,几个孩子上下山安全问题让他不敢出去打工,收入来源有限,压力巨大。他希望在现有的道路基础上,做些改进,首先解决读书的孩子上下山安全问题,二来,可以解决物资运送问题,增加收入来源。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放学路上,孩子们在攀爬藤梯。阿土勒尔村过去建有连接山下的索道,不过开动一次索道需要几百度电,村里人根本用不起,后来索道就拆除了。阿皮几体告诉记者,如果单从安全问题考虑,在现有的崖壁道路上用钢筋焊接的梯子代替藤梯,再添加防护栏,怎么也得耗资几百万。如果通路,就要全盘考虑相邻的同样没有通公路的依沃阿觉村和树主村,三个村大约300多户,1420人。打通三个村子和外界连接的公路,大约需要五六千万。图为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爬山开始前,陈古吉用背包绳绕过儿子陈木黑的胸口,在背后打上结,以确保他的安全。
对于“悬崖村”何去何从,昭觉县希望通过当地潜在的丰富的旅游资源,未来通过保护性开发,以“旅游扶贫”带来改变。不过阿皮几体说:“目前,村民最大的愿望就是修一条安全的路。”2016年5月14日,四川凉山,孩子们累了,坐靠在崖壁上休息片刻。孩子们脚下,就是“万丈深渊”。